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今天,我想跟你们分享我内心的一些事情。

我想让你们知道这个教会是我的生命。是我生命的中心。我觉得我们才刚开始,而我过去15年所投入的任何精力,仅仅是开始。我相信未来未来充满了激情,喜乐和盼望,而且充满着极大的可能性。但我也觉得在我们教会生活里,我们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我们或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或许没有,那都要看我们拿这个机遇去做什么了。

那年夏天第一次打高尔夫球,即使我放假我也是等了很长时间才有时间去打。通常我放假的时候都会找一些地方去传福音,所以那些就占用了一些时间。我和一个牧师在打高尔夫球,他很想知道怎么建立教会,而且在他心里有负担去建立教会,而他很渴慕可以去建立教会。他去过我们的牧人会议,也来过这里两次,我也曾经在他东边的教会讲过道。然后他说,「哇,我想看到神那样做。我想看到一个教会被建立。」所以他在问我关于我的服侍,然后他说,「像你的教会那么大而且有那么多事情发生,那么多服侍在进行。困难吗?」我说,「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恩典教会这么多年的大增长,从4,5百人开始一直增长增长增长;这些美丽的事情在发生;那很容易。」

其实坦诚的对你说,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每个周日来这里就是为了看发生什么事。其实,都是神的作为。很激动很兴奋。我来到这里。我对什么都一知半解,所以每周我学习,我们一起学习,然后我就告诉他们圣经怎么说的。然后每个人会说,「哇,这就是圣经里的意思啊。原来是对我们说这些话啊。」我们会感到兴奋,然后我们的属灵成长和理解又迈了一大步,神就将人数加添给教会。到处都有能量。到处都有令人激动的事,有热情,每个人都兴奋,而我们当年都不像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但没有人有任何的期待。所以发生的每件事都很令人惊奇。

说实话,我当初来的目标是想保留人数不让他们离开。那就是我最基本的目标。若我能达到让他们不走的那步,那就是道德上的胜利。我从来没有想象到会这样。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几年服侍的过程中,让我觉得最真实、最能理解的经文,就是以弗所书3:20,「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我见过神那样做。

但在早期,我们都很兴奋。有巨大的狂喜。几周前其中一个同工对我说,「若你在历史上看教会生活和神子民的生命的每个方面,会随着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第一代去发现以及建立真理,」这就是我们当时所做的。前几年就是去发现幷且把真理以及激动的心情铺垫好。然后他说,「第二代去维持真理,宣告真理。」我们也见过:我们把它从书上记录下来,录在磁带上;我们已经开始派人到其他地方去讲它;吸引人过来教导他们,差遣他们,和牧师一同合作;我们也开始想维持真理以及宣告真理。然后他说,「第三代不管那么多。既然他们没有参与打拼,他们也没有冒任何风险。他们倾向把它当做理所当然了。」哇,这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我对这位牧师说,「在服侍里最难处理的问题就是冷漠。」你不能应付。只有尽力去讲道等等。这很难。

我们跟其他任何教会一样都会出现问题。其实,因为我们人更多所以问题也会更多。你明白吗,我们没有人就不会出现问题。每当我回来就有人对我说,「我们有问题。我们有大问题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等等。」我的回应就会是,「太棒了!太让人兴奋了!我们出现了问题,我们也知道什么问题,那我们可以用神的真理去解决。太棒了!」这就是服侍的乐趣。谁受得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教会呢?我经常告诉年轻牧师,若你找到一个没有问题的教会,千万不要去那里。你会毁了它。出现问题是多么棒的事,因为问题可以运用神圣的真理来解决。所以我对此感到兴奋。

但冷漠很令人心碎。既然他们不知道代价多大,他们根本不能尝到胜利的时候那种甘甜。他们根本不知道经历战争是什么感觉。我们只活一次,而我是把它看作神把最伟大的最棒最刺激的一次机会给我。但我惧怕的一件事就是那些没有参与我们建立、打拼过程的人,无法欣赏神所做的一切。

