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我们现在正在学习以弗所书,幷且学的很开心。我们学到了五章18节关于一个信徒值得走的道路。在第18节读到,「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

我们知道不能醉酒。圣经禁止我们醉酒,醉酒是罪,是我们的过去的生活。彼得的话一直在出现,「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时候已经够了。」他紧接着说到放荡的生活,欲望的生活,醉酒的生活,放纵的生活,狂饮作乐的生活,以及可憎恶的偶像崇拜的生活。我们知道这些都是过往的生活,我们知道醉酒是禁止的,也知道我们要被圣灵充满。但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我们都同意醉酒是罪,难道就完全不能喝酒了吗?作为一个基督徒,应该怎么看待含酒精的饮料呢?因为这个话题在现今社会是一个很大的,继续探讨的问题,所以我们从经文跑了出来,来探讨这个关键的话题。一个基督徒应该喝酒吗,或者可以说,圣经如何说关于基督徒喝含酒精的饮料?

你们应该记得上次我们分享过一些原则,这些原则可以帮我们检测这个探讨。圣经幷没有说我们不能喝酒。我上次有告诉过你们说如果圣经有说我们完全不能喝酒的话,那么我读完这节经文就回家了。但圣经幷没有这么说。所以我们需要用其他原则来帮助我们判断到底喝酒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是对的话,那么我们该什么时候喝,不该什么时候喝,等等。一个基督徒应该喝含酒精的饮料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如果神的话里面有讲关于这个的,那么有太多人需要听了。

我们告诉过你们说,在得到答案之前需要有八个原则需要通过。我们上次已经过了两个了。让我们复习一下。第一个问题是:今天我们喝的酒和圣经时代所喝的酒一样吗?如果在旧约和新约时代都可以喝,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当然也是可以喝的。所以问题是:圣经时代喝酒和今天说的是一样的吗?产品一样吗?酒一样吗?答案是什么呢?不一样。圣经时代所喝的,酒精含量不是我们现今所喝的百分之9到11的含量。

我们也跟你们分享过其实有三种酒。第一种是gleukos,跟新酒有关。第二种是旧约的tirosh,和葡萄汁很像。当然,它很快就发酵,可能会导致醉酒。所以人们跟水掺在一起。最低的稀释是一份酒对三份水,把酒精成分降到最低,那样的话就根本不算含酒精的饮料了。要是想醉酒的话,你要坐那一直喝到肚子胀了为止。最后一种是oinos ,意思就是酒。酒出现在液体状的时候都是跟水掺在一起的。

在新约里,在一个大容器里放了很久的普通酒会以高达1比10到15,低达3比1的比例来掺水,那样就不会有酒精成分也不会醉酒。所以新酒会掺水,发酵的酒也会掺水,还有我们见到的稠状,煮开的酒。他们会把新酒煮开,让所有的水蒸发掉,把所有的细菌杀掉,这样的话,酒就不会发酵,然后他们把酒存在酒袋里,想喝的时候把它挤出来,因为它已经像蜂蜜那么稠了,然后再掺水。罗马历史学家普林尼说可以20比1掺水喝。因为酒会太稠,那样的话就不会发酵。

所以说,圣经里面提到的酒要么是不发酵的,是稠状的葡萄汁掺水,要么从一个液体状的直接掺水。但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酒的含量是百分之9到11,在旧约时代会被归类为shakar,新约时代被归类为sikera,翻译为烈酒。而且我们也证明给你们看,历史学家,异教徒,和经文都把这视为野蛮人喝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含量百分之9到11的酒,在圣经时代的人是不喝的。更不用提今天还有含百分之15到50酒精量的酒。所以那时候跟现代不一样。这一点必须澄清。因为如果两个时代喝的酒不一样的话,就不能放一起说。

我们的第二个问题是,它有必要吗?我们提过对于旧约的大部分人来说,喝酒挺有必要的。当时选择很少,只有水,来自牛或羊的奶,还有酒。或许他们还有调制其他饮料,但基本上喝的选择就那么三种。所以通常挺有必要喝酒的。就像我说的,一般来说酒都是掺水的,除非你就是想醉酒所以喝烈酒,或者你因为有重病用酒当镇静剂。在圣经时代,他们选择有限。但我们今天就没有这个问题了,所以我们第二个问题答案是没有必要喝酒。若没有必要,那么就是一个选择和想要的问题了。我曾经听过人说,「我喜欢它的味道。」这个没有问题,但这是一个喜好或者选择,不是必要的。

