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关于神的儿子、羔羊的其中一个最有能力、最精彩的描述,莫过于在启示录第1章。今天早上,我们研读神的话语,我邀请你翻开圣经,找到启示录第1章;我要和你分享这个伟大的启示所记载主耶稣基督的第一个异象。我们从启示录1:9开始读:

『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为神的道,并为给耶稣作的见证,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那七个教会。」

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约翰看见一个不可思议的异象;他所看见的是主耶稣基督,阿拉法和俄梅戛。在这个异象中,他看见基督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七个金灯台代表第11节的七间教会。根据第20节,基督手中的七星,是那些教会的七个牧者。

你在这里看见什么?你看见基督在他的教会中间行走。这里列出小亚细亚的七间教会。在第2和3章中记载写给这七间教会的信。这七间教会代表教会时期所有的教会。而在这里,你看见主在他的教会中间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间行走的画面。主关心他用自己宝血买赎回来的教会,而他关切的心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我相信,那时,主在他的教会中是如何活跃、积极,今天他也一样活跃、积极。约翰的异象,不仅是在那个地方和那个时候的异象,也是在所有时候的教会的异象。基督永远是活着的,并且在他的教会中间行走。你在第13节注意到,他的衣裳垂到脚上,腰间束一条金腰带。如果你仔细观察那件衣裳,你会发现那可能是一位先知的装扮。那也可能是一位祭司的装扮。那也可能是一位君王的装扮。他的装扮如同君王、先知和祭司,岂不是很切合他的身份吗?

基督以掌权的主的身份,在他的教会中行走;又以传达神话语,幷且将百姓带到神面前的那一位的身份,在他的教会中行走。在第14节,我们看到他的头和头发,都如白羊毛,如雪,表明他绝对的、完全的纯净圣洁。因此,神圣的神子、完全的君王、祭司、先知,在他的教会中间行走。当他在他的教会中间行走的时候,在第14节说:他的「眼目如同火焰」。那是锐利的目光。当他在教会行走的时候,他的目光搜索教会的强项和弱点。他锐利的目光穿透表面的现象,以肯定和判明实际的状况。

啊,知道基督在他的教会中活着,是何等美好的事啊!那不是我们的工作,那是他的工作。基督在他的教会中活着;他以锐利的目光搜寻。他的「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这些是审判的脚,审判的声音。当他发现教会中有不讨他喜悦的事,他会来施行审判。他用话语审判那间教会。

你也许会问:「你为什么念哪段经文?」因为我想,这是开始今天的一个好地方,并且记住这一点:我们是基督建立的教会,对吗?我们是基督关心的灯台。我们是基督修剪的光,正如过去一样;而他以锐利的目光来做这件事。

基督在我们里面寻找不正确的地方,用他如雷般的声音,以及他自己的能力,来管教、审判我们;因为他要炼净我们。如果我们抗拒主的炼净,他会把他的祝福挪去。

在整本圣经中,最复杂的篇章之一,就是启示录第2和第3章。在那里,你会看到一些被主赞许的教会,以及一些被主谴责的教会,但大多数是被主谴责的;因为主在那些教会中找不到他想要的特质。

在某个意义上说,恩典教会站立在启示录第1章;而基督在这个教会中行走;我相信他既赞许又谴责。我相信,他鉴察和祝福。我相信,他既鉴察又管教。

因此,我的祷告是:当我在这些日子站在这里,与你分享我内心思想的时候,我正是分享我的内心。我真的相信,当我这么做的时候,我站立的位置就是基督会站立的地方。我代表他站立在这里,告诉你,他锐利的目光希望看见什么。

我不是存有幻想,以为自己是一位被神膏抹的先知,与别的先知不同。我只是相信,神的灵在教会中,已经带领我们来到这个时刻,幷且,神的灵已经促使我们分享这个特殊的系列。五个星期前,当我开始探讨教会的剖析这个系列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我只是觉得被催促,要去探讨这个题目。

比那还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我要说些什么。我写了一个小纲要,而我还在相同的纲要上探索,并且,正如以往一样,我祈求神的灵来帮助我,成为基督的器皿。当教会正在被鉴察的时候,求主帮助我们看见他所看见的境况。

