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请大家翻开你们的圣经,我们准备好一起读马太福音第8章。前面我们从马太福音出发,阅读和分享了彼得后书第1章的一些内容,我感觉这可以让我们很好地理解神的意思。现在我们要回到马太福音来了,大家想必都很高兴和期待。我们已经读过了开始的七章,现在我们继续读后面的内容。

马太福音的第8章到第12章是一个关键点,对于认识基督的一生和理解马太福音的核心信息都很关键。基督一生行过无数的神迹,而马太从中特意挑选出九个来作为基督权能的代表,这些权能也是主耶稣作为弥赛亚的凭证;他们同时也是一种标记,彰显了基督的神性,因为只有神才能行这样的事。但是可悲的是,在第8和第9章的神迹之后,在基督四处讲道和训诫之后,在第12章,犹太人却得出结论,耶稣必定是来自魔鬼。从各个角度看,这就是马太福音的核心信息。主耶稣做了所有可能的事情,来彰显自己的神性,有人却推理到完全相反的方向。然后在第13章,主耶稣离开犹太人,转向外邦人,开始建立自己的外邦人教会。在经文里面,这几章是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你读一下经文,就能够注意到,这个大转折从三个神迹开始:第一个神迹是马太福音第8章开始四节,主耶稣治好了一个痲风病人;然后是第5到第13节,治好一个害瘫痪病的人;然后是第14和第15节,治好害了热病的彼得的岳母。这三个神迹构成一个三部曲。在马太福音的第8和第9这两章里面一共有9个神迹,正好是三个神迹一组:首先三个神迹以后,然后是众人的反应;再来三个神迹,又接着众人的反应;然后又是三个神迹,接着众人的反应。所有这些都是要显示出耶稣基督的神性。

所谓神迹,如你所见,是神用来证实圣子神性的一种方式。神迹是创造性的奇迹,演示出本来应该只有神才拥有的权能。人是永远没有这些能力的,这些能力都是超自然的。这种证明弥赛亚身份的方式,也就是用神迹来证明,不仅是马太福音的内容,也是约翰福音的内容。我们一起读几段约翰福音,认识一下其中的相关性。大家看约翰福音1:14,我们一起读:「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道,希腊语原文用的词是逻各斯,指的是神本身,神的本体。使徒约翰说的是,神变成了人,从而我们可以看见他的荣光。约翰说的很明显:「我们看见了神的荣光;在这个人的身上,我们看见了神性;我们看见了神的本体,我们看见了神。」哇!使徒约翰啊,你有何德何能?你怎么能看得见这些?你从哪里看到呢?对于约翰来说,这些问题都很简单,约翰接下来就告诉我们一串串神迹,主耶稣行的神迹,这些神迹显示出,主耶稣就是神性的完全体现。而且呢,通过福音书,圣灵会感动我们,让我们自然地得出和约翰一样的结论。

我们一起读约翰福音5:19,「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甚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换句话说,主耶稣说的是:「你们看我做的事情,其实都是神所能做的事情。」我们接着看第20节:「父爱子,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换句话说,主耶稣说的是:「你们看见我所做的事情,都是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能叫你们稀奇。这一章后面的第36节说:「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主耶稣如何能显明神性?既是通过他所说的话,更是通过他所行的事:从其中能看出他具有的超自然的创造性能力。只有神才能创造,而主耶稣的神迹是创造性的神迹。

在约翰福音10:25,我们又看到类似的内容:「耶稣回答说:『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不信。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可以为我作见证;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这一次主耶稣说话的听众还是那些犹太人。主耶稣说了许多话,但是他们不信。主耶稣感叹:你们可以不信我说的话,但是你们如何能不认我行的事迹呢?后面第32节说:「耶稣对他们说:『我从父显出许多善事给你们看,你们是为哪一件拿石头打我呢?』」很讽刺,是吧。第37节,主耶稣又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后面约翰福音14:10,主耶稣也是在说一样的事:「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即或不信,也当因我所做的事信我。」

