Your session will end in  seconds due to inactivity. Click here to continue using this web page.

不要醉酒,第二部分 (Chinese)

以弗所书5:18 November 19, 1978 ce1937

Free Download

今天,我们要稍微偏离我们的经文《以弗所书》5 章18 节。在我们持续查考《以弗所书》的过程中,上回我们到了18 节,那节经文引入了醉酒的课题,也因此引入了喝酒的课题。由于有关喝酒这方面引起了许许多多的问题,你们当中有许多人要知道基督徒应否喝含有酒精的饮料,圣经在这方面又如何的教导等等,因此我们决定暂停在18 节这里,跟你们分享一些看法。

《以弗所书》5 章18 节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直截了当禁止醉酒的命令。上帝的灵说,我们不可醉酒。一个傲慢、自我放纵、罪恶、疯狂地追求欢乐,因而陷入罪疚、焦虑、挫折与沮丧的社会,尝试借着醉酒以便纵情欢乐并忘却一切烦恼,这乃是预料中的事,我们并不因此感到太过惊讶。不过令我们感到比较稀奇的是,按照主的定义,身为温柔、无私、彻底蒙赦免、从圣灵得慰藉、被主的喜乐充满的基督徒,也从酒瓶中寻求他们的舒适和快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引发了许多争论与混乱。有些人说基督徒不应该喝酒,绝对不能;这是被禁止的,是不恰当的,是罪。另有些人则说基督徒可以喝酒,只要有节制就行,尤其是圣经让我们看到上帝的子民喝酒,因此你若喝酒,只要有节制就行。

我知道很多人关注这事,而我最不想做的,就是使每一个人有很深的内疚感,或是使你以为喝酒或不喝酒是你灵命的标志或象征。实际上,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你的灵命就是怎样;你的行为只是它的彰显。

请记住,我们上回查考《以弗所书》5 章18 时,我们告诉你“醉酒”在这里是用来与“圣灵充满”对比的,因为保罗在这里所着重的,不是一个社会问题,而是一个神学问题。显然的,在当时那个社会里的人,正如今天我们这社会和历代世上每一个社会里的人一样,借酒消愁或借酒引发一些舒适感。不错,“醉酒”涉及社会的因素,但保罗心中所思想的超越这个,它是神学性的问题。

你要晓得,酒在异教中是用来引发醉意的。在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异教崇拜中,酒是用来引发他们达到他们认为是一种更高的宗教意识。他们相信越是醉酒,就越能达到更高的意识层面,与他们的神明交通。这正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0 章所说的,你不能同时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你不能去喝使你醉而与神明相交的杯,然后又来喝圣餐的杯与耶稣基督相交。我们与主的交通,要求你借圣灵的充满得着精力,以便运用你一切的官能,这和他们与神明的交通恰好相反,他们是借着含有酒精的饮料导致他们失去他们的官能。记得我告诉你们撒但伪造了整个福音吗?我们谈到神明宙斯,他类似撒但所伪造的“父”,类似天父一样。他生了一个儿子,而这儿子的四肢虽被撕裂,过后却又重新生出来了,这就是复活的仿制品。记得吗?这孩子原本是宙斯在从未遇见这孩子母亲的情况下受孕的,因此这就类似童女怀孕一样;并且你会记得宙斯决定要这儿子成为地上的主宰,这又显示它是同样的仿制品。因此,这个重新生出来的宙斯的儿子,成了地上的主宰,他名叫狄俄尼索斯,也被称为酒神。为什么呢?因为异教崇拜是借着醉酒引发的,这是整个体系的一部分。

所以当保罗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时,他实际上是说你们旧的崇拜形式已经过去了,新的已经到来,那是借着圣灵,不是醉酒。所以,这是两者对比的基础,也是两者对照的基础。这不只是一个社会问题,而是远超过这问题。保罗是从宗教方面谈论这问题;他说,你行事若要与蒙召的恩相称,你就当在谦卑与合一中行事,与外邦人行事有别。你当在爱、光明和智慧中行事,那么你就不会借着醉酒来引发你与上帝的交通,而是借着圣灵的充满。要点是,醉酒是被禁止的,因为那是旧生活方式的彰显,与新生活互不相容。“不要醉酒”是一个命令。

圣经禁止醉酒,这是旧生命的样式。《罗马书》13 章13 节说得很清楚:“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在《加拉太书》5 章21 节,我们看到相同的话语;这章的17 节谈到肉体,19 节谈到肉体的作为,然后21 节列出了这些作为:嫉妒、凶杀、醉酒等,它们都不是我们新生命的一部分。我曾告诉你们行这些事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哥林多前书》6 章10 节说:“醉酒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彼得前书》4 章3 节也说:“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恶欲、醉酒…时候已经够了。”那是我们从前的生命,那样的生活已经够了,就让它停留在那里,因它是属于过去的;那是从前暗昧之事的一部分,我们不复在它里面。《帖撒罗尼迦前书》5 章6 节说:“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别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因为睡了的人是在夜间睡;醉了的人是在夜间醉。”重点是,醉酒是属于夜间的一部分,我们已经离开它了。在基督里我们已经进入了白昼,醉酒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所以圣经警告我们不要醉酒。信徒不可醉酒。人总会问:“什么是醉酒?”醉酒可定义为你身体任何部分的官能被酒精接管的时候。这就是醉酒,它有各种不同的程度,我不知道各人的界限是在哪里,但是每当你让你身体的官能被酒精接管时,那就是醉酒。