而你们有那么好的反应,使我知道是神的灵在帮助我们。我知道我们所探讨的都是出于神。我从你们的反应中看见这一点。在过去几次讲道中,我收到的来信,比以往任何一次讲道都还多,而且来信林林总总。

现在我可以想起的,是我收到的两封信,其中一封说:『我希望这是一间黑人的教会,那样,我就可以站起来,大声的喊:「传讲它,弟兄,传讲它!」』那是没问题的。

你知道的,我曾经在黑人教会里服侍,他们会站起来,喊叫「宣讲你的看法吧!」如果你起初还没兴奋起来,那会使你跃跃欲试的。我的意思是说,那种反应会一直持续。

昨天,我也读到一封信,一个亲爱的朋友说:「我觉得羞愧。我觉得羞愧。我觉得羞愧。我觉得羞愧。」下面的签名写着「一个悔改的人」。这个人面对的一个事实,就是觉得非常亏欠神,因为教会达不到神的要求。

我不知道你的情况,是否站起来,喊叫:「宣讲吧,弟兄」,还是觉得静默羞愧;但是,我看见过神借着这触动我们的心,以及我的心。因此,今天早上,我要回去思想教会的剖析,幷且让基督更深入地渗透我们的教会,向我们启示我们需要看见的事情。

好了,我们已经谈论过关于骨架。我们就好像一个身体;我们必须有一个骨架。我们谈过那些骨胳的事情:对神有最高的评价、圣经绝对优先性、清晰的教义、个人的圣洁以及圣灵的权柄。然后我们进入内部的体系:贯穿生命的原则。就如同在一个身体内,身体仰赖那些系统的贯穿,以得着生命。

因此,我们依靠某些特定的属灵态度,那些态度必须贯穿整个身体。我们已经向你提出,那些最重要的态度。我们谈过顺服、在我看来,顺服是一个颇为重要的态度。谦卑的态度、爱心、合一、服侍、喜乐、平安、感恩、自律、问责。我想,上次我们讲了赦免,就停住了。

所有这些态度都是神的子民应该培养的。当主在他的教会里行走的时候,我相信,这些就是他所寻找的东西。看见一批子民,拥有爱心的态度、平安的态度、律己的态度、顺服的态度、服侍、喜乐、感恩、平安的态度,所有这些事。透过表面,看看心里是怎样的,因为主鉴察我们的心。

我们已经讲过十一种属灵的态度,今天早上我要讲剩下的五种;今天早上我要做一个总结。

在我的清单里,第十二点是仰赖。如果你想用否定的词汇来说的话,那就是你觉得不足够,因此,在你里面有一个基本的仰赖性;而这对能干的人来说,是不容易的。对有成效的、蒙神祝福的教会,就像我们的教会,这是不容易的。

你看,在某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教会运作良好。事情都办得妥当。我们有很多人才。我们有殷勤工作的人。我们有具 备创意的人。我们有发展计画。因此,我们丧失了仰赖感,因为我们已经构思好如何去进行;如果你们不小心的话,你们就会把神排除出去,你们会对神说再见。

如果你们是铁幕背后的一小队信徒,每天活在死亡的恐惧下,毫无任何资源,也许那样会比较容易做到那样。

但是,对我们这些拥有这么多的人来说,我们一直大大蒙神赐福,就好像我们说过的,像古时的以色列人一样,来到迦南地,继承一片我们真的没有为它效力的土地,幷且享受我们没有挖掘过的水井,我们忘记神;而我们就启动一轮的活动、伟大的意见、灿烂的希望和具挑战性的念头。

朋友们,我们必须保持仰赖的态度。仰赖。

我们可以从许多角度来探讨它。今天早上,我在诗篇19篇读到,大卫说:「拦阻我不要犯任意妄为的罪」。我们很容易不仰赖神,不寻求神的心意和神的意见。

你们可以在会议中,决定做这样,决定做那样。但是,祷告呢?忍耐呢?与神恒久的交通呢?要与神交通,直到你们的心不仅觉得有自由去做,并且,感觉到是在做神的工作。在我整个服侍中,我很担心,我会做一些神没有份参与的工作。我经常要确保,我与神保持相同的前进步伐、相同的方向和相同的目标,因为基督正在建立他的教会,我不要跟他竞争。我们太容易堕入任意妄为的罪恶之中。一有了很棒的念头,我们立刻就开展。