而在约翰福音15:24,我们又可以读到一样的信息,在这里主耶稣说:「我若没有在他们中间行过别人未曾行的事,他们就没有罪;但如今连我与我的父,他们也看见也恨恶了。」你看,这是约翰福音反复强调的一个主题。看到那些神迹了么,结论就是主耶稣是神。后面约翰福音20:30-31更是直接点明了这个主题:「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幷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也就是,使徒约翰在这里说:「我所写下来的,其实只是一些样本,和马太福音一样,只是主所行神迹的一个很小的样本。别的神迹还有很多很多。我为什么特意挑选这些写下来呢?是为了让你们信耶稣就是基督,是神的儿子。」所有这些神迹,这些征兆,都是为了「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使徒约翰的论点是通过主耶稣的神迹来确认他的神性,从而世人可以认识并且信耶稣就是基督,然后可以得救。现在回到马太福音第8章,我们可以看出,这其实也是马太福音的主题:主耶稣为王的凭证,主耶稣是神的证据。而且请注意了,这一章在马太福音里面的前后位置也很特殊,在它前面的5、6、7三章,主耶稣刚发布了一个开天辟地式的讲道。主耶稣对犹太宗教传统来了一个彻底的颠覆,他告诉犹太人,说他们的传统教育和生活方式都是错误的,他们对人对事的态度也是错误的,而且主耶稣根本不把犹太拉比们的议论和学术当一回事,他们写的东西也毫无意义。主耶稣只是一次次反复强调,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绝对性的态度,无可争议的态度,宣布自己说的是真理,是事实。主耶稣的话总是这样的:「你们听见有话说:如何如何,然后,只是我告诉你们,又如何如何。比如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主耶稣这样说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在这些讲道结束的时候,也就是马太福音7:28,经文说:「耶稣讲完了这些话,众人都希奇他的教训;」为什么希奇呢?「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

这意思是说,主耶稣讲话教训人,是有权柄的,他说的就是真理,就是教义。而文士们又是怎样的?他们不停地引用其他拉比的说法和文字。文士们总是探讨性的,错误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需要引用一大堆文献,也彼此互相引用,来支持自己的论点和材料。而主耶稣和文士不同,他只是说出了道理,难以让人相信,却有绝对权柄。主耶稣更是把犹太人的整个宗教体系都给颠倒过来,原来那华丽的体系只是皇帝的新衣,他让人们看出这所谓的华丽衣裳,其实只是骗子的把戏;而且很明显,这也带来一个戏剧性的问题。对于一个公元一世纪的犹太人,他很可能会这么说:「谁在说这些话?他靠什么权柄敢说这些?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他凭什么要我们听他的话?我们为什么要信他?他有什么权力说这些,他凭什么说这对是真的?」

后面第8和第9章就是在回答这些问题。我可以告诉大家,主耶稣哪里来的权柄,因为他就是神。那就是马太福音在第8和第9章要强调的事实。马太在这里坚定地宣布耶稣就是神。至于你如何能知道耶稣就是神呢?因为只有神有能力创造,能从无到有地创造。因此在整整两章经文里面,马太给出了九个例子,展现主耶稣的创造能力,都是变更自然,从无到有的创造,让我们看到是神在做工。这些例子也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他靠什么权柄能说这些话?」

现在我们先看看最前面的三个神迹。我希望你们对这些神迹,能有一个全域性的概念。这三个神迹分别是:治疗麻风病人;治疗一个害了瘫痪病的人,也就是半身不遂的病人,病因可能有很多种;还有就是治疗彼得的岳母,当时害了热病,正发着高烧。这三个神迹是治疗三种疾病,而且其中能看出一些共同点来。第一点:这些神迹都是针对人的最基本的需要,身体健康的需要。生命当然不仅是身体的健康,但是主耶稣对于任何有身体缺陷的人都非常有同情心。这其实是很奇妙的一件事,主耶稣的神迹不仅是属灵的神迹,也不仅是提供生命的安慰、丰富和眷顾,而是直接提供物理性的帮助。主耶稣帮助人战胜疾病。后面的第二组神迹更关注属灵的层面。而第三组神迹更是触及到人最终的敌人,也就是死亡本身,主耶稣战胜死亡,令死人复活。但是在最初的几个神迹中,主耶稣触及的还是人最基本的需要,这些神迹其实不仅展现了基督的能力,更展现了基督的慈爱和怜悯。