圣经对醉酒有许多论述,我想指出一两个给你看。在《箴言》20 章1 节中,圣经说:“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要点是,当一个人饮酒以致醉酒了,他是个愚昧人;他被蒙骗了,以为能借醉酒在他身上成就一些正面的事。那是撒但的诡计、嘲弄。你以为醉酒能为你成就一些事,因此你就因醉酒而被愚弄了。我要你一同和我翻到《箴言》23 章,这是圣经对醉酒最有趣的描述之一,《箴言》23 章19 节。当然,《箴言》是一本父亲用来教导儿子的书,所以在整本《箴言》中,你听到父亲在对儿子说话。在23 章19 节你又听到了:“我儿,你当听,当存智慧,好在正道上引导你的心。”换言之,你若是天国的儿子、王的儿子、上帝的世界和统辖领域里的一部分,并且你若行在光明中,那么你就正行在正道上,你就当保守你自己在这正道上,引导你的心前行。20 节,父亲说:“好饮酒的…不要与他们来往。”换言之,你是从他们中间出来的,你的生命与他们的醉酒是互不相容的。顺便一提,他又说:“好吃肉的…”,以后我们可以探讨这课题。“因为好酒贪食的,必致贫穷;好睡觉的,必穿破烂衣服。”一个成为酗酒的人沦落到衣衫褴褛的地步,酒是何等的欺人啊!它不是在造就出色的人,而是使人衣衫褴褛,你只要稍微观察你周围的环境,你就知道了。

我们现在来到29 节,父亲在这里描绘醉酒是怎么一回事。顺便说,在这之间他提到淫秽的事,因为醉酒和性罪非常相似。他在27 节谈到妓女,因为性罪与醉酒是并行的。但在29 节,他描述醉酒的情况,我要你们看看:“谁有祸患,谁有忧愁,谁有争斗,谁有哀叹,谁无故受伤,谁眼目红赤?就是那流连饮酒,常去寻找调和酒的人。”让我们稍微思想这句话。谁有祸患、忧愁、心痛、纷争?谁的口中有胡言乱语、谁有莫名的伤口?谁无缘无故撞到高速公路上的拱石、消火栓、电话栏、墙壁、或从窗口掉下?谁眼目红赤、自讨苦吃,自寻愁烦、争斗,又满口胡语?都是醉酒的,都是那些寻找调和酒的人。这里的“调和酒”不是指把酒与水调和,而是指把各式各样的酒掺杂在一起。你知道谁是那些所谓行家或鉴赏家,就是那些在分辩酒类的事上小题大做、夸大其事的人!

为了避免掉入这陷阱,他说:“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换言之,不要因观看而牵涉在内,因为它是很诱人的。你是否曾看过那些人,他们举着广告牌,有闪光灯照着;他们看着那酒,缓慢地把它倒出来,而且你有所谓饮酒专家和鉴赏家等:这一切实际上都是在玩弄诱惑人。在32 节,他说:“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你眼必看见异怪的事。”我不会叫凡有这样经历的人站起来作见证,但我们可以臆断必有这样的人。“你心必发出乖谬的话。”你看到怪异的东西,粉红色大象之类等;你的心发出乖谬的话;你会像一个在海中央躺在船桅上的人。

这节经文的意思是,在海中央有一艘船,而醉酒的你就像那位尝试睡在船桅上的人。若你对船只有任何的了解,你肯定知道在船底下所产生的摆动,在船的顶端变成最激烈,那么在船桅上的人将会怎样呢?令人感到惊讶的部分,乃是醉酒会告诉你:他们虽击打我,我并不感到恶心;他们虽敲打我,我并没有什么感受;当我醒来时,我将再度寻求醉酒。经过了这一切困扰之后,当你醒来时你作什么呢?又再醉酒;真是令人惊讶,不是吗?一位伟大的旧约注释家达利兹 (Dalitz) 说:“作者在这段经文中,从淫乱与污秽之罪来到醉酒,因为它们几乎都是相关的;醉酒激发肉体的情欲,沉溺在淫荡的欢乐之中,致使一个按上帝形象所造的人,必须先借着醉酒残害自己。”