不过或许现在听这个录音的听众,像圣经时代一样,没有太多选择的。若你们是这类的听众,那是例外。但在我们的社会,老实说,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喝酒都不是必须的。我敢大胆地说我所去过的每个地方,每种语言,每个文化,每个气候,都有可口可乐。除了可口可乐之外,甚至在阿拉伯国家,我们去到金字塔那里都有人卖汽水。虽然喝之前需要先检查汽水里面飘着什么东西,但起码它是汽水。

所以,喝酒对于现在的人是不必要的。我们生产饮料的时候有先进的技术,我们有冰箱等东西来防止发酵,所以和圣经时代并不一样。所以第一个问题是:一样吗?不一样。第二个问题是:有必要吗?没必要。是一个选择。有些人会说「我在基督里有自由,我是自由的,凡事都可行,就像哥林多前书6:12说的, 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食物不再是神圣的,也没有洁净和不洁净的食物。根据使徒行传10章,罗马书14章,所以我不必担心喝酒。我的自由给了我特权。我可以选择做或不做。」

那让我问你第三个问题:是最好的选择吗?很多东西都是一个选择。你知道吗?圣经没有说你不能把你的嘴塞满叶子然后把叶子点燃。圣经幷没有说不可以。如果你想把嘴巴塞满叶子,点燃它,然后让烟从鼻孔出去,你完全有权利这么做。圣经没有禁止你那么做。你需要做出的选择,有些人会告诉你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你有选择喝咖啡或者不喝咖啡。有些人认为咖啡很美味;有些人觉得咖啡因不好,所以虽然他们自由选择喝咖啡,选择在嘴里烧植物,选择喝酒,但是它幷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关键是一个选择是不是最好的。接下来我们花的几分钟探讨一下这个话题。

我想透过一系列的圣经真理来帮助你们看到最好的选择,好吗?让我们回到利未记10章。你们应该会觉得这段经文很有意思。在以色列,在神的基本经济体系里,人被隔开了。责任大的人,标准越高。比如说圣经里面的赎罪祭。如果是赎众人的罪,要拿一头公牛。如果是赎大祭司的罪,要拿一头公牛。如果是赎官长的罪,要拿一只公山羊。如果是赎个人的罪,可以拿两只斑鸠,可以是雏鸽,也可以是细面。换句话说,越往上走,献祭的要求就越高。神权的等级越高,祭物就越昂贵。

大祭司需要献最高的祭,就是一头公牛。在他下面的官长要献一只公山羊;在他们下面的人可以献斑鸠等类的东西。因为等级越高,责任越重,罪也更大。你看,在雅各书3:1是这么说的,「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这就是主说「 因为多给谁」-什么?- 「就向谁多取」的原因。神权等级越高责任越大,因此罪越严重。因为在高位犯罪,后果影响会很广,不是吗?祭祀或者君王的罪在人中有巨大的,广泛的影响,所以神设立了标准。

神为他的子民设立了标准,但在旧约时代,有些人在这些标准之上被呼召。他说,「我为你设立了更高的标准。」第一个例子在利未记10章8节,神把他的要求给祭司,挺有意思的。他对大祭司亚伦说,「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不能喝酒或烈酒的这个要求很高。你看到发生什么了吗?人喝掺水的酒,或喝从酒皮倒出来的膏,有些挥霍的人甚至喝烈酒,但祭司的标准更高,你们看到了吗?「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这要作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换句话说,「为了圣职,更高等级的敬拜服侍和委身,你要分别出来。」

有些评论员说这些标准是在圣所里面服侍时才成立,有些说在他们服侍主的时候才成立,还有些说他们一生都要遵守这个标准。但无论是哪一个观点,重点是当他们服侍主的时候,他们必须一滴酒都不沾。为什么呢?免得他们因为喝了含酒精的饮料使他们的判断或祭司功能被破坏。神想让他们有清洁、清晰和纯洁的思想,因为神提升他们到另外一个标准,比众人高一层,所以他们被禁止喝酒。