我记得,当我在塔播神学院的时候,在那些日子里,每个人都要在教堂里,讲两次道。当我们讲道的时候,整个学院就坐在我们后面的平台上。他们手上有评论纸张。在你讲道的整个时段中,他们就要填那些表。对他们来说,那是很好的练习。因为,我想,在更多烦闷的讲道当中,那会使他们保持清醒。

但是,他们坐在那里,你会听到翻转纸张,沙沙作响的声音。如果你讲了

十分钟,那个人已经把纸张翻过去,你知道你遇到很麻烦的事了,对吗?但是,你会尽力讲道。

我被分配到撒母耳记下第7章,我决不会忘记它。我的意思是,我把那篇道记得滚瓜乱熟,当我讲的时候,我把每一件事都记下来,甚至是我停顿的地方,都记熟。我想,我也想好要怎样呼吸。

我讲到那章经文,说到大卫观看他的宫殿。他说:「我有这间美丽的宫殿。」他观看神的殿。在那些日子,神住在一个帐幕里,你知道的,就是会幕。他说:「神住在帐幕里,而我住在这间辉煌的宫殿里,这不对呀!」他说:「我要为神造一间殿宇。」值得赞许,是吗?非常值得赞许。

于是,他去找先知拿单,他说:「拿单,这是我的渴望。」拿单说:「值得赞许!去吧,做你心中想做的事。」但神对拿单说:「拿单,谁指示你去告诉他做那件事?他绝不能建造我的殿宇,因为他杀人流血」。为神建造殿宇的是所罗门;但是,当神拿掉某些东西的时候,他会放下一些东西来代替。神给大卫一个奇妙的应许。

因此,我传讲的信息是探索神不感兴趣的好事。那次对我来说,真的是改变我生命的经历。因为那篇信息已经阻塞在我脑海中多年了。然而,当我正要离开的时候,范伯格博士递给我他的评论纸张,那是附带的注脚。他是院长。那张纸是褶起来的,我对那篇信息感觉很良好,因为它向我内心说话;于是我打开那张纸。他只在前面写了一句:「你误解了那段经文的整个重点」。

那是很糟糕的一天,又是非常好的功课。他认为,我应该讲国度的应许。我知道那段经文应许神的国度,但是,我觉得我自己的内心需要听到有关推测神心意的内容。因为我真的是那种往一个新方向快速奔跑的人;也许对自己能做的事,有很棒的看法或很棒的异象。而我需要退回到仰赖的重点上,这种不足的感觉催逼我去寻求神的心意。你要做的就是,开始某件事情,要有神在当中,否则会半途而废。我真正要说的是祷告。教会必须有仰赖的心。

朋友们,事工那么快完成,必定有一种持续的仰赖。

请跟我一起看约翰福音14章,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仰赖的概念。在约翰福音14章中,主将要离开。他们是在楼房上,我们的主与他的门徒最后的谈话。因为他们真的很害怕,所以主给了他们各种宝贵的应许。

他们每一样东西都仰赖主,每一样东西!他们跟随他三年。他为他们预备食物,喂饱他们。他捕鱼,让他们可以交税。他告诉他们每一件事,因为他们需要知道有关神的国度、有关神、有关人、有关罪、有关公义。他们完全仰赖主,而现在主将离开,他们很烦乱。他们深深感到苦恼,因为他们觉醒了,知道自己需要仰赖主。他们非常需要主。我的意思是说,即使主在那里,他们也是经常挣扎,不是吗?因此,他们知道他们要仰赖主。

当主向他们宣布,他将要离开的时候,那一刻就好像晴天霹雳。那一刻,他们真的很害怕。但是,那时,主又向他们做了一个非常宝贵的应许。在约翰福音14: 13-14,主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甚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你们若奉我的名求甚么,我必成就。」

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应许,不是吗?我们奉他的名祈求的事物,他必赐给我们。你或许会说:「嗯,那是说你祈求的任何事物吗?」不是!是你奉他的名所求的任何事物。你或许会问:「那是什么意思?就是在你结束祷告的时候,说『奉耶稣的名,阿们』,神就必须成就吗?」有些人是那么想。但不是那个意思。