所以,圣经对醉酒有很清楚的论述。《以赛亚书》5 章11 节说:“祸哉,那些清早起来,追求浓酒,留连到夜深,甚至因酒发烧的人。”酗酒者的特征之一,就是他在早晨喝酒。那些清早起来就喝酒,而且留连到夜晚的人有祸了。顺便一提,我们稍后会看到,若要醉酒,早晨就得开始,因为当时的酒精含量很低,你必须喝一整天,除非你喝的是浓酒,正如这里所指出的。若你只是喝酒,那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的酒类与我们的不一样,我们稍后会看到。但是那清早起来,整天喝酒的人将有祸了。圣经里有许多经文,我只是举一两个例子。在《以赛亚书》28 章里,上帝对祂的儿女以法莲的谴责,是非常非常严厉的,祂说,7 节:“就是这地的人,也因酒摇摇晃晃,因浓酒东倒西歪。”换言之,酒歪曲了他们对上帝的观点。你看,祭司和先知因浓酒而摇摇晃晃。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祭司是被禁止喝酒的,我们下回将看这件事。为什么?祭司因他的身份,能代表上帝行事;倘若他因醉酒而作出错误的判断或传达,他可能把一整批的人拖下水。这里我们看到上帝的祭司和先知喝醉了;他们被酒所困,犯错,发表不正确的声明;他们因酒东倒西歪,视觉错误,谬行判断;他们说错谬的话,引人偏离正路。8 节告诉我们,他们变成多么的腐败:“因为各席上满了呕吐的污秽,无一处干净。”他们就在喝酒的地方又呕又吐。上帝呼召并赐给他们祭司和先知的地位,他们竟如此的放荡,难怪上帝审判他们。《以赛亚书》56章11-12 节对这些原本应当作以色列的守望者、原本应该照顾百姓的人,也有类似的评论:“这些狗贪食不知饱足,这些牧人不能明白,各人偏行己路,各从各方求自己的利益;他们说,来吧,我去拿酒,我们饱饮浓酒,明日必和今日一样,就是宴乐无量极大之日。”这些人说,我们就是要醉醺醺的。你知道,上帝实际上是在谴责这些人。一个担负属灵责任的人无论何时喝醉了,上帝对他的谴责确实是可怕的。《何西阿书》4 章11 节说:“奸淫和酒并新酒夺去人的心。”醉酒、卖淫和奸淫是联系在一起的。

好,让我们先暂停一会儿。我想你已经明白上帝对醉酒有何感想。在《创世纪》9 章你看到醉酒可悲的情况,而其后果则是可怕的乱伦。我们知道上帝禁止醉酒,这是一而再重复的事。在信徒的生命中,绝不可有任何时刻让自己的官能屈服在酒精的掌控之下。我们都是上帝的祭司,都肩负属灵的责任。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说合宜的话、正确的代表上帝。不论醉酒是多轻微的事,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舍弃我们的官能以致醉酒,因而违反上帝的标准,不与上帝的灵一致。

另一方面,你是否知道酒在圣经里也是蒙赞许的?你们有些会说:“噢,你上面所讲的我感到很舒适。”然而,酒在圣经里也是蒙赞许的;我们必须公平看待这事,酒的确是。你是否知道在《出埃及记》29 章与《利未记》23 章,百姓被吩咐带奠祭到圣殿去,以献给上帝?这些奠祭就是酒。你是否知道,根据《历代志上》29 章19 节,他们很可能为着这些奠祭,在圣殿里保持足够酒的供应?《士师记》9 章13 节和《诗篇》104 篇15 节提到一种特别的酒,是悦人心的酒。《以赛亚书》24 章9 节则提到有美好的歌曲伴随着饮酒。令人惊讶的是,《以赛亚书》55 章1-2 节视酒同等于救恩;当以赛亚说 “来买酒”时,他实际上是在发出救恩的邀请。在《约翰福音》13 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饮酒并设立了圣餐。在《提摩太前书》5 章23节,保罗吩咐提摩太为了他的胃病,稍微用点酒。明显的,旧约和新约的主要饮料是酒。顺便一提,当撒玛利亚人在途中发现那个在路旁的人时,《路加福音》10 章34 节说,他“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箴言》31 章则说,当一个人老了、病了、将要断气时,给他们一些酒作为镇静剂,作为麻醉药,以便镇痛。

所以在圣经里,我们看到酒是毁灭者、嘲弄者、使人蒸发、导致上帝所禁止的醉酒;另一方面,酒在圣经许多地方则是被接受的。你问:“那么,你到底要说什么?”我想说的是,酒就像任何东西一样,例如挂在葡萄树上的一撮小葡萄,它可以是有益的,也可以是有损的。世上的许多事物都是这样。我相信曾有一个时期情形不是这样的。我相信发酵是两件事情的后果:其一,由于人的堕落;我相信在人堕落之前,在任何腐烂过程存在之前,并没有发酵这回事。其二,我相信洪水也制造了一些问题,因为在洪水之前,在地球的上空有一层天篷,人的寿命达至900 多岁。我们找到恐龙等的骨头等,都是活到几百岁的巨大动物,而发酵这种过程在洪水之前并不存在,因为天篷保护地球免受太阳光线的照射,导致腐烂与发酵。所以你看,发酵这过程,就是人类的堕落与受咒诅的地被洪水摧毁的结果。我们必须以正确的视角来看这事。我不认为在上帝原本的创造里有酒精饮料。顺便一提,有些人相信,当上帝恢复失去了的乐园时,在国度里的情况将被倒转过来。