我想到了一段经文,请你们翻到申命记6章,这里有一个好的描述,一段关于同样的事情。当然,神因着他奇妙的恩典,拣选了他的子民以色列;很有怜悯地带他们脱离捆绑,把他们带到应许之地;给他们灌满了大量的恩典和祝福。他在申命记6章3节说,「以色列啊,你要听,要谨守遵行,使你可以在那流奶与蜜之地得以享福,人数极其增多,正如耶和华-你列祖的神所应许你的。」

他说你最好遵守诫命,你最好忠诚于你所信的。他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若你要忠诚于你所信的,那么你就要全心全意全力爱神。」爱神。爱神。爱神多过爱世界。爱神多过爱你的新车,新房子,新工作,你的钱,你的衣柜,任何人,任何东西,任何地方。

我上周在读一本波尔纳写的有关爱神的名著。很触动我。他说,「我灵里面有三个大的渴慕:能纪念神,能思想神,能爱神。」若我们要写下我们灵里三个最大的渴望,不知道会不会是:凡事纪念神,随时思想神,爱神。所以神说,「我把你放在流奶与蜜之地。我把最好的祝福给你,但你必须从心里面去去获得,有一个爱神的委身。」

看6节,「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不仅在你心里,也要在嘴上,教导你的孩子。坐在家里要讲,走路时候要讲,躺下时候,起来时候都要讲。那你们的对话会是什么样的呢?讲关于圣灵?关于圣经?关于美德?关于那些真善美的事?我的意思是,你周末和一个人出去,要谈关于神、、关于属灵、关于应该负责任的事。

若我们要抓住这些事,我们就要全心爱主。我们也要时刻谈论它,让它刺激我们的脑子;我们需要接触它。现在全世界都从各个角度卖给你无神的哲学理念。从周日到周日不违背你自己的属灵委身几乎不太可能;所以神兴起了基督教广播。直到我们培养出一个纯洁的思想之前,我们应该时刻谈论它。

然后第8节,他提醒我们:「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换句话说,他说,「用一些标记来勾起你的回忆。」我相信基督徒家庭,公司什么的,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需要被提醒,我们应该思想什么。那些东西就是用来勾起我们的回忆,让我们记得我们委身在什么里面。我们需要它们提醒我们忘记的东西。所以从心开始,从嘴里出来,需要在脑子里被通过标志标记提醒。你说,「为什么需要这些?」因为:「耶和华-你的神领你进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给你的地。那里有城邑,又大又美,非你所建造的;有房屋,装满各样美物,非你所装满的;有凿成的水井,非你所凿成的;还有葡萄园、橄榄园,非你所栽种的;你吃了而且饱足。那时你要谨慎,免得你忘记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耶和华。」

我的意思是,若你没有参与到过程中,你就会把结果当做理所应当。我害怕我们在坐的一些人即使参与了过程但是会忘记那过程,忘记神的手,忘记我们看到神作工的方式。许多新人来,根本不知道所付出的代价,你根本不知道人们牺牲的时间,才干,努力以及金钱。我记得有一对年轻夫妻因为他们想给予,所以放弃度蜜月。这只是成千上万个例子的其中一个;但有些人走进来什么都预备好了。

当小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就很挑剔。他们不知道真正的争战在哪里,不知道真正的战争不知道大的事件,所以他们到处挑刺。就像有一次有一个人说,「他们在泰塔尼克号的甲板上摆凳子。」有时候人们告诉我一些事,一些挑剔的小事,我会说「谁在乎呢?我不在乎那个。我在乎的是这个。」为什么人们都喜欢搞那些不重要的事情?有些人花尽一生搞那些琐碎小事。到一个地方把一切当做理所应当太容易了,然后你就会对一切都冷漠了,然后开始批评,批评你看到的所有的不完美。托马斯哈蒂说他有一个朋友可以进到任何一个美丽的草原马上找到屎堆。