在旧约中,神说:「我的名字是『我是自有永有的』。」换句话说,「我的名字是:我是一切的所是。」而基督的名字是:他是一切的所是,因此,你求问任何与耶稣是谁、耶稣的工作是什么、耶稣的旨意是什么、耶稣的渴望是什么、耶稣的计画和目的是什么,他都会成就。这幷不意味着你可以祈求任何事物,在祷告结束的时候,就得到回应。这意味着当你的祷告与他的旨意和目的吻合的时候,他就会成就。

作为信徒,我们需要学习过一种经常仰赖神的生活,所要祷告的是:「啊,主啊,无论什么该做的事,是合乎你旨意的,求你成就。求你成就。」如果事情没有成功;如果事情没有完成;如果事情没有发生,那就没有苦毒。如果我们仰赖主,那么,那件事必须与主完美的旨意完全吻合。

你看,这是天父得荣耀的方式,因为那样天父正在做他为着自己的荣耀而做的事。而所开展的事工就成为奉子的名而进行的神的事工。

亲爱的,那就是我想在这个教会里做的事情。我不想要聪明人的事工。我不想要有创意的人的事工。我们要靠神的灵,奉神的儿子的名,为着神自己的荣耀而进行的事工。不是吗?在我们的心中需要有一种不足感,想要知道有什么要做,并且怎样可以做得最好,那就驱使我们仰赖神。而在我们的祷告中,我们就这么呼求,那就是耶稣要我们去做的事。

太重要了!坦白说,那是在马太福音6章,门徒的祷告的核心。那里说到,他们来到耶稣面前,说:「求主教我们祷告」。主说:「你们要这样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换句话说,愿荣耀归于你的名。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名被分别为圣。愿你的名成为独特的。换句话说,主啊,我们所要的就是让你得到荣耀。让你的名被高举,愿你一切所是、你一切将要做的,以及你所渴望的都成就。

接着,「愿你的国降临」:你在你的国度中,照你的方式,做你的工作。「愿你的旨意(怎样?)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此,这个祷告不是从赐给我们祝福开始,而是说:「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假如我们没有那样的观点,我们就没有权利去求任何事情。因此,我相信,我们被教导要以仰赖主的态度去祷告。那意味着我们的不足,而向神呼求,让他按着他的方式做他的工作。那一直是我们在这里的渴求。那一直是我们的目标,就是说,基督将建立他的教会,而我们是这工程的一部分。有时候,我担心我们太过于侧重我们的计画,以致没有注重祷告,直到当灾难临到,我们才醒悟。我们后知后觉。哎呀!主啊,救我们脱离这件事吧!如果我们先祈求,我们可能就不会有那样的遭遇。

因此,我想我们必须有一种仰赖的态度---赞美神,我们一直有这种态度---我只是鼓励你,要更多一些有这种态度。

我们已经仰赖神。我们已经仰赖他的话语。我们已经仰赖祷告。但是,我们需要更多仰赖。我想,或许我们赶上这种当代的基督教风气,就是我们做很多工作,却很少祷告。没有比花时间祷告更加美好;能够进入某种事情中,并且内心感觉到无比的自由,知道自己与救主并肩而行,他的旨意能够得到实现。

当我开始这个系列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主会带领我们往哪里去。我甚至还不知道我要讲些什么,直到我开始讲。但是,我拥有耶稣基督作伙伴的感觉,他一步一步地领我经过这整件事情。当我寻求他,让他告诉我教会这个时候的需要,以及他在这些日子要在我们的团契中做什么事,他就这样带领我。这是他向我们表达的心意。我们做了很多相当好的事,如果在肉体中做这些事的话,就不会做得那么好,对吗?