但就如许多其他事物一样,我们现在必须接受这事实:酒有好也有坏的潜质。现在你说:“我们能知道当怎么行吗?我们能否喝酒呢?圣经是否有给我们一些帮助?”有的,而且我将给你一份所谓“基督徒的酒单”。我将给你8 个检验点。我不知道你对这事的预想是什么,但我要你知道我爱你们,而且我不是要使你们为此唉声叹息。我要问你们8 个问题,你们必须与我一起思考;我们这回将思考前两个,稍微提及第三个。我实在相信这些问题会帮你做个决定。让我告诉你,圣经并没有禁止喝酒;若有,我只需要念出有关的经文,然后大家就可以回家了。圣经没说酒是被禁止的,但却说了其他的事,帮助我们晓得该如何去行。

第一,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问题:“是一样的吗?”我这是什么意思呢?今天的喝酒与圣经时代是一样的吗?或是今天的酒与当日的酒是一样的吗?我问这问题的理由,是因为喝酒的信徒无可避免的以圣经为强有力的根据,支持他们喝酒的权利。他们说:“你看,耶稣喝酒,使徒们喝酒,旧约时代喝酒,新约时代也喝酒,所以这是不会有差错的。”我想了想,觉得不错;他们想以圣经为根据,既然圣经的人物都喝酒,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们说圣经时代的人没有冰箱,因此所喝的酒是发酵过的,以往的人喝发酵过的,我们也喝发酵过的,有什么大不了?因此我即刻想到,今日的酒和当日的是不是一样?过去的三个星期,我一直在查询,想找出它们是否是一样的。我找到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料,现在与你们分享。

我现在要给你们一些字眼,这些都是圣经的词汇,然后我要把它们融入我们所讨论的事情里。那时代的人所喝的酒,与我们所喝的是否一样?倘若我们要以他们喝酒作为我们喝酒的根据,那么两者必须是一样的。倘若不然,这根据或原则就无效,我们必须找另外一个。首先,新约最普遍的一个字,其希腊文是oinos,这字只是指葡萄汁而已,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字,很普遍地被应用,而新约圣经通常用这字为“酒”。顺便说,那时代的人用这字以指葡萄;他们会说那里有悬挂的酒,意思是指葡萄中的酒。不论它是已发酵的,未发酵的,在发酵过程中的,或是不会发酵的,根本没关系;它的意思就是葡萄的汁,不论是那一种。

在旧约圣经里,oinos 的同义词是yayin,那是希伯来字,在旧约被用了141 次。顺便说,令我惊讶的发现,乃是yayin 的根字是冒泡或沸腾的意思。我感到很惊讶,我稍后会告诉你为什么,暂且记住这一点就是了。Yayin 这字指的是掺合了的酒,不是与其他的酒掺合,通常是与水掺合;有时则是与蜂蜜、草药或没药掺合,但总是掺合的。即使是与蜂蜜、没药和草药掺合,它仍可能再与水掺合,所以他们有各样的调合。

顺便一提,yayin 的意思是“掺合的酒”。我在1901 犹太百科全书发现,这不是基督徒给这字的诠释,不是我们想出来的东西,而是犹太人自己观察他们的希伯来经文,考究他们自己语文的使用后说,yayin 的意思是掺合的酒。Oinos 的主要意义,就是掺合的酒,与水掺合的酒。我们还须要考虑另外两个子。Glukos 就是英文字葡萄糖(glucose)的来源,它的意思是新酒。《使徒行传》2 章13 节就是用这个字;在五旬那天,他们说使徒们被“新酒”充满。它是新鲜的酒,但依然是发酵过的,而发酵的时间只不过是几天而已。即使刚从葡萄制出来的新鲜酒,若不放在冰箱里的话,也会很快的发酵。因此,虽然它是比较新鲜的,还未发酵成熟,但它还是能使人醉酒。这就是为什么《使徒行传》2 章13 节说,使徒们是被新酒灌醉了。新酒并不意味它不会使人醉酒,它照样能很快的发酵。倘若你刚从葡萄取出它的汁来,它不一定是发酵的,但是所谓glukos 或新酒的,可能从葡萄取出来之后只需几天、几周或几个月,依然是发酵的。顺便一提,旧约圣经里的tirosh,就是新酒的意思。较早时我给你们念了《何西阿书》11章,它说新酒就是tirosh,而且请注意听,同一节经文说醉酒与新酒是并行的。所以新酒和tirosh 都能造成醉酒,新酒并不意味就不会醉酒。