我知道神给了我们很棒的人,如果看神给我们的奇妙的人,那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富裕的教会了。但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因为方便才来。今天方便了所以你来了。若不方便,你们就不会来了。你看教会和你看生命中的其它东西一样;若能满足你的需求那你就去。若你能找到一个能更好满足你需求的,那你就去那里。我的意思是,若你认为你走了更好,那你就走了。若你觉得可以去教会那你就去了。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当周末的预算比较低的时候就选择去教会。对于其它人,他们随时想来就来。他们看不到需要委身;对于他们来说周日晚上的活动从来不参与。他们认为一周一个讲道就够了。若你认为那是对的,那你起码这周需要200个讲道。那样才能把你从你的自满中拉出来。某人说,好像是齐克果说的,「人们认为牧师是演员,他们应该来当他的评论家。」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才是演员,而他只是在台下,在他们忘词的时候提醒他们的。

一些基督徒以自我为中心。一切都是向着你;甚至我们的所谓的基督徒世界也产生同样的感觉。所以你看教会;若能给你带来益处,你出现。你不明白忠心,不明白要支持在上面讲道的牧师或其它讲道的神的仆人。我也会担心有时候当其他人来讲道,人们会说,「谁谁谁在讲道。我们走吧。我们不去了。」当然你知道那个人的感受。他们不是瞎子。他不傻。他们懂得那个意思,是告诉他们说,「只不过是你,对吧?」这样的态度会在教会生出自满,也是这样的事情可以把一个伟大的服侍埋没。

你看,这就是以弗所所处的处境。他们离弃了他们的初爱,需要回忆起之前是什么样的。你忘记了曾经是什么样的吗?所以我对这个牧师说,「建立一个教会很容易。艰难的是当你要处理大事的时候,当你尝试避免人变自满,冷漠,理所应当,意识不到他们所拥有的。我的意思是,这里的教导很好,这里的音乐很好,很荣耀神。我们却把它视为理所应当。人们很努力照顾我们的孩子教导小孩子,所以他们所做的一切很容易让我们视为理所应当,甚至我们都没有按照要求来祷告。」

有些人对我说,「我常常为你祷告。」这是一场争战。我知道。我是讲道机器。我上来这里就讲出来了。而你呢可能在给我的讲道评分。偶尔一篇讲道讲的不错让你再回来听一次;这没有错。我能理解。但你祷告吗?其它人呢?你为他们祷告吗,为那些在这里教导讲道的祷告吗?那些带领和服侍的呢?我的意思是有些人很快批评但是不及时祷告。那你们这些在领导层的呢?你们有为你们所带领的人祷告吗?或者你想一切都运作的很好,所以我们不需要神了?你看,你不明白这场争战。你只看到了结果。看起来太简单了。你不知道付出过的眼泪和辛劳。你不明白我们在领袖层的要经常陪伴彼此鼓励,因为有时候会很痛苦很艰难。我只想你们记得我们需要你们参与其中。我们需要你们完全委身。我们需要你们祷告。我们需要你们运用你的恩赐来服侍。

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一位年轻牧师的信,这封信很贴近我的心,所以我想跟你们分享。这是他写的内容:

「这封信因为几个原因引起了你的注意;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读过你的一些书,在收音机上听过你几次。让我来解释我的顾虑,一个我不能纠正,也是一个让我考虑离开服侍的顾虑。或者神会使用你的洞见,来给我一些亮光。

「首先,我深信教会的领袖应该是最好的,不仅在个人属灵生命上,也在起带头作用方面。我深信,若教会领袖不展现一个委身的生命,一个对他们的主以及肢体的奉献的生命的话,那跟随的人也就不会有了。

「麦克阿瑟牧师,我们三分之二所拣选的官员每个礼拜只参加一次聚会。我再次声明我幷不是说让他们每次大门打开时,他们都要在场。但我相信,除了不能预测的突发事件,疾病,假期之外,教会领袖应该尽双倍努力参加聚会,就算是为了鼓励圣徒和牧师也应该去。

我已经好几次跟董事会提起这件事了,但诚实的说,不是所有人都忠心地出席并表达我的顾虑,毫无结果。

我再次申明我幷不是说那些不能来的,而是说那些可以来但不愿意来的。我会收到普遍的回应说,「我时间安排的很紧。我一天结束实在太累了。」或者有些根本不给借口。但这些人提醒我说他们是教会的权威。这经常发生。