让我告诉你教会需要的另一个态度,就是灵活性。我不会花很长的时间谈这一点,但这是重要的:灵活性。也就是说,我们要能够改变。

有人写了一本书,说到教会常说:「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而那是真实的。耶稣在马太福音15章回应法利赛人和文士的挑战。他们来见他,挑战他。他们说:「你的门徒为甚么不守传统呢?因为吃饭的时候,他们不洗手。」你知道的,他们吃饭前没有进行洁净的仪式。耶稣说:「你们为甚么因着你们的传统违反神的诫命呢?」

现在,让我告诉你。我们都有经验。教会有堆得很高的传统,成为一道墙,阻挡神话语的指示,对吗?经常发生这样的事,人们说:「嗯,我们真的不可以在我们的教会做那件事。我们有这个传统,知道吗?」教会可能成为一个完全与圣经不符的机构。它们的事工风格可能与圣经完全不符。

当你设法介绍从神自己的命令而来的,是在属神的要求下所指示的某件事的时候,那件事就直接撞到传统的石墙。因此,教会必须要有灵活的态度。

如果你在恩典教会很久的话,你就必须要灵活。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断改变。有人问:「你的教会是怎样组织的?你可以寄给我们一张组织结构图吗?」我们一直都收到像那样的信件。这并不固定,因为神借着人作工。而人来来去去,他们有强、有弱;有委身的、有比较不委身的;而人们会集中在某处。

我们必须处理它;因此,教会有一种不断改变的现象,我认为那是很美好的。因为这样就不会让我们停顿下来和管理。你不可能只坐下来,完成那些档案。教会总是关系到人。在教会中,总是处理这件事,加强这件事,改变那件事,而那是很棒的,因为我们会区别常规和现实。

我太太有一个年长的姨母,不久前去世了。以前我们经常在假期的时候去探访她,吃她的小饼干和东西。

最后一次我们去看她,那是耶诞节。她说:「嗯,约翰,你们举行平安夜崇拜吗?我说:「不举行,我们没有平安夜崇拜。」她说:「你们没有吗?」我说:「我们没有。我们只是鼓励每个人回家,和家人在一块儿,谈谈圣诞的意义和主的降生,但是,我们不举行崇拜。」

她说:「噢,可惜啊!」她很不高兴。她说:「你知道的,在我们教会里,我们经常举行平安夜崇拜。」我说:「真的吗?」她说:「是啊。」

我问她:「你有去吗?」她说:「啊,没有人去的,但是,我们总是有一场平安夜崇拜。」

我说:「没有人去?」她这样说,就结束了那段对话:「哦,嗯,你们不举行平安夜崇拜,太不象话了!」

我告诉你,我们是墨守成规的人。你知道吗?这既是好的,又是坏的。你有好习惯;你是墨守成规的人,那很好。你有坏习惯。那就很难破除,不是吗?有一大批人,他们基本上都有根深蒂固的习惯,他们做事的时候受到某种形式的拘束,你想要改变他们,你会很惊讶的发觉他们是多么抗拒。

但是,有时候,你必须改变事情,好让人们不要把常规和现实混淆。因此,那需要一点点改变,一点点灵活性。我们都需要那样;而当你把这一点,跟仰赖联系起来,我们就必须灵活,因为我们仰赖神,而神有可能做不同的事情。

假如一位年轻牧师进入一间教会,怀着极大的期望要教导神的话语、应用神的话语,却碰上传统的石墙,人们不让他行动,这会使我很伤心。

他们说:「嗯,如果我们想这样做的话,我们真的有问题,因为我们在这里已经有了协议。」但是,为什么你们让人的传统拦阻神的命令?

你看,这个教会美好的地方就在这里。多年前,当我们开始研究神的话语的时候,我们说:「嘿,那是在圣经里。我们必须改变那一点。我们一定要和圣经一致。」恩典教会一直都是那样。但是,我们必须要灵活。

这也关系到个人的生命。我经常想到使徒行传16章,保罗是行动型的那类人,我不认为他会坐下来。他一直在行动。他已经完成他在加拉太和弗吕家的事工---那是今天的土耳其地区---而他决定,往南方,下到亚细亚去,很棒的地方。噢,一个重要的地方,小亚细亚的七间教会就在那个地区。

于是他开始去那里,圣经在使徒行传16:6-10说,圣灵禁止他。好了,我不知道圣灵怎么做,但是,不管怎样,却竖起一个大路障。说:「不行,不是那个地方,保罗。」你以为保罗做什么呢?是回家吗?然后说:「好吧,他们不需要我的服侍。在亚细亚的事工,没有出路。」不是!他说:「好,我们不可以去。我们已经到过了东方。我们不可以去南方。让我们去北方吧。庇推尼,弟兄们。我们去那里。让我们去庇推尼。」