关于这些神迹的共同之处,我要说的第二点:在这三个神迹中,主耶稣都是应人的恳求而提供帮助的,人先有恳求,主再帮助。这是主的怜悯和同情。在第一个神迹里,痲风病人对耶稣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在第二个神迹里,病人的朋友,那个罗马百夫长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然后耶稣说:「我去医治他。」在第三个神迹里,在路加福音的平行章节提到彼得的岳母害热病甚重,有人为她求耶稣,也就是肯定有人对主耶稣说:「主啊,你知道彼得的岳母病得厉害,你能去治好她么?」于是耶稣就来了。所有这三个治病的神迹,主耶稣都是响应别人发自内心的恳求而行的。

还有第三点,我想请大家注意:在所有这些神迹里,主耶稣都是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救主有怜悯和慈爱,对人有最深刻的感同身受,但救主也是有权柄的;这一点也很重要。主按自己的意志和安排行事,主的权柄是确定无疑的。主说:「我肯,你洁净了吧!」还有,主说:「我去医治他。」或者,「耶稣把她的手一摸,热就退了。」

还有第四点,这也是非常美好的一点:在所有这三个神迹里,主耶稣接触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按照法利赛人和犹太社会的标准,都是最底层的人。你看,第一个病人是痲风病人,在犹太人看来,那简直是地上的垃圾;第二个是外邦人;第三个是妇女。这其中有一种微妙之处,那就是对犹太社会所谓的尊严和高贵的打击,把犹太的尊严,法利赛人的高贵,都给反过来。主耶稣看重的都是什么人:卑微的,软弱的,被社会遗弃的,都是这么一些人。你们知道么,主耶稣第一次宣告自己是弥赛亚的时候,是对谁说话的?是对一个撒玛利亚的被人看不起的所谓的淫妇,而且那人还不是犹太人。对于当时的犹太社会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巧合,这已经是一种立场和态度了。所以,从一开始,主耶稣就表明了,自己要用神迹建立自己在地上的主权,但是他施怜悯的主要目标是社会底层的被屈辱与被损害者,那些作为人最基本的需要都被剥夺了的不幸者。他同情那些不幸的人和他们的朋友,倾听和回应他们的呼喊;同时,他又有自己的意志和主权,作出自己的回应,因为他是主。不过,令人悲哀的是,也是令我们失望的是,即使有这一切神迹和怜悯,当时的犹太人还是悖逆了神,反而得出了一个奇怪的结论,在马太福音第12章说的,法利赛人说耶稣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行奇事。他们还恨上了耶稣,甚至想要耶稣去死,因为耶稣推翻了他们传统宗教的根基。

在马太福音的第8章,主的能力是大而可畏的。主治疗洁净了痲风病人,治好瘫痪病人,让生病的人立刻痊愈,能控制大海,能赶走魔鬼,让瞎眼的看见,让瘸腿的走路正常,让哑巴开口说话,能治好找到他的每个病人。展现出来的是难以置信的能力,回顾马太福音前面的经文,直到开始,你会发现这些其实是对基督的弥赛亚,也就是救世主这一身份的另外一种确认。在马太福音第二章说的是基督的降生,还有种种符合旧约先知关于弥赛亚的预言。然后是耶稣的受洗,神对他的弥赛亚身份的直接确定。然后是接受考验和战胜诱惑,这是对基督属灵能力的证实。然后才是讲道,所讲的道理也是证明了主在神学上的权柄。然后则是行出神迹,可能这是最基本的一个凭证和证据,从最基本的角度证明基督就是神,他就是创造世界的神本身。