我相信我们的教会有很多机遇,但只要我们不冷不热,神就不会祝福我们使用我们。」

这样的信上千个不同的牧师都可能会写,因为很普遍,把神给我们的好东西都视为理所应当。我不希望你这么做。我不希望你把事情当做理所应当。我不希望你把神忘记。我希望你继续畏惧他的名。

跟我一起看一下彼得后书1章12节:「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并且在你们已有的真道上坚固,我却要将这些事常常提醒你们。」我可以理解。神给予你机遇;你不想把他搞砸。这是一个圣洁的呼召,一个崇高的呼召。能一直重复一些不应该忘记的基本事情是一种美德;而我就是想这样做,顺着这个话题分享一下我心里的感受。

很多牧师来这里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教会会增长幷且我们在做些什么;他们通常来都是想带走在他们自己教会可以应用的课程。他们来我们的牧者会议。我们十月会有一个。我希望你们会参与。我们会有250个新牧师在这里,而他们很渴慕想知道神在做什么工作。他们通常希望学到新方法,工具,课程,想法,然后带回去用在他们教会。他们在寻找方法,怎么把我们的服侍扩张。但他们所不明白的是里面的东西。所以当他们来到牧者会议的时候,我们尝试教他们。你看到一个服侍在运作,但你需要明白的是幕后你所看不见的。我想引用一个类比,从使徒保罗那里来的,讲身体。我们可以把这叫做「教会的剖析。」一个教会必须从骨头,骨胳,内部系统,肌肉,皮肉开始了解自己。必须有框架也就是骨胳。必须有内部系统,也就是我称为不同的态度。还有就是肌肉,也就是我们的不同功能,然后会以我们服侍的形式展开来。

只有形式不够。你不能只是复制形式但不管其他,这是行不通的。

所以我们来谈一下那熟悉的保罗隐喻。我想首先谈骨胳;要是身体想运作的话就需要骨胳。它必须有架构,必须有形式。骨胳给予整个身体基本的架构和形式。

让我首先告诉你我认为什么是骨胳:那就是一个对神的崇高的观点。一个教会把自己视为一个荣耀神的机构是非常必要的。但我相信,总体来说,我们的教会已经从那个阶层降下来成为帮助人的教会。教会认为它的目标是帮助人对自己感觉良好,跟他们玩心理游戏,帮他们修复婚姻,给他们安慰剂,就像摩根所说,穿上了睡衣,嘴里咬着玫瑰,躲到餐桌下对你丈夫眨眼示意等等。若你婚姻一团糟,你那样做婚姻还是一团糟,因为若他们要跟彼此有正确的关系的话,要有圣经的基础,要有跟神的关系。而那些安慰剂不是答案,而是把教会从一个拥有目标,一个以认识神荣耀神为目的的组织,变成一个让人自我感觉良好为目的的机构。这不是重点。

若你正确地认识神,他最终会找到你的。我们生命中一切的答案就是认识神,对吗?是,神是智慧的开端。而当你跟神有正确的关系幷且认真对待神,和神有正确的关系,所有其他事情都会自动归位。这幷不是说我们对人的需要毫不关心。我们应当关心,就像神和基督关心一样。但需要有一个平衡,一切都是由一个对神有一个崇高的观点开始。我们要认真对待神。你知道的,有人死了或一些事情发生了,「神怎么可以让这件事发生呢?」朋友们,听好了,这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和我还活着干嘛?一个圣洁的神应该早就把我们灭绝了。这才是关键。就因为神是恩典,我们要认真对待神。

我对这些把神从宝座上拉下来,把他变成某种人的仆人还要听他们的话的牧师愤愤不平。这是一个不敬重的时代。它毫不敬重。它不知道如何去敬拜。他们所谓的敬拜基本上都是使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他们就觉得那是敬拜。它对神的认识很少,就如我之前在敬拜讲道系列里面提到的,我们太多人是马大而不是马利亚。我们常常太忙于服务,却不知道什么叫跪下给耶稣洗脚。我们不知道何为听到神的话颤抖。我们不知道跟一个无限圣洁的神面临冲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结果就是我们在罪上已经破碎了,因此不能荣耀神。我们自我感觉良好,我们想得到所有需要的,想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而别人卖给我们叫做教会的宗教心理学。