箴言最后一章31章第4节,这里可以看到同样的标准,不仅仅对祭司,而是对君王和王子也是一样的。箴言31章4节说,「利慕伊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宜。」为什么呢?「恐怕喝了就忘记律例,颠倒一切困苦人的是非。」换句话说,不仅祭司不可以沾酒,君王和王子也一样。神不想让他们的判断受到影响。神不想他们思想模糊。神想把他们分别为圣。神想将他们献上。神想把他们分别出来,和众人不一样。第六节说如果要给人喝烈酒,烈酒只应该给那些准备灭亡的人喝的。换句话说,喝烈酒的人都是残暴的。烈酒,也就是没有掺其他东西的酒,只应该给面临死亡的人喝。再换句话说,是给一个将死的人的镇静剂。

普通的酒,掺过的酒,应该给那些心沉重的人喝。让他们喝完了就忘记他们的贫穷,忘记他们的痛苦。让酒的温暖和喜乐给那些有沉重问题的人,或者给那些面临死亡的人。但是利未记说对于君王,王子和祭司来说,必须完全不沾。所以对于领导层来说,有一个更高的标准。

我们来看看民数记第六章,这里写到除了君王,王子和祭司,大祭司以外,还有以色列会众里的某些人也选择了这个标准。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这个标准——这个是最高的标准。你们记得在民数记6章第1节,神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无论男女许了特别的愿,就是拿细耳人的愿,要离俗归耶和华。」

暂停一下。以色列会众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说「我想把我的一生献给神,我要被分别为圣,我要拒绝属世的东西,接受来自神的东西,我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人,我要把自己奉献。」所以神说,「我现在设立一个最高的奉献自己的行为。这个叫拿细耳人的愿。一个拿细耳人是一个被奉献的人。所以当一个犹太人想分别为圣把自己献上,这个就是拿细耳人的愿。拿细耳人会做一个分别为圣的宣言。第二节的末尾说,「要离俗归耶和华」一个圣洁的宣誓,一个分别为圣的宣言。

那它的特征是什么呢?第3节说,「 他就要远离清酒浓酒,也不可喝甚么清酒浓酒做的醋;不可喝甚么葡萄汁,也不可吃鲜葡萄和干葡萄。在一切离俗的日子,凡葡萄树上结的,自核至皮所做的物。」这就是拿细耳人的愿。不可以剪头发,不可以沾酒。最高程度的奉献包括了不沾酒。这个就像他们要上一个台阶,和祭司,君王和王子一样分别为圣。他们可以宣誓30天,60天,90天甚至一生,圣经里有三个人一生都宣誓做拿细耳人:撒母耳,参孙,和施洗约翰。最有趣的是不仅是他们一生做拿细耳人,而在玛挪亚,参孙妈妈的这个例子,天使对她说,「你要怀孕生一个儿子,所以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

回到士师记13章4节,「所以你当谨慎,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然后第7节最后一部分,「 因为这孩子从出胎一直到死,必归神作拿细耳人。」到了新约,在路加福音1章15节可以找到。非常有趣。撒迦利亚和伊丽莎白被天使告知他们将会有一个儿子。第13节说,有许多人因他出世,也必喜乐。路加福音1章15节说,「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

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人。耶稣在马太福音11章11节说,施洗约翰是最伟大的人。最伟大的一个人是一个一生不沾酒的人。在特殊时期,无论是祭司或君王,王子或像参孙这么伟大的士师或像撒母耳这么伟大的人,或施洗约翰,有着另外一层的奉献,另外一层的虔诚。一个比一般人要求更高的宣誓。顺便说一下,这对于那些领袖来说幷不普通。任何人都可以做拿细耳人,以色列有很多拿细耳人。我们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但知道有很多。