另外,看所发生的事件,第4章结束之后,紧跟着正是第8章的开始,中间是主的讲道。请看第4章的第23节:「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坡里、耶路撒冷、犹太、约旦河外来跟着他。」你看,这些事件是前后连贯的,是不是?主耶稣登山训众,讲道之后,下山开始治病救人,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他治好了成千上万的人,所有那些去找他的人,他都给治好了。其中开始的三个就是福音书上写的,我们刚刚一起读到的。我们现在一起读一个神迹,我们只读第一个,非常美好的一个,从马太福音8:1-4,我们一起读:「耶稣下了山,有许多人跟着他。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痲疯立刻就洁净了。耶稣对他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证据。』」

这就是第一个治病的神迹。你们可能会觉得:这是很有正能量的小故事。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些文本,看我们能不能看出一些更完整的细节和更深刻的意义。我们看第一节:「耶稣下了山。」下了什么山?肯定是登山训众的那个山,在迦百农小镇附近不远处。然后,「有许多人跟着他」为什么许多人跟着他?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和道理?或者就是因为他们喜欢跟耶稣在一起,喜欢听他讲话?或者是很崇拜他?又或者是因为众人都信他是先知或者弥赛亚?其实是因为人人都有好奇心,这是最基本的。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讲道,以这样的权柄讲话,能讲出这样的道理,还能给人治病。所以主耶稣吸引了很多人跟随,这许多人跟着他一起下山。这许多人也期待着能看见更多的新鲜事。然后就是第2节了,说:「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拜他。」前面出现了一个痲风病人。比较有趣的是,那个时代的痲风病人是躲着人的,不会出现在人群面前,而这个痲风病人却很特殊,就这么出来了。圣经里面的痲风病是怎么回事?英语里面的痲风这个词是来自希腊语,原始词根是鳞屑或者皮肤屑的意思。在旧约里面,关于痲风病另外有一个希伯来语词汇,而且也是来自鳞屑或者皮肤屑这么一个原始意义。所以,无论古希腊语还是希伯来语,痲风病都是一个意思,都是说一种全身被难看可怕的皮肤屑覆盖的疾病,一种可怕的皮肤病,皮肤上长满了鳞屑,它也可能不仅仅是皮肤病,但是至少皮肤病是其一个外在表现,是一种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病,一种让人皮肤上长满鳞屑的病。在利未记第13章说这种病可能还有更可怕的结果,但是至少是一种外表就很吓人的疾病。

实际上,关于马太福音里面的这个痲风,还有旧约里面的大痲风,和我们今天医学所定义的痲风病到底是不是一回事,是有很多争论的。有许多人研究和争论这些古代病名,分析其表现和原因,和今天对疾病的定义是不是有区别。不过我们是无法得出绝对结论的,因为在历史上,人类的疾病一直在演化,新的疾病不断出现,旧的疾病也会消失或者变成新的样式。人的免疫能力一直在变,人对许多旧的疾病产生了免疫力,或者因为社会结构的变化,而导致原来的疾病消失;但是一些新的病毒或者细菌也会产生出来。因此,疾病的外在表现可以完全不同,内在原因也会有变化。有些疾病在历史上彻底消失了,有些即使在现在似乎还存在,我们也很难确定它们到底是不是完全一回事。但是,从利未记第13章来看,这些痲风病至少在外在表现上,都是非常类似的,所以我们在理解上完全可以把它们都假定为现代的痲风病。这不是我个人的理解,历史上多数人都是这样理解的。

不管怎样,一种可怕的疾病在当时的以色列人中间非常流行,就是圣经上说的大痲风,这种病毫无疑问是来自埃及,以色列人在埃及染上了这种疾病。古代世界很多作者都认为痲风病最早来自埃及。按照后来的医学,这种病是由一种杆状细菌引起的,考古学家在古埃及木乃伊里面发现过这种病,至少有一个可以确定的例子。这种病的特点是在身体外表有显著表现,因此木乃伊的处理也改变不了。所以我们知道这种疾病的历史非常古老。在以色列人还在埃及的时候,他们有人感染上了这种病,后来也随着一道去了迦南这个应许之地。