现在我要给你们另外一个字。在旧约里你需要知道的另一个字是shekar。Shekar 是浓酒,是未掺合的酒。新约的字则是sikera,意思也是未掺合的。所以,你有三样东西:第一,oinos 和yayin,是掺合的酒,是与水掺合的酒,圣经里大多数使用的是oinos 或yayin 这词语。第二是glukos 和tirosh,是新酒,也是与水掺合的,这是按历史的资料所告诉我们的。第三是shekar和sikera,是未掺合的酒,直接从葡萄而出,然后便直接送入口中。基于这些词汇,我要给你一些历史方面的见识。这一切最终将会聚集在一起,我想你会感到很奇妙的。

我先把结论告诉你,好让你知道我要走的方向。我的结论是:圣经时代的酒未必与我们今天的酒一样。我们今天的酒是没有与水掺合的,是直接酝酿出来的酒。这不是圣经的酒,我将给你说明为什么。

首先,圣经时代的酒有些是绝对不会使人醉酒的,它是未经发酵的。剑桥大学教授李撒母耳(Samuel Lee) 说:“yayin 或oinos 这种掺合的酒,不单指借发酵而致醉的酒,它更经常指一种浓厚的、不会致醉的糖浆或果酱,透过烧开而制成,以便能收藏起来。”

我们刚才告诉你yayin 的根字是什么?就是冒泡或沸腾。这就显示当时的人普遍地把从葡萄取出来的东西烧开,导致液体的蒸发,失去了发酵的功能后,他们便得了一种能储存的浆糊,然后把它存放在瓶子里。这与今日的罐头包装没有什么分别,为要防腐;所以他们也是这样保存这种浓酱物。经过蒸发后剩余的葡萄汁,不能在那种情况下发酵,因此会被储藏在新酒皮袋中。

你是否记得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9 章17 节所说的话:“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不用旧的橡胶塞封住旧的瓶罐,这是一样的道理,为什么?因为空气的泄漏会导致发酵。主说那句话的原因是,当你把浓缩的新酒储存在新酒皮袋里,《马太福音》9 章17 节的下半句说:“两样就都保全了。”主确实是在使用一个他们能明白的比喻。新酒被储存在封好的新酒皮袋里,因此不会发酵。这正是主所说的。有些时候在某些地方,他们确实要把发酵的功能从他们所用的东西除去。所以,我们不能一概地说他们喝含有酒精的饮料是因为他们没有冷藏设备,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使东西不至于发酵。那类似葡萄果冻的浓糖浆,他们时常拿来像果酱那样配面包吃。根据罗马历史学家派莱米 (Plyme),当他们要喝饮料时,他们就把浓糖浆挤压出来,并用高达20 倍的水与它掺合。因它是浓浆,所以必须重新把水加进去使它蒸发,岂不是吗?所以,他们所喝的是一种没有发酵且完全不使人醉酒的饮料。顺便一提,从我所得的、我认为最好的研究资料,这就是他们首选的饮料。这就是为什么李撒母耳说这是最普遍的储藏与配制酒的方式。你也该知道,这显然比液体较容易储藏,因为液体体积太大。简而言之,这就是他们普遍使用的方法。经典的作者们都有谈论这事,而我把它指明给你们看,为要叫你们知道它是有真实根据的。

贺拉斯 (Horace) 在主前35 年说:“你可以在树荫下痛饮数杯不致醉的酒。”他们那时已经晓得这事。普卢塔赫 (Plutarch) 在主后60 年写道:“那种滤过的酒不会燃烧脑袋,也不会使心思和激情受感染,是一种令人更愉快的饮料。”普卢塔赫是说,我喜欢不含酒精的饮料,不会燃烧人的头脑,也更好喝。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 说:“阿卡迪亚 (Arcadia) 的酒是如此的浓,以致必须从储藏它的酒皮袋里挖出来,并在水里融化。”维吉尔 (Virgil) 在主前30 年谈到一种酒,是把美味的果汁烧开后而保存的。荷马 (Homer) 在他所著《奥德赛》(Odyssey) 的第九册中告诉我们,尤利西斯 (Ulysses) 带了一壶黑甜酒在他的船上,要喝的时候,须以20 倍的水稀释;那是肯定的,因为那种酒是这么的浓厚,必须用水掺合才能当饮料来喝。科卢梅拉(Columella) 以及其他与使徒同时代的作家们告诉我们,在意大利和希腊,把酒烧开了是件平常的事;倘若他们想保存酒精含量的话,他们肯定就不必那么做。主后1674 年出生的大主教波特 (Potter),在他的著作《希腊古代风俗习惯》(Grecian Antiquities; Edinburgh edition 1813,第2 卷360 页) 里,谈到古代的拉西多米亚人 (Lacdaemonians) 习惯于以火将酒烧开,然后饮它; 他提及两个作类似声明的人: 一个是死于主前300 年的著名哲学家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他曾周游欧洲大部分地区,亚洲和非洲;另一个是希腊人医生伯拉弟乌斯(Polladius)。