举个例子,阿摩司书第2章11节,神说,「 我从你们子弟中兴起先知,又从你们少年人中兴起拿细耳人。以色列人哪,不是这样吗?这是耶和华说的。」换句话说,神说,「我兴起了先知,我也兴起了拿细耳人。我兴起一些分别为圣的。有一些做了更高的宣誓。有些有更高更大的标准。」阿摩司对人们说,「 你们却给拿细耳人酒喝,嘱咐先知说:不要说预言。」他们亵渎了那些神分别为圣,奉献给他自己的拿细耳人,而神的子民确实亵渎了,他们给他们酒喝。这些人被其他人亵渎,被强迫,被引诱不顺服。

所以神设立了这个奉献的宣誓,而且很多人都参与了宣誓。神设立了这高尚的宣誓,幷让人可以活在这个标准里。他把祭司,君王,官长,特殊的先知,士师,像参孙还有其他特殊的人都放在到那个级别里。但奇怪的是,人们觉得需要把他们拉回他们的那层。你知道吗,他们想把最高层的人拉到他们那层。以色列就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当耶利米看到发生的事情,他对犹大说「犹大,你不顺服。」

让我给你们做一个对比。耶利米书35章,他说,「你记得利甲族人吗?利甲族人,约拿达的儿子?你记得约拿达对利甲族人说『你将永远不喝酒或者烈酒,你,你的儿子女儿,妻子或任何一个家人。』」换句话说,一整个家庭都做了不沾酒的誓言。一整个家庭一起踏上最高的台阶。耶利米书35章2到6节说,「你去见利甲族的人,和他们说话,领他们进入耶和华殿的一间屋子,给他们酒喝。」然后一整章的结束他说,「你们没有听从我。」这里有一群顺服的和不顺服的做对比。顺服就在于完全不沾酒。他们达到了那层,神就拿他们做模范。

你可能会说,「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其实呢,后果可以有很多。哥林多后书6:17,「 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什么?「 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哥林多后书7:1,「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我们都被召到最高级;我们都被提升做最好的选择。亲爱的,当你进入新约,我真的不相信标准就变了。不觉得神在新约就降低了他的标准。注意听,如果一个祭司要时刻保持清晰的头脑不给自己受诱惑的余地,若对于君王,王子,士师,撒母耳,施洗约翰都是这样的话,对于耶稣基督用宝血买回来的,那些在他的教会里面掌权的人来说,标准更低吗?应该降低标准吗?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属灵上有责任或属灵领袖们的标准很高,而对于我来说那是最好的选择。你知道吗,如果我们都是祭司,如果我们都是被神分别为圣,如果我们都把身体献上当作活祭,如果我们都来作为燔祭,把我们自己完全献上,那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最高的选择。

所以我们会问,一样吗?不一样。有必要吗?没有必要。是最好的选择吗?或许不是。或许最好的选择是和那些在新旧约分别为圣的,在现今教会带领的站在一起。

让我们问第四个问题。若我们要喝含酒精的饮料,那我们必须面对一个问题就是:是习惯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很多东西都会形成习惯。你说,「每天我先把袜子穿在左脚上然后再穿右脚。这就是形成的习惯。因为重复做了很久,这对我没有任何伤害。」其实,形成习惯这个概念意味着这个习惯所带来的负面的后果。这就把我们带到哥林多前书6:12,「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

凡事不都是合宜的。有些事情我可以做,但它们可能会绊倒我,会把我绑住。凡事都可行,但有些会妨碍我,会把我绑住。虽然我们可以说,「我有自由权利这么做,」我们可能会发现,当我们使用这个权利或自由权的时候,它就会缠着你,因为这节经文的末尾说,「 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什么?「辖制」。酒精可以把你缠住,但更严重的是,它可以把你带到其他权势下。它会形成一种依赖,一个征服我们自己做选择和我们思维的习惯。

我想最终要谈到的问题就是:我想避免犯罪,对吗?如果我知道一个东西是罪,我心里会想避免它。但我想多走一步说我还想避免那些有潜力让我去犯罪的事情。食物也是一样的。贪吃是一种罪,如果我不懂得怎么处理,我会遇到很多麻烦的。我对于吃饭没有太多的选择,我必须吃饭。吃饭不像喝酒。但是你知道我喜欢怎么做吗?我喜欢改变我的吃饭习惯,让我可以控制食物而不是食物控制我。这对于一个基督徒的生活来说是很基本的。我们绝不想受到不属神权利的控制,不想受到那些能使我们犯罪的东西的控制。所以我觉得最保险的,就是避免犯罪,而且避免那些可能让你犯罪的东西。