于是他就去睡觉,他一定是去睡觉,可能为着神要他去的地方祷告。因为在半夜,他看到一个异象。有一个马其顿人说:「过来帮助我们。」他就去了,福音不再限于中东地区的教派。福音遍传全世界。这是灵活性带来的结果。

马提.霍华是我们的长老之一。我在谈论神的旨意的书上写到这一点。我记得当他要去的时候,他有一个负担,要向犹太人传福音,他自己是犹太人。他的负担是到法国去,在巴黎向他们传福音。这是他伟大的目标。所以,他参加圣经基督徒联会差会,在法国服侍。那真是让人兴奋!他接受训练,预备好一切。我们在教会里竖立一块匾,那是我父亲的教会,写着:「马提.霍华,法国。」但是,他要去加拿大的那一天来到。那是他去的地方。

说法语的犹太人也住在蒙特利奥。神有一个不同的地方。灵活性。服侍基督就是这个样子;教会需要灵活性,要有仰赖神的意识,灵活的意识,说:「神啊,我们依靠你带领我们的道路,当你行动的时候,我们保持灵活。」那太重要了!让我鼓励你,当教会里的事情改变、转变的时候,只要跟我们一起祷告,求神带领我们走哪个方向,幷且灵活地怀着非常重要的态度来行动。

让我给你另一个态度:成长。成长的态度。成长的态度。我想,这与我们谈过的态度一样重要,我们要有成长的渴求、成长的渴望,持续地成长。彼得前书2:2这么总结:「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

在哥林多前书3章,彼得说:「你们要像婴孩爱慕奶一样,爱慕神的话语,叫你们能够成长。」婴孩有多爱慕奶呢?最近有婴孩在我们当中吗?他踢腿、尖叫、抱怨、发脾气,直到你把奶预备好给他,对吗?基本上,婴孩只关心两件事。给他们奶,然后处理吃奶后的结果。那是整件事的开始和结束。就是这么执着的追求。明白吗?彼得所强调的,就是渴求一件事。

你对神话语的渴求有多强烈?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吗?你对今天早上的讲道感到厌烦吗?你真的饥渴神的话语码?圣经中,有没有东西吸引你,让你的心渴慕它?你真的意识到你在成长吗?我觉得那太重要了。

我们并没有相同的成长能力。但是,不论我的能力如何,我们都需要成长到那个程度。我们是靠着领受神的话语成长的。你知道的,在我们的教会里,有一个很棒的事工,那是针对一些智障的人士而设的。有些智障人士是我的好朋友,非常好的好朋友。

我看见罗德尼,他就坐在下面这里第二排。罗德尼是我的好朋友,我记得罗德尼受洗的情况。罗德尼,你还记得你什么时候受洗吗?那是在相当久以前。他说:「噢,我想受洗。我要受洗,因为约翰给那些有耶稣在他们心里的人施洗。我有耶稣在我心里。我要受洗。」

我说:「罗德尼,因为你要出来,你要作见证。你告诉我,谁是耶稣基督?」他皱起鼻子,说:「你是说,你不知道耶稣是谁?」我说:「那是很笨的问题。我当然知道。我是传道人。我是牧师。」

他受洗了。他作了见证,讲述他如何爱主。后来,我有机会送他一本圣经,因为他自己的圣经已经破旧了。他告诉我,他要一本数目字很大的圣经,因为他可以看到我讲的数字,他可以看到经节的数字等等。

几个星期过后,他来到前面,对我说:「崇拜后,坐下来。 」我就说:「好吧。」我就坐在阶梯上,他说:「我给你一个惊喜。」他就背诵诗篇23篇,我的心很受感动。

你知道,我们有不同的能力,但是,神的灵在心中作工,不是吗?他带领我们喜欢他的话语,并且按我们的步伐成长。我心中最害怕的,就是教会不再成长。

如果人们说:「嗯,我够了。我领受足够的神学了。我了解得很足够了。真的,我知道的,比我想要的还多。我甚至没有空间容纳那些资料。我把它们放在车房里。我放在箱子里。我想送给人,却找不到人可以送出去,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了。我不再需要认识更多了。我打算收拾帐篷,晚上偷偷溜出去。」

但是,你知道的,我们需要有持续的饥渴来成长,不是吗?我祷告神,我们永远都不要失去那种态度。你知道,彼得在他的第二封书信中,就是在彼得后书3:18说:「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我们不仅在一本书中学习事实。我们要在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知识上长进。我们不是要知道事实,我们要认识他,对吗?