这些古代的权威称经过烧开了的葡萄汁为酒。你们当中或许有人听过罗马历史家派来麦 (Plymy)所提及的欧巴米年酒 (Opamenian wine),这酒含有浓厚的蜂蜜。因此,我只是想给大家举出一些例子,以证明这实在是历史的事实。多诺万 (Donovan) 教授在一部圣经注释里说,罗马人为了长期保存他们以葡萄汁制成的酒,便借着蒸发的方法加强葡萄汁的浓度;该注释书里也谈到他们如何把汁弄成浓浆。这不单只是罗马人的做法,犹太人亦是。犹太法典米示拿 (Mishnah)也指出,犹太人习惯用烧开过的酒。18 世纪一位曾周游非洲、欧洲和亚洲的布朗 (W. G. Brown)说,叙利亚大部分的酒是这样制成的:他们把葡萄压榨后,立刻把它烧开,直到它的量减少,然后把它倒在罐或瓶里,以保存使用。又有一位名叫纽曼医生 (Dr. Newman),他是18 世纪柏林的一个化学教授;他说当甜果汁被烧开成浓液时,它不但不发酵,甚至掺水把它稀释后也不容易发酵。因此,即使把浓液稀释,使它恢复原状,并且留着让它发酵,它的发酵速度也是很缓慢的。

所以重点就是,当时所用的就是这种不致醉的浆糊。顺便一提,高浓度的葡萄汁今天仍然到处都有。今天在巴勒斯坦、约旦和黎巴嫩的葡萄园都用这种葡萄汁。它被用作食物的调味料,甚至用来涂在面包上;它也被用来保存非发酵的饮料,因而省去了冷藏的需要。所以我要你们从中明白的就是,那时候所喝的酒,未必是我们今日所称为酒的。它是一种浓缩的葡萄汁,它的发酵和致醉的特质经被除去。我所要说的重点是,你不能以他们当日的喝酒为根据,作为你今日喝酒的辩护,除非你能证明你与他们所喝的是同样的东西。你若不能这么做,你就必须把你的论点搁置一旁,再找另一个论点支持你喝酒;但这也是行不通的,除非你所喝的跟他们一样。让我再另加一件事,他们不但有这种不致醉的浆糊,而且时不时也以液体状储藏,而液体是会发酵的。

根据罗伯特斯坦 (Robert Stein) 在1975 年所做的研究,而且这研究曾在《今日基督教》里发表,他们日常所用的酒,通常是以液体状储藏;也许是因时间或其他的缘故,他们不常把浆糊与水掺合,然后饮用。他们会把液体状的酒储藏在一种双耳细颈的大罐子 (amphora) 里。从这罐中,他们会取出纯正、未混合的酒,倒进一种口部很宽且有两个把手的大酒杯容器 (krater)中,与水掺合,然后再从这大酒杯容器倒入小杯子 (killit) 里。他们招待人喝酒,从不把双耳细颈的大罐子里的酒,直接倒入小杯子里,而是先经过倒在口部很宽且有两个把手的大酒杯中。换言之,他们招待人喝酒,不会用未曾与水掺合的酒。用以招待人的酒,若不是浆糊而是液体,而液体发酵了,他们就会用水掺合。顺便一提,从历史的资料来看,这掺合物的比例可以从3:1 而高达20:1,他们会用水加以掺合。

请听着,喝未掺合的酒甚至在未得救的人眼中也是野蛮人的行径。亚他纳修 (Athanasius) 引用雅典人马尼沙提斯 (Manesatheas) 的这段话:神明将酒向凡人显明,对正确使用它的人是至大的祝福,对无拘束地使用的人正好相反。请注意,作为食物,它给人身体力量和能力;作为医药,它是良药,能与其他液体和药物掺合,使负伤的人得帮助;在日常饮食中,适量的饮用掺合的酒能使人愉快,但过度的饮用则带来暴行;掺合各一半,你就会癫狂;毫不掺合,你的身体就崩溃。

所以,他们把酒掺合,甚至一对一的掺合也被视为野蛮人之举。我能找到的最低的掺合是3 对1。显然的,酒在古时被视为良药,也当然是饮料。作为饮料,它总是被视为是掺合的。若不是与浆糊掺合,则是由双耳细颈的大罐子倒入口部很宽且有两个把手的大酒杯容器这过程中掺合,然后拿来招待客人,但总不是未掺合的。水的比例不完全一样,但只有野蛮人才喝未掺合的酒。水和酒一对一的掺合被视为烈酒,令人不悦。“酒”或oinos 或yayin 这词语,在旧约和新约都应被理解为与水掺合的酒。当他们要指未掺合的酒时,他们说那是akratesteron,意即不曾被倒入口部很宽且有两个把手的大酒杯容器里掺合,而是直接从双耳细颈的大罐子倒入杯子里,未经掺合。