酒精学院的人说酒精会让人上瘾,因为它会攻击大脑,形成依赖性。这些我们都知道。它有潜力会形成习惯。所以我们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会上瘾吗?可能会。可以形成习惯,可以形成依赖性,可以把我们辖制了,让我们做一些幷不是我们想说或想做的,而是因为酒精导致的。

让我们讨论第五个问题。如果这是一个习惯,那会有潜在的破坏性吗?如果这是一个习惯或者潜在的习惯,会变得有破坏性吗?答案是会。我手上有一封信,来自我们教会的一位女士,我会简单地给你分享一点信的内容:「上周日谈论以弗所书5:18时,我很想和你分享一些事。我妈妈在1978年八月15号因心脏休克和呼吸衰竭去世于总医院的监护病房。她有肝硬化,高血压,肾病,从我的诊断看,还有一个破碎的心。还有,我亲爱的妈妈醉酒。她从20岁就嗜酒直到66岁死亡。」

「当我信主后,我非常担心我妈妈的救赎。我和她分享很多次福音, 她说神不能帮她因为她很糟糕。我告诉她,神爱她,不管她曾经或现在是什么样。有的时候她会让我帮她祷告。她也开始读圣经寻求神。她最后的日子是在她曾经被打和不止一次被抢劫的洛杉矶的破旧医院里度过的。」

「一天她因为哮喘进医院,当我打电话去医院,他们告诉我她昏迷了。她两次脉搏停止和一次心脏病发作。其实,当一个人昏迷了,很难带她信主。所以我聚集所有朋友,包括恩典教会紧急祷告小组,一起祷告她能走出哮喘。就在第二天她好了。她嘴上插着人工呼吸器来为她呼吸。我呆在她身边,一直祷告,和她分享神的爱和救赎。 她很累,似乎不是常常能知道我在那里。」

「我问她是否相信耶稣基督是她的救主,为她的罪而死,如果她相信就挤我的手,她挤了我的手。事后,她的心速开始下滑直到每分钟94下,然后就一直保持在那个水平。她变得更加平安,两天后我妈的心跳停止,她死了。酒精和成为一个酗酒者的生活造成她的死亡。」她继续说着。

我想看以弗所书2:18,不仅是从一个见证的角度知道这个,也从文本里知道这个。在以弗所书5:18,里有很小但很有力量的字:「 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这个词是astia, A-S-O-T-I-A.这是很有意思但很重要的词,astia。它原意是患了绝望不可救治的病。现在从这种方式读这个经节。「不要醉酒,酒能让人绝望不可救治的病着。」你认为神知道醉酒让人放荡吗?他知道。

我们会说保罗写的时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一个不可救治的人可能是被他的生活方式毁灭了。醉酒导致不可医治的,无望的疾病和破坏。圣经是对的。顺便说,在路加福音15:13有用astotia 这个词。他说一个年轻人到他父亲面前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你记得他拿了所有东西往远方去了,圣经说他任意放荡。记得吗?任意放荡。路加福音15:13用了asotia这个词。他任意放荡,过着不可救治的病态生活,他野蛮的,不守纪律的,放荡的生活方式导致毁灭。这个词显示了神要对我们说的话:醉酒使人放荡,醉酒导致毁灭。

它说酒是一个嘲笑者,烈酒是狂怒的。在箴言4:17, 它说如果你喝酒会发现有暴力伴随。回到创世纪你就会发现有醉酒就有不道德的行为;有醉酒就有乱伦。回到申命记21:20,有醉酒就有贪吃;有醉酒就有叛乱;有醉酒就有对父母的不顺服;有醉酒就有放荡的生活。不要醉酒,这会导致无望不可救治的病。圣经说,人啊,这会导致灭亡。