我回顾历史,当教会圣洁的那些时代,他们阅读的东西非常少,但他们阅读的东西告诉了他们如何跟神建立关系。

雅各说,「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有什么比那还要好?让神靠近我们的生活怎么样?当然,你接近神,他就接近你。你说,「嗯,但当你接近神,哇,很紧张。」这就是为什么他在下一句说,「要洁净你们的手!」你越接近神就越看到你的罪对吗?要谦卑自己。哀痛哭泣。让你的笑声变为悲伤等等。然后当我们要垮下的时候,说,「神会把我们举起。」我们要认真对待神,相信神一定会被高举的,而我们不再会有以人为中心的教会。我们要用神的爱,在神的爱里面接触每个人。但神将会是我们敬拜和生命的中心。因此我们不要把圣经看作一个方程式,可以解决我们所有问题。我们要把圣经看作一本能揭开神的一本书。

圣经不断被攻击。那天我读了富勒神学院路易斯写的书评,他写说两个同性男人有关系是完全正常的,神会宽容的。若你想持有那个观点,你只要把圣经省略掉就好;非常非常方便。对于我来说,你一边在训练年轻男人用神的话来服侍人,同时你也否认它的话。

我相信有灵恩派在攻击圣经,他们加添了所有他们的异象和启示。他们认为耶稣在告诉他们这个;耶稣在告诉,神在这里在那里跟他们说话。他们已经微妙地暗中颠覆了圣经,因为它不再是唯一的权柄。

听好了,我们会把神的话看做最高权柄。但圣经总是被攻击的。最大的攻击就是人们说他们相信但不知道它所教的是什么,你们同意吗?那就是最坏的了。那就是最微妙的了。但全美国有很多人说,「我相信创世纪到启示录。」但他们不懂圣经:就这么简单。他们只相信他们所不知道的。

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听好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是一位讲解式的牧师。若我们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那么我们应该研究每个字,而我觉得讲道已经失去了这个。现在的讲道五花八门,幷不是教导神的话,而我们必须回归到这个。我们要停在这里,必须要教导,必须要教导每个字。

你说,「你知道吗,我们不需要多一篇讲道。我们喜欢团契。」那没事。我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些团契,但我们会一直不断地给你们神的话,一直用神的话喂养你们,因为我们知道这才会使你们成长。团契重要;那些都很重要,但不能代替了神的话。若你想知道事实的话,我发现最甜蜜的最纯的最好的最有奖赏的团契总是围绕着神的话。最优先的应该是神的话,这也是我心所在的地方。我希望你的心也是一样;你说,「我们已经知道很多了。我们被教导很久了。」听好了,这样说是骄傲。探索的过程永无止尽。对于我来说不会停止,就像我过去所说的,我的教导服侍最大的喜乐幷不是讲道。讲道是工作的一部分。喜乐在于探索的过程。进去发现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从来不知道的从来没有完全理解的;我生命中的每一个星期都会这样发生。

我记得有一次我回密西根的时候,一位牧师对我说,「我在一个地方只做两年牧师然后我就离开。」我说,「真的?你这样做很久了吗?」「对啊,我两年在这里,两年在那里。」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我有52篇道。我讲两次。我离开。」这方法好搞笑。我说,「那神的完整的劝告呢?」「我不完全给他们。我只给我认为重要的。」哦,我认为从神口里所出的每句话都重要。

第三,这也是从第二个纯正的教义引申出来的。你开始对神有一个崇高的观点,若你委身于神,那你就要坚持他的启示,他的话语。若你委身于他的话,那你就要一直跟着他所教导的,这就是教义,纯正的教义。亲爱的,你知道吗,有些基督教对教义很含糊,用一些好听有用的小东西,有时还有意思;有时会让你感性,觉得很温暖;或者感觉到伤心或者让你情绪兴奋起来等等。但没有纯正的教义。我不知道最终他们所成就的目的。