我想引出的要点是,未掺合的酒在那时代的文化中是不被接受的。烈酒是未经掺合的,是给野蛮人喝的。当我们离开新约教会,进入新约教会之后的教会,也即我们所谓的初期教会,我们看到他们在《使徒传统》一集中,谈到初期教会跟从这个习俗,只招待掺合的酒,不论是从浆糊或液体状的。

你问:“这一切的意义何在?你到底要说什么?”我要说的是,你若要以圣经里他们喝酒的事实为根据,为你今天能喝酒的事实辩护,那么你必须重新检讨我们今天所喝的,是否跟他们以往所喝的一样。当我们进一步考察这课题时,我们发现他们所喝的,若不是像浆糊状物那样完全没有致醉性的,就是用水稀释以致醉性降至最低程度的酒。以下的资料是我找出来的:啤酒含有4%酒精,一般的酒含有9-11%酒精(不论保存多久,它的酒精含量总是在9-11%之间),白兰地15-20%,而苏格兰威士忌等烈酒则含40-50%酒精。

任何一个喝含有15-50%酒精之酒类的人肯定被视为野蛮人,因此我认为我们甚至没有需要讨论信徒应否喝烈酒的问题,这是显而易见的。实际上,你知道若要喝这种烈酒,同时又要保持清醒,你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因为它的致醉性很强烈。我甚至没有花时间来考虑这种烈酒所涉及的医学因素。你只需要在沟渠里找一个醉汉,把他带到医院去,然后观察他如何因肝硬化而死亡,你就稍微有概念了。

让我们做一个很保守的估计。一般的酒发酵到含有9-11%的酒精,现在让我们拿最低的掺合度3:1,把5:1,10:1 或15:1 的比例搁置一旁。若你从双耳细颈的大罐子取出含有9-11%酒精的酒,然后在口部很宽且有两个把手的大酒杯容器里用3:1 的水掺合,这掺合饮料的酒精含量是2.25-2.75%,这是很低的。顺便说,饮料要含有3.2%的酒精才能称为酒精饮料,所以那是次等的酒精饮料。关键是,要因这3:1 的酒而醉酒,你必须一整天的喝它。这正是为什么圣经要求教会的长老,不可在你的酒边徘徊。换言之,在那个时代你若要喝醉,你须要有这意图,因为你必须首先制服你的膀胱。

倘若你定意要喝醉,你就出去大量的喝烈酒就是了,对吗?你不把它加以掺合,你就像野蛮人那样。但圣经的警告乃是,酒的酒精含量既是这么低,你要小心,免得你长久坐在那里喝它,以致受它影响。不过整个概念是,当时所喝的酒,若是3:1 的掺合,平均只有2.25%的酒精含量。酒精含量这么低的酒,根本不属于酒精饮料的范畴。

所以要点是,不论你是在谈浆糊状物或是掺合物,当时所喝的,是不含酒精或是酒精含量极其低微的酒,而醉酒是一件你定意要去做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说到,一个身为长老的人不能在他的酒边徘徊。你知道吗,我曾经看过一位男子在45 分钟内喝了4-5 杯酒,就失去自制的能力了。这在圣经时代是不会发生的,你必须长时间在你的酒边徘徊才能做到。所以这就是重点,你不能用圣经所喝的饮料,作为我们今天所喝的酒的根据。他们会看我们今天所喝的为野蛮人所喝的,那不是他们所喝的。所以第一个问题:两者是一样的 吗?答案:不。

第二个问题:饮酒是必要的吗?我发觉在圣经时代里,饮酒是有些必要的。今天有时或许也有这个需要。圣经没说你不能喝酒,因为圣经知道有的时候你没有太多的选择。如果你是在世上某一个国家里,酒是那里唯一的饮料,而你渴得快要死了等等,你的选择是很有限的;那里有什么,你就得喝什么。所以圣经不会一概禁止喝酒。我真心相信主耶稣基督若要以酒招待人时,祂不会用有潜能致醉的酒。人们说:你认为祂在迦拿的婚宴那里造了什么酒?首先,那是glukos,对吗?因为那是新酒。祂造了,而客人不是说它比其他的酒更好吗?顺便提出,我从经文中所领悟的,显示那时的人喜欢glukos 过于其他饮料,因为它很甜。所以新酒是最受欢迎的了。

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最受欢迎的是新酒,第二是浓缩的浆糊,最后才是留着发酵的。我相信主所造的glukos 是需要长时间才发酵的;它会发酵,但速度较慢,因为它比较新鲜。我也留意到一件有趣的事,就是在迦拿那里,耶稣在造酒之前,祂吩咐用人把缸倒满了水;祂不要给以后历世历代的人有任何的疑问,到底祂所造的是不是未掺合的酒。我相信那是以水掺合的,是glukos,所以祂造出来的是最好的。难怪客人说那是他们所喝过最好的酒,而就算过后一周,它稍微开始发酵了,水的掺合会防止它变成有致醉性的酒。我不认为我们的主会造令人致醉的酒。所以我们要来思想这问题:今天,饮酒是必要的吗?