四分之一进精神医院的病人都有酒精问题。这把思想撕成碎片。我们知道身体上它会造成肝硬化。堵塞的肝造成胀气。根据我读的医学报告,这甚至会造成食道血管的胀气。当食物吞咽下去的时候,这些变细了的血管更容易疝气,甚至更严重。

酒精不仅害死喝酒的人,也害死周围无辜的人。你知道百分之41.2的暴力死亡都是因为酒精吗?在特拉华州有研究显示酒精造成一半的交通死亡。在纽约市,纽约国家健康部门和康奈尔大学调查显示百分之73的司机对事故都有责任,他们死的时候都有喝酒。在纽约的威斯特彻斯特郡,针对死于单车事故的83位司机进行了验血,结果显明百分之79的司机因为酒后驾驶。

酒精是致命的。会让人喝过量,让人绝望,让人患上绝症。箴言不断地重复这些。以赛亚书28章7节说,「就是这地的人也因酒摇摇晃晃」-听好了-「因浓酒东倒西歪。」祭司和先知都因为喝烈酒犯错,他们喝了一肚子酒,因为喝烈酒所以不得体,视觉出错,他们的桌子满满地都是他们吐出来的东西以及污秽,没有一个干净的地方。

那还剩谁来教导知识?有谁来为神说话?酒使祭司堕落,使先知堕落。酒有潜力可以制造一群围着桌子坐的,语无伦次的,恶心的,呕吐的领袖们。在约珥书,神夺走了他们喝酒的权利。约珥书1:5,「酒醉的人哪,要清醒哭泣;好酒的人哪,都要为甜酒哀号,因为从你们的口中断绝了。」神说,「没有酒给你们喝了。」为什么呢?蝗虫来毁坏了农作物。

在何西阿书7章,以法莲的罪孽是和酒有联系的。阿摩司在2章,4章,6章写到来自醉酒和喝酒的放荡。若是这样,为什么我们还选择它呢?哈巴谷书2:15,「给人酒喝、又加上毒物、使他喝醉、好看见他下体的有祸了! 你满受羞辱,不得荣耀;你也喝吧,显出是未受割礼的!耶和华右手的杯必传到你那里;你的荣耀就变为大大地羞辱。」哇,这个经文写的!你这么做神就会吐在你身上。神会让你喝他审判的杯。你让你邻舍醉酒,那么听好了,神会吐在你身上。这很严重。

你知道吗,神知道最终后果。你们都去过贫民窟,你们看到过那些可怜的穷人。你们也知道杀人犯和那些无能为力不能自我保护的人是怎么回事。你们见过那样的生活。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在这些地方宣教传福音。一次一次去这些地方,所以你和我都很清楚状况。你们也知道最终引向什么。我不得不问我自己这个问题:如果这件事有潜在的毁坏性,那我参与在其中,是明智的吗?

第六个问题:会冒犯基督徒吗?这又是另外一个检测点。你要问你们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若我喝酒,会冒犯到其他基督徒吗?你可以说,「我是自由的。我不想被法律捆绑住。我有自由权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可以处理好的。」上周一个男人对我说,「我可以处理好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我就是喜欢早晚喝一杯苏格兰威士忌。我可以处理好的,不会对我有影响的。」我说,「或许你可以处理好,或许你可以。但或许有些看到你这样做的人会接受不了。」

听好了。哥林多前书8章9节有一个原则,在罗马书14章说的比较具体。但在哥林多前书8:9说,「只是你们要谨慎,恐怕你们这自由竟成了那软弱人的绊脚石。」曾经有些父母来找我说,「你知道吗,我们曾经也喝酒,一直喝到我们的孩子们到了青春期,我们后来不喝了,因为我们看到他们也学我们去喝酒,但他们不会处理。」你知道吗,很多父母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当警察打电话给他们说,「你们的孩子在警察局。我们发现他喝醉了躺在街上。」或许你们有这个自由,你们有这个节制,你们有这个成熟度和力量,但你们可能在给一些无法处理好的人设立榜样。