我中学毕业时候我爸爸给了我一本圣经。在封面,他鼓励我去看提摩太前后书;我看了。我一直听到保罗对提摩太说,「教导纯正的教义。教导纯正的教义。纯正的教义滋润你们自己的心,而且对你的子民说纯正的教义。」

曾经有一段时间,牧师都是神学家。而现在我就不知道了。我想起大概一年前,迪克跟我回去参加芝加哥的ICBI大会,一百个学者中我想有四个牧师,其余是大学和神学院出来的人。当他们聚集,谈论圣经,他们根本不会想到牧师;坦白说,我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那里。但我们已经失去了讲道里教义的明确性和特点。人们需要答案,出于神的话的一些可靠答案。

若你们从这些服侍寻求辅导的话,每个都会给你不一样的回答。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有点悲哀。有些事情其实在神的话里面特别清晰,但却引起了很多困惑。

我相信我们必须教导神的话,教导它的原则,也就是神圣的真理;这对生命根基非常必要的。所以若你想知道更多关于天使,我们必须要有一些关于天使的实质真理。若你想知道关于邪灵,那我们必须知道圣经是如何教我们的。

第四是个人圣洁。

最近我打开电视,看到了一个音乐影片。当他们把那种音乐视觉化,太恶心了。真的。首先它暗含的色情意味太猖獗。第二,它让人脱离清晰的理智的符合逻辑的推理,以及对现实的理解。就像尝试使一个人达到吸毒的高潮;这些都是垃圾,会毁灭整代人。

听好了,当我们谈到个人圣洁,要小心我们让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以及周围的人接触到什么的时候,我们得开始划清界限。我们不能随时进出电影院,你的眼睛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读什么垃圾就读什么,这些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认为我们被呼召过一个纯洁的生活,我们不能妥协,同时我们也要强制实施这圣洁纯洁的标准。

我总会想到哥林多后书7章1节:「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我们要强制实施这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有教会纪律。这就是为什么,当某人犯罪,我们要去找他们。你要去找他们。我要去找他们。我们必须的。我收到一个人给我写的信,他说,「我想告诉你。你教会的职员怎么怎么样,做了这个做了那个。」他在我面前说一个职员。于是我回信给他说,「亲爱的朋友,若你对一个弟兄有意见,你直接去找他。不要在我面前说他。我不接受你所说的。若你有问题就直接找他。你去解决。若解决了那我根本不需要知道。但在你自己去找他之前,不要对我控告一个耶稣基督的仆人。」他写了一封很漂亮的信给我,向我认罪让我饶恕他,说他学到一生的功课。这就对了,他应该和那个弟兄自己解决问题。我们只想教会纯洁对吗?所以我们要以爱心解决那些问题。

我们看个人圣洁这部分,你会发现我们在那个领域失去了多少。我的意思是,我们用以培养圣洁的祷告生活怎么样?那么研究神的话呢?禁食呢?默想呢?你什么时候坐下默想神的话呢?你什么时候那样做?你说,「我是长老,我是执事。我准备我的圣经研讨班。」不,不,你什么时候坐下默想神的话呢?你什么时候坐下超过一会儿的时间接近神祷告呢?论圣洁的话我们在哪里?论跟永活的神真正的沟通我们又在哪里?你看,不仅是领袖。也是你们。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只是坐下来当半个委身的基督徒,同时期待神的工作按照他的旨意成就。

还有最后一个,我大概的说一下。属灵权柄。我全心地相信一个教会必须明白有权柄管辖着他们,那权柄就是基督,是头,是透过爱神的长老来管理。这就是圣经所说的。长老在主里面有权利管你。就这么简单。他们有权柄。

这可以被滥用。有些人坐在权威的位置上,他们行使权威就像是上面给予的权柄,幷不是这样。换句话说,我没有权柄对你说,「听好了,去盖那栋楼。」或,「大家听好了,我要更多的假期或给我加薪水或我要你们把墙壁刷成绿色,因为我是权柄。」我没有权柄管油漆。我没有权力管那些。我唯一的权柄是运用神的话,对吗?