主造酒,主也谈论喝酒的事,而他们在旧约里饮用酒,因为在他们的社会里这是必要的。不过,不要因此就下结论说那是发酵的,也不要因此下结论说那是致醉的,因为它不一定是。或许有的时候他们有1:1 的酒,因为那是主人所提供的,他们别无选择,因此他们必须非常小心。或许有的时候所提供的是烈酒,而在干渴中,他们别无选择,喝了一小量,因为他们无其他选择。有的时候或许这种种情况都发生了,但我们必须记得,在那些年日与在那个时代,或者是今日世界的某些地方,饮用这样的酒是有必要的,所以上帝不一概而论。

然而重点是,如果我们问自己,我这么喝酒是有必要的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时候,他们或许有酒、果汁、奶和水,选择很少。今天,我们什么都能喝着。我的意思是,超市的厨子里塞满了各式各样你所能想象的东西。我们必须问,喝酒在今日是必要的吗?不,喝酒是不必要的,因为它已离开了“必要的范畴”,成为一个偏好的东西,成了一个需要。你只能把你喝酒的原因放在“偏好的东西”或“需要”里。因此,如果你说你喝酒,你不能说因为他们在圣经里也喝酒。你干脆说,你喝酒,因为你就是要喝。这么说是公平的,因为你喜爱喝酒过于其他的东西。你宁可喝酒,也不愿喝可乐、冰茶等。承认这事实吧,我们的社会基本上就是这样,但不要有这个念头:“我实在认为这是必需的;若我不这么做,他们会生气。我有许多未得救的朋友,而我觉得我需要和他们喝一杯,需要成为他们的一部分,我实在没有必要得罪他们。”坦白说,这是我所听过最愚蠢的辩护;这根本不是辩护。倘若一批人聚集在一起,大家都在左耳后边搔着,你是否为了成为他们的一伙,也在你左耳后边搔着呢?若同住一座的邻居都不用除臭剂,你就不用吗?这是什么理论?这根本不是理论,不算得什么,是傻透了。你知道吗,那时不喝酒的非基督徒,可能与现在不喝酒的基督徒一样多。倘若约81%的罗马天主教徒和64%的新教徒喝酒,我不知道未得救的人是否有更高的比例。有许多未得救的人是不喝酒的,也有许多誓言不再喝酒的。我甚至曾一个在信徒与非信徒聚集的场合中,看到信徒喝酒而非信徒没喝酒。这是没什么可以争论的。别人不会因你不喝酒而发表一大篇神学结论,说你不会发展人际关系,他们不会这么做。实际上,有许多人在上帝面前盼望他们不至于喝这么多酒。

我不接受这样的理论,就是你必须喝酒才能被接纳。我曾到过南美州、拉丁美洲、墨西哥,那里的人喝酒。曾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每一次与墨西哥国家冠军队的棒球赛,我都到那里参加。每一次比赛之后,他们都会带我们到本地的餐馆或乡村俱乐部去,为我们举行盛大的派对。在那里,酒的供应是源源不断的。我们对彼此相看,点了可乐。他们享受他们的,我们享受我们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相处得很愉快,因为我们彼此知道对方的情况。我们察觉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他们则陶醉在欢乐之中。当一切结束之后,他们爱我们,在我们身上搭肩,邀请我们下一年再来。因此,不喝酒并不是一个问题。我曾到过以色列,我曾到过欧洲。我从来不曾因我选择不喝酒,以致别人贬低我的基督徒信仰或轻看我。我不认为“因不喝酒而不被接纳”这理论,可以拿来作为辩论的根据。但是我会说,倘若喝酒是必要的,倘若在某些场合中除了酒以外没有其他的选择,那么你须要酌情处理喝酒这件事。但我们必须承认,在我们的社会中,喝酒是一个偏好。

所以我必须问你们第三个问题;我只会简单的引入这问题,下回我们再详谈。我只给了你们两个问题,后头还有六个。现在请听第三个问题:喝酒是最好的选择吗?好的,你承认你会选择喝酒,但这是最好的选择吗?你说:“这比咖啡更为有益,比可乐更为有益。”另有人说:“我从来没看过喝8 瓶可乐的人不能按直线走的。”所以,我们为此辩论,喝酒是否是最好的选择?且让我把一件事指示给你们看,我们下回再谈。让我指示你在圣经中谁是被上帝禁止喝酒的。我们将思考喝酒是否是最佳的选择,但在结束之前让我们先看《路加福音》1 章15 节。

我要你认识那位曾在世上活着的、最伟大的人,这是耶稣这么给他的评论。耶稣在《马太福音》11 章11 节说,直到那时代,“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马太福音》11 章11 节就是这么说,直到那时代,施洗约翰是曾在世上活着的人当中最伟大的一个;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人。而看《路加福音》1 章15 节怎么说:“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是个绝对禁酒者;上帝禁止他喝酒,一滴都不能喝。为什么?我们下回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