现在有一个问题,因为这种疾病不是一般的吓人,所以神在颁布律法的时候,特别关注了这种疾病,让以色列人避免感染。今天的痲风病只对总人口中不到百分之十的人才有传染性。也就是说,今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即使吃下这种细菌也不会感染上,因为有了免疫力。我们无法确定,在古代这种疾病是不是更有传染性。路加福音4:27说在以色列当时有许多大痲风,只有乃缦一个人得洁净,也就是治好了。所以在那个时候,痲风病可能是非常有传染性的一种病,而在今天则不那么有破坏性了。

另外有一点,你们可能会感兴趣的,那就是在今天的美国,感染痲风病的数量居然在增加,而且增加最多的地方是在加利福尼亚。十年前,美国一年有三十到四十例痲风病;现在是超过三百例了。现在我们可以用一种抗菌药:氨苯砜,或者叫做二氨二苯砜,来控制痲风病。这种药只能控制痲风病的表现,而不能根治,它是一种无法彻底根治的疾病。细菌会一直在你体内潜伏,直到你死去为止。也许有极少数人可以根治,彻底清除,但是一般来说是只能控制,不能根除的。

所以,那时在以色列有很多这种疾病,神为了保护以色列人,颁布了一些很明确而且有可行性的规定,让他们可以应对这种疾病。我要读一段利未记,第13章的内容。其中有一些专业术语,你们注意听,或者自己阅读经文。有些段落比较长,但是你们会发现其中的奇妙之处的。

我开始读了,从利未记13:1开始:「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人的肉皮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痲疯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亚伦或亚伦作祭司的一个子孙面前。』」也就是说,任何人得了痲风,要去找祭司。继续读:「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这便是大痲疯的灾病。」也就是说,严重到了不再是一种皮肤表面的皮肤病了。汗毛已经变白,疾病深入皮层内部。接着读:「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这是一段观察期,看疾病如何发展,是否恶化。接下来,「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加起来是两个星期了。「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这可能是牛皮癣,湿疹,白癫风之类,但是都不很严重。然后,「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后,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这病的发作时间是很长的,不断恶化。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殊情况,就不需要两个星期的观察了,有了某些症状以后,可以直接确定是痲风了。后面第9节开始说的就是这些情况:「人有了大痲疯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面前。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长了白疖,使毛变白,在长白疖之处有了红瘀肉,这是肉皮上的旧大痲疯,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将他关锁,因为他是不洁净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不用长期观察了,直接可以确诊。「大痲疯若在皮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据祭司察看,从头到脚无处不有,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痲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这说的是,如果某人只是全身变白,没有发炎流脓之类,这还不是那种可怕的痲风病。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和医学家希波克拉底都描述过一种白皮病,这种病感染病人的皮肤细胞中的色素,让病人全身变白,或者是一块一块的那种白斑。经文后面提到「无论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祭司就要察看,他们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带黑,这是皮上发出的白癣,那人是洁净了。」这些白火斑之类,就是古希伯来语中白癫风之类皮肤病的翻译。后面又说了别的诊断:「人头上的发若掉了,他不过是头秃,还是洁净。他顶前若掉了头发,他不过是顶门秃,还是洁净。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灾病,这就是大痲疯发在他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灾病若在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有白中带红的,像肉皮上大痲疯的现象,那人就是长大痲疯。」等等,等等,各种详细诊断。

接下来第45节是一个关键:「身上有长大痲疯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痲风病传染性很强,我不久前读过的洛衫矶时报的医学新闻也这么说,对今天美国痲风病的分析,能通过空气传染,也就是呼吸病人周围的空气就能传染上。这就是为什么利未记要求病人在到处跑的时候,要捂住嘴巴。另外,今天人们也发现,这种病也能通过接触传染,接触到同一件物体就能传染。在美国有人去纹身,前后不同的人用同一套针具纹身,结果痲风病就传染出去了。所以利未记后面要求病人的衣服要彻底烧掉,为的就是除掉染上细菌的衣服。然后那个人要捂着嘴巴四处走着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也就是他走到哪里,都必须通知到哪里,告诉所有人自己有会传染的痲风病,这样别人就不会因为靠近他而感染了。犹太塔木德经上说你不能靠近一个痲风病人到6英尺之内;而如果有风的话,那就是150英尺。在犹太教里面,号称有61种不洁,第一种,也就是头号不洁,是尸体;第二号就是痲风了。都是不可靠近,不可接触的。有个研究者,哈里森先生写过一篇重要文章,是研究旧约关于痲风的内容的,认为利未记第13章说的各种征兆都是现代痲风病临床病征。所以利未记对这些病征区分得非常详细,考察得非常仔细,而确定得上痲风病的人,事实上就被社会驱除了。各位,真正的痲风病是一种非常严重,非常可怕的疾病。在今天,我们可以基本上控制住它,得病的人也能过上一个勉强算是正常的生活。但是在古代那个时候,这病是非常可怕的,攻击性极强。它不仅是让人外表改变,有白斑之类,更是攻击人的神经系统,能让四肢麻木和瘫痪。