你看,当你重生进入神的家里,约翰一书2:13说你是一个小婴孩,而你认识父神后,接着,你成为一个属灵青年,神的话语住在你里面。 你是刚强的。你胜过那恶者,但是,事情还不是在那里就停住。首先,你以简单的方式认识神。接着,你认识教义;再接着,你成为一个属灵的父亲,认识主,主是从起初就存在。我们不是学习认识教义。我们要学习认识神。你越认识神,你和他的相交就越丰富。

请听好,想一想全世界最奇妙的人,你所遇见的最奇妙的人,并且想一想,那种关系不断地成长、成长、成长,是多么美好;然后,把那与认识宇宙中那个无限圣洁的神相比,你们的关系不断成长。要领受神的话语。你有没有渴慕神的话语?有没有默想神的话语?神话语的真理有没有在你的思想中活跃?神的话语是你每天的粮食吗?你可以和约伯一起说,你喜爱神的话语胜过你所需要的食物吗?

我们必须成长,而你会说:「嗯,我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我认识太多了。 」如果你已经到了你以为你认识很多的地步,其实,你认识得还不够。你看,当我研读一段经文的时候,我总是去寻找,看看我是否能够在那里发现有关神的属性,以致我可以更认识他。这是成长。

让我再给你两种态度:忠诚。你知道的,有很多基督徒好像属灵的赛跑选手。他们报到,快速离开,轰隆,全都过去了。他们寻求属灵的退休,而神寻找的是马拉松运动员,长跑健将,长跑选手。哥林多前书4:2说: 「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什么?)忠心。」

我们应该谈谈忍耐,长期属灵的委身:我喜爱较年长的人对我说:「你知道,你可以慢下来吗?因为我抄写笔记有些困难。」最近,有人对我说,他们已经是80多岁。我真的喜爱这样。80岁还抄写笔记? 他们仍旧激动,仍旧忠于神的话语、神的真理、神的生命、神的教会、事工;他们并没有逃走。

还有那些人,他们不断在教导人,带领人做门徒,他们长期委身并且跟进。尽管如此,他们真正有坚固的信心。因为,你看,他们做的并不是根据情感上的诉求。不是根据立时的反应,而是根据个性,有忍耐特质的个性。

有很多人,只要他们能来的话,就会到恩典教会来;只要能够的话,有些人甚至会做一些事,但是,他们通常都做不到,因为他们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还有一些人,他们都很忠心地向前走。哦,我们太需要忠诚的灵和恒久的委身。请看提摩太后书。保罗是一个典范。提摩太后书4:6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哎,这是多么伟大的陈述啊!你知道他说什么吗?「神啊,我现在可以死了。我完成我的工作了。我的事工已经做完了。我跑完了那场赛事。我打过那场仗。我守住了我的信仰。」

哦,那是多么奇妙!我想,当你看到一个圣徒渐渐老了,变得冷淡,或者一个属基督的人,渐渐衰老和苦毒;而有时候,你甚至看到传道人或教师或任何基督的工人,他们老了,脾气变坏,苦毒,自我中心等等;你会好奇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当某个人渐渐老去,一生忠心服侍,那是一件美好的事。忠诚、忠诚,那是美丽的灵。

你有一个责任,你在那里,你就完成那个责任;而当主的子民聚集的时候,你就在那里。你知道的,我们经常说,如果每一个说他们去恩典教会的人,是真的来这里的话,那就太美妙了。

如果我和太太去市场,我推着手推车,她买东西。有人从走道上过来,说:「噢,我认识你。你是约翰.麦克亚瑟。我去你的教会。 」「噢,是吗?嗯,太好了。啊,我在那里并没有见过你。」「啊,嗯,嗯,我有来呀!是的,我有来。」「哦,真的吗?星期天你在哪里吗?」「噢,不在!星期天我不在。没去了,有一段时间没去。噢,我们喜欢上教会。」「噢,好,好!」那令人有点忧伤,你知道吗?让我觉得有点难受。