此外,在保罗时代,酗酒和异教有联系,记得吗?我们上次所谈论的巴克斯和狄俄尼索斯。酗酒和异教有联系。当人成为基督徒之后,有些人不再想吃那些用来献给偶像的食物,同样的,他们也不再想喝酒了。当他们成为基督徒后,他们放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喝酒。他们变成了滴酒不沾的人。所以当一些基督徒说「我们有自由权喝酒」,然后他们喝酒。但这样做,对于这些一辈子参与异教,把喝酒和撒旦教联系的人来说就会冒犯他们。

让我们看一下罗马书14章,因为这就是当时保罗针对的问题。在罗马有一些人曾经参与异教和喝酒而现在成为基督徒了。还有一些基督徒-或许他们是犹太基督徒,所以他们没有这个背景也没有喝酒的问题。但有一些外邦基督徒,曾经参与过由酗酒而带来的放荡,不道德的生活,贪吃,邪恶的生活。成为基督徒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想沾酒。有些基督徒会说,「哎呀,喝点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他们会深深地被冒犯。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认为他们有这个自由权。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喝酒是他们以前的生活,现在成为基督徒了,所以应该过一个全新的,截然不同的生活。

有些基督徒会运用他们的自由权,在那些因为过去而不能拥有自由的基督徒面前喝酒,这些人就很冒犯,使弟兄跌倒,使他们感到受伤和悲伤。在罗马书14章,保罗说你不应该这么做。在13节末尾他说:「我们不可给弟兄放下绊脚跌人之物。」不要这么做,会冒犯他。

此外还有另外一群人。有一些人他们不会处理一些事,但如果你做了的话,他们会说,「哦,应该没事的。」他们最终成为了酗酒的人,你们看到了吗?你不但会冒犯一些人,还会绊倒一些人使他们软弱。所以他说不要那么做,不要绊倒人。

你知道吗?我见过太多酗酒的人了。我见证过耶稣基督改变了太多酗酒的人。我去过太多帮人戒掉酒瘾的会议,我坐在后面看整个过程。我经历过太多事情而导致我对我自身负责,不会给任何人错误的概念,说他们可以想喝就喝酒。因为我控制不了谁会跟随我的脚步,最终他们的生命一塌糊涂。但是你看,他在这里说,「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它不是根本问题。但是如果你的弟兄因为你的食物伤了他的心,15节说「就不是按着爱人的道理行」。换句话说,你在说,「我根本不在乎你怎么想的。我想的话我就喝酒,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样的话你没有爱你的弟兄。17节说,「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幷圣灵中的喜乐。」你想培养的是公义,平安和喜乐,不是自由地吃喝。

所以-,19节说「我们务要追求和睦的事与彼此建立德行的事。」只做那些建造人的事,不是拆毁人的事。不要做会绊倒人,使他们软弱或冒犯他们的事。20节说「不可因食物毁坏神的工程。凡物固然洁净,但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或许喝酒没有错。如果正确的掺水,酒本身没有什么不对的,只要不让你神智不清。21节说「无论是吃肉是喝酒,是什么别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做才好。」如果这叫弟兄跌倒,被冒犯或变得软弱,就完全不要喝酒。看到了吗?把它完全的放下。

你会说,「哇,活一辈子都是要适应迁就别人。」这就是重点。神就是让你这么做。你知道吗,有些人从酗酒背景完全被释放,耶稣拯救了他们,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啊。这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基督拯救了他们,洗净了他们,去除了酗酒醉酒的罪。所以一个基督徒在他们面前宣扬自己的自由是很冒犯的,更不要说让你的孩子们或一个比你软弱的弟兄看到了,以至于跌落到坑里。

所以我们要问:一样吗?答案是不一样。有必要吗?答案是没有必要。是最好的选择吗?答案是否定的。会上瘾吗?或许会。有潜在的毁坏性吗?有。会冒犯其他基督徒吗?经常会。或许世界上有些国家是不会的,但是在我们现今的一个后禁酒主义者社会里,基督教常常是与不喝酒联系,在这个基础上肯定会冒犯很多人,对于那些被绊倒的人来说,肯定也会被冒犯,因为他们把这些视为他们以前的生活。