哇,有些人对这个特别猜疑。我这个夏天在纽约的时候,一个人给了我一个25页的文章。他说,「我想你会对这个感兴趣。」标题是「麦克阿瑟的异端。」我很想知道我怎么就成了一个异端;所以我就开始看了。「首先,要小心约翰麦克阿瑟,因为表面上他看起来是个好人;但以下是一些事实。一,他反传福音。二,他反宣教,」他写了差不多十样东西;最后一个是,「他相信长老,这是最毒的。」看到了吗?事实就是有些人就是不想在属灵权柄之下;或许他们会说因为他们经历过一些人滥用权柄所以他们对这个厌倦了。但教会必须明白,神给了教会爱神的人,他们有权柄代表耶稣基督作为那个教会的榜样和准则;教会也必须服在他们的领导之下,当然他们不会是没有缺点的,不会是完美的。

我们要知道我们在教会里面有领袖;在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说要尊重这些人,要因他们所做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在希伯来书13章说要顺服他们,因为他们看着你们的灵魂。要跟着他们的榜样。我们这里有很多领袖。我只是其中一个。

你说,「怎么总是你讲道呢?」那就是恩赐的分配。我的意思是,你有12个使徒,但每次列他们的名字-有四个名单-马太,马可,路加,使徒行传-出现在每个名单里面,彼得总是第一个被提名的;他总是代言人。就是这样。幷不代表他们-他比其他人更好。其实,若我们知道事实,他或许是最糟糕的一个;但他在那方面有恩赐;恩赐有很多种。彼得和约翰经常一起旅行。你觉得约翰就没有任何话说吗?他写了启示录,约翰一二三书,约翰福音,而且不用怀疑的是因为他跟耶稣基督有亲密的关系,他可以给出伟大的东西。但每次他都跟彼得一起,12个章节,他从来没有开过口。为什么?因为彼得在说话这方面有着更大的恩赐,或者有更独特的恩赐。当我们读到保罗和巴拿巴时,我们知道巴拿巴是一位伟大的教师,一位伟大的讲员,也或许是教会的带头人直到保罗出现;但他和保罗一起旅行;甚至异教徒都说保罗是主要的讲员。所以恩赐有很多种。但总的来说,属灵权柄和领导力平等分给圣经称为长老或牧师,监督者的。我们要明白这一点,而且这个教会总会在那些人下面,总会这样。

所以我们说了什么?若教会要成为基督的身体,那它必须有正确的架构。它必须对神有崇高的观点,这必须是它的追求:来认识他,来认识他,来认识他。而在寻求认识他的时候必须对经文有崇高的观点,因为只有在那里他才会被人知道。所以我们对经文有着崇高的观点;我们要对教义的清晰度,纯正的教义,个人圣洁有委身;我们会将我们的灵魂顺服于那些在神里面有属灵权柄的。我经常告诉牧师这些话。若你没有这五样东西,那你将要做的所有其他事情都是短暂,肤浅的。我也告诉他们这些。你知道吗,男士们,你们不能18个月就完事的。现今一位牧师平均在一个教会呆的时间是2.6年,两年零六个月。你不能那样做。要花数年来建立这样的根基,而这只是骨胳。我们还没有谈内在的系统,肌肉和肉体呢。

我相信神有美好的将来给我们,但我们要看到真正的战争在哪里,我们要委身于真正基础的东西,指的就是你。你,一个个体,是我们的希望。让我们低头祷告。

天父,你真的触碰到一些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你是神;你的话语很重要;里面所教导的很重要;圣洁很重要,因为这就是你渴望的;属灵权柄很重要,因为你渴望在你自己的教会掌管,在你自己的国度掌权,因为你是王。求你帮助我们重视你看为重要的事情,不要花时间在一些琐碎事情上,更糟糕的是,变的漠不关心,因为我们已经被世界带走了,或因为我们已经把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当作理所应当的了。神啊,或许我们参与了战争,但我们退休了。天父啊,求你把我们再次拉回去。为了荣耀你,在我的心里以及每个人的心里动工,。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