看到痲风病人,人们会说:「你看他们的鼻子都掉下来了,他们的手指头也脱落了。」其实因为神经系统被破坏,病人失去了四肢和体表的感觉,他们自己抓掉了自己的鼻子和手指之类突出部位。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的痲风病院,人们近距离观察和研究痲风病人,就是这样,他们会自己抓掉自己的鼻子之类。医院里有一个病人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子,因为他自己感觉不到鞋子的不合脚,鞋子把脚趾给磨掉了。有一个女病人做手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小心把手指头给磨掉了,因为她根本没有感觉,不知道怎么回事,手受伤了也不知道。病人抓自己的脸,也是一样危险。另外更糟糕的是,痲风病还会攻击骨髓。它会感染骨髓,而骨髓是造血器官,所以造血功能就被破坏了。然后骨头会萎缩,萎缩的骨头又会拉动皮肤和皮下组织一起收缩,结果就是手指看起来和螃蟹钳子一样,感觉起来也像是钳子,动作也变得和钳子一样。皮肤还会破裂发炎,流出脓水。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当你用那些萎缩了的手指去做事情、拿东西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磨掉了。这真是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或者四肢掉下来。

痲风病也会攻击眼睛,结果就是变成瞎子;也攻击牙齿,结果就是牙齿脱落;也攻击体内器官,造成不孕不育。坦白地说,要说痛呢,还真不是很痛,因为没什么感觉。但是却是人类能够想象的,最最恶心的疾病之一。首先是眉毛、耳朵、鼻子,下巴等部位皮肤部分变白或者变粉红色,然后白斑扩散,皮肤变得海绵化,逐渐肿胀起来,直到整个脸上都肿起来,然后细菌和毒素进入整个人体系统,开始毒害肝脏和骨髓,破坏造血功能。逐渐地,你失去了触觉和视觉。

惠津伽博士写过这么一段话:「我们今天叫做痲风病的这种疾病,一开始是从体表部分位置的疼痛开始,然后就变麻木。很快这些位置的皮肤失去原本的颜色,变厚,变平滑,然后变成鳞屑状。随着皮肤越来越厚,因为血流不畅,这些变厚的皮肤成为脏兮兮的伤口和溃疡部位。皮肤,尤其是眼睛和耳朵周围的皮肤,开始鼓起来幷起起皱褶,从而在凸起部位之间形成很深的沟痕,受感染病人的脸部开始变得类似狮子的脸。手指会逐渐死掉,被身体逐渐吸收;脚趾也一样。眉毛和眼睫毛都脱落。到了这个阶段,任何人都会一眼看出这个可怜的病人是得了痲风。通过手指头的触摸你可以感觉病人皮肤的异样,你甚至能闻到味道,因为痲风病人会散发出令人恶心的味道。除此之外,因为这种疾病会产生损害喉咙部位的毒素,病人的嗓音会越来越刺耳和嘶哑。这时候你不但能看到、摸到、闻到痲风病,你也能从声音听到它。而且如果你和病人在一起过上一段时间,你的嘴巴都会感受到一种特殊的令人难受的味道。可以说,人类的一切感官都排斥痲风病。」