让我快快的再问你们两个问题。会有损我的基督徒见证吗?有些人会说,「哦,你知道吗,如果我喝酒我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如果我和他们做的一样,他们就会接纳我。」这样做真的会帮助你的见证吗?还是会损坏它?罗马书14:16说,「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很有可能你是一个好人,有一个好的服侍工作,但如果你用了你的自由权喝酒得罪人的话,他们肯定对你的见证还有你的服侍打折扣,幷且没有那么尊重你了。我很确信这一点。如果我站讲台上对你们说,「你们要知道我喝酒的,但我可以处理好它。」有些人肯定会喘一口气。有些人会拿起你的圣经跑到角落里。之后每次我起来说话的时候,你们都会记得,「他喝酒的。他喝酒的。不知道他头脑是否清晰。」看到了吗?这会使一些人感到不安。但对于一些人可能毫无感觉,但有些人会有反应。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其他原因,我不想因为我做了什么而让任何人被困扰,不想失去我基督徒的见证。所以我要问我自己一个问题:若我这样做,别人会对我做基督徒打折扣吗?我知道在教会圈子里,在基督徒圈子里,若我这么做的话,很多人会对我打折扣的。所以我不想冒犯他们。那世界呢?那些未得救的呢?

哥林多前书10:31说无论你吃或喝,无论你吃献给偶像的肉还是喝酒,无论你做什么,都要为荣耀主而做。那我们怎么为神的荣耀而做呢?32节:「不要」-什么?-「使他跌倒,不拘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神的教会。」所以我不想做会冒犯教会的事。我不想我的自由权冒犯一群基督徒而失去我的见证。我也不想冒犯犹太人或希腊人。「就好像我凡事都叫众人喜欢,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叫他们得救。」你知道保罗想表达什么吗?如果你想触摸那些未得救的人,那就停止喝酒,停止吃那些献给偶像的食物。让他们看到你的不一样。你懂了吗?让他们看到你的不一样。我不想做我想做的事情。或许我有自由权去做某事但是我有标准的:一,荣耀神;二,完全不冒犯任何人;三,确保我做出改变使别人得救,和别人不一样。

最后,是第8个问题,问你自己:你真的确定喝是对的吗?我的意思是你完全确定吗?上周有一个人问我,「你知道,」他说,「我和朋友喝过酒。」他说,「这错了吗?」我说,「你怎么看?」他说,「我不觉得这是错的,但是它困扰我。」我说,「你喜欢被困扰吗?」「不,我不喜欢被困扰。怎么可以不受困扰呢?」「恩,不做这个。」罗马书14:23在这里很有帮助:「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这里有一个男孩,他从异教出来,他说喝酒是不对的,这是异教信仰的一部分,我不会碰这个的。但是一些自由的弟兄就说,「哦,来,傻瓜,不要纠结这个,我们在基督里是自由的,来一起喝吧。」但是他很疑惑,所以情况是他已经被他的规矩限制了,他已经是一个软弱的弟兄了,他已经不能享受自由。你却强迫他去做违背他良心的事,你所做的就是让他更加疑惑,更加自责,更加怀疑他有哪些自由,这变成了他的罪。

因为如果你不能做一些完全顺从良心的,全心相信你做的是对的事,那就不要做。因为这会让你更加自责,我会加另一事。当你违背良心,你在做不对的事,因为你越违背你良心,你越在用热铁烧你的良心,如果你继续积累伤疤,那当敏感的问题来的时候,神真的要跟你讲话,你是感觉不到的。如果你一次一次又一次地违背良心,那么会变成当你需要的时候,良心就不在了。

所以你要顺从一些标准幷检查你自己,然后问这些问题:这是一样吗?有必要吗?最好的吗?是习惯吗?是有潜在的伤害吗?冒犯其他基督徒吗?有损我的见证吗?我确定这个正确吗?我可以完全在神里相信这是正确的吗?亲爱的,这都是谨慎言行里简单的一个方面,不像愚昧的人,而是智慧人。如果你想象智慧的基督徒一样行走,这是引导你的地图。你必须要面对这个问题。让我们祷告。

天父,感谢今天早上给我们机会探讨分享这个重要的主题。主啊,我们不会变得死守法规,无爱心或简单地适应文化环境,而是要学习你的真理和话语。帮助我们整理总结和做智慧的决定。奉耶稣的名祷告,阿门。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