或者我听到:「嗯,我们上教会的话,总是去恩典教会。我们喜欢去那里。」忠诚,忠诚。只是始终如一地去那里崇拜,始终如一地服侍,始终如一地祷告,所有这些事;这是一个五花八门的社会,我们全都被分散到许多不同的方向。很难守住优先的事情。

最后一个态度是:盼望。盼望。噢,这是多么伟大的词汇。它的意思是,对将来感到安全。它的意思是,我们不恐惧死亡。它的意思是,我们实际上在生命和死亡中等候着,摆在我们面前的事情。事实上,我喜爱罗马书12:12 说的:「在指望中要喜乐」。

死亡对我们来说,毫无可怕。我们在这里举行过一个安息礼拜,而那是一个庆祝会。我们欢喜快乐,我们赞美神,因为我们所爱的人,已经渡过这个充满泪水的溪谷,进入永远没有眼泪的地方。从一处有疾病的地方,进入一处不再有疾病的地方。从一处有死亡的地方,进入没有死亡的地方;从一处有限制的地方,进入无边无际的永恒。

我们活在盼望中。我们在罗马书第8章学习到,我们是在盼望中被拯救。我们期盼永恒,能够像基督一样。我们期盼罗马书8章的应许得以成就,好让我们得救赎的灵魂有得救赎的身体,幷且我们有耶稣基督的形象。我们活在盼望中。

哦,朋友们,我们必须有一个充满盼望的态度。我们不要太过多投入在地上的生活。耶稣说:「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

所以,如果你的心思想天上的事,盼望永恒,那么我们的财宝就在上面;其他一切都跟随那种心态。我希望你不是活在当下。我希望你不是为短暂的人生而活。我希望你不是为过去而活。请听好,朋友们,我们应该活在盼望中。盼望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委身于投资在永恒,胜于在当下。因此,我的精力、我们的意念、我们的祈祷、我们的梦想、我们的远见和我们的金钱,以及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作为投资永恒的一种手段。我们活在盼望中。我们活在永恒的亮光中。当我们瞻望将来的时候,那是美妙的日子。

昨天,我去医院。杰克.科尔曼---我们的诗班总监,温柔、慈祥、了不起的人---心脏衰竭。我进入病房,和他以及莎拉一起祷告。他说:「三天前,我几乎死去。」他说:「我知道我只剩下几口气,而我还在这里。」

莎拉说:「你知道,三天前,当他快要死的时候,他一直说:『我用右拳打他,我用左拳打他。我用右拳打他。我用左拳打他。』」杰克醒来的时候,莎拉问他:「你刚才在做什么?」他说:「我在打魔鬼,我把它打败了。」

你看,杰克认为,魔鬼尝试早一些把他带走,而他还有几件事要做。他对我说,「我给你写了一封信,我要确保我可以写那封信给你,幷且寄给你一张照片。」

嗯,我的意思是说,那或许是许多小事情当中的一件,他还没有做完;因此,他还没准备好说:「当跑的路,我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守住了。我完成了一切。带我离开这里。」

因此,在他的思想中,他认为自己是跟魔鬼进行拳击赛,魔鬼想要早一些把他轰出局。我不知道,那里面的所有属灵结果是什么,但是,那是他所领受的。不管怎样,我们喜乐地在一起;我们在一起祷告,因为,如果他去与主同在,那是终极的晋升。那是盼望。如果我们有那个盼望,约翰说那是一个洁净的盼望。约翰一书3:3说:「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

请听好,如果你真的为永恒活着,那将显著地改变你当下生活的方式。那真的会!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因为你再次赐给我们这么清晰的话语。你呼召我们要顺服、谦卑、爱心、合一、服侍、喜乐、平安、感恩、自律、负责。你呼召我们要赦免、仰赖、有灵活性、成长、忠诚、盼望。

主啊,让我们能够彰显你的教会、荣耀你、赞美你的名;以致你会因此赐福给我们;基督啊,求你在我们当中行动,修剪你的灯台。鉴察我们。看我们有什么软弱的地方,求你用管教的恩手塑造我们,成就你神圣的目的。求你作我们的祭司、先知和君王,做我们纯净的典范。愿我们成为一个使你得荣耀的教会。阿们!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