所以,人们恐惧这种疾病,非常害怕它;不管它能感染所有人还是只会感染极少数人,已经足够让人类社会排斥一切病人,要把他们全部拒之门外,以保护自己了。所以病人必须离开社会,远离聚居营地。在撒母耳记下3:29,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这是大卫在诅咒罪恶的约押,大卫是这样诅咒的:「愿约押家不断有长大痲疯的。」这是你所能说的最可怕的诅咒,这是一种治不好的病。

而且,它还不仅仅是一种最丑恶的,超出想象力的疾病,它还被宗教仪式宣布为不洁的一种,是神也关注的病态。请大家做个笔记,那就是:痲风,是神用来显示罪的最形象标志。罪是无法治疗的,罪是传染性的,罪把人给互相分开,让人彼此疏离,彼此敌视,而且被互相抛弃。所以每个痲风病人不仅生活在病的痛苦下,更是有作为罪的一个移动演示这样一个巨大耻辱。别人认为他们是不洁的,堕落的。犹太塔木德经里面,有一个拉比这样说过:「每次我看见痲风病人的时候,我朝他们扔石头,免得他们靠近我。」另外一个拉比则是这样写道:「如果有一个麻风在街上走过,那条街上买来的鶏蛋我都不会吃。」他们憎恨痲风病人,鄙视和唾弃痲风病人,也害怕和恐惧痲风病人。那么,你是不是会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在向世界显示自己作为弥赛亚的凭证的时候,行的第一个神迹就是和这样一个痲风病人一起呢?城里肯定有很多生病的法利赛人,主耶稣根本没去理睬他们。

我们回头看经文里面这个痲风病人,回到马太福音8:2,经文说:「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拜他。」也就是来靠近主耶稣。要知道,当时的律法和传统是禁止痲风病人靠近任何人的,更别说来拜谁了。这是被禁止的,是一个奇耻大辱。你们痲风病人应该远离我们正常人的视线,不要让我们看到最好。这不仅是社会禁忌,也是旧约律法,还是犹太宗教的规定。你们痲风病人不能靠近我们,你们只能把自己全部裹起来,嘴里还得不停地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从而确保谁也不会靠近你们。所以,这段经文简直就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个痲风病人至少有四点与众不同的地方。第一,他好像很有自信地来了,经文说:「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拜他。」我很喜欢这句话。别看这句话很简单,这个病人没有爬在地上,没有卑躬屈膝,也不是鬼鬼祟祟地,或者哼哼唧唧地过来,而是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来了。在希腊文原文里面,用的动词也很好,前来拜他,前来向耶稣行礼。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这个动词,喜欢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这么大方地走上前来。我可以想象出来,当时主耶稣周围那些人看到这个痲风病人,是怎样一哄而散,四处走避。我感到这个人是何等急迫,何等绝望,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了。对不对?像他那样的人,是被社会拒绝,抛弃的,被侮辱和损害的。根本就不会和别人在一起。这个人却就这样来了。他什么也不在乎了。他就这样来找耶稣,可见他的需要是何等急迫。当时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说过,痲风病人在当时是被当作死人一样。但是他不在乎,可能在别人看来,他已经等于是一个死人了,但是他不肯就这么放弃,所以他来了,他来找耶稣。他要耶稣救他,别的什么名声,什么规矩,都顾不得了。各位,如果是你们,会如何呢?

他的第二个特点,他带着敬意前来。我说过我很喜欢这句经文:「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他的身体当时已经病成什么样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关于他的灵魂,我们还能说上几句,是不是?有很多法利赛人,外表看都很完美的,装束严谨,穿着长长的袍子,戴着小小的帽子,下巴留着完美的胡子。但是他们的内心呢?却是肮脏的,腐臭的,如同死人的骨头一样。而这个昂然而来的痲风病人,他的外表肯定不太好,脸上冒着脓水,说不定还发着臭味,令人掩鼻侧目;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有敬意和诚意,真心实意地来求主耶稣的帮助。你们知道么,我读此段经文,有一个想法,我认为他在说「主啊」的时候,不是仅仅作为一个称呼,一个表达尊敬的称呼,我感觉他是真真实实地认识到了,他是在面对真神,耶稣就是神在地上,不然他为什么要拜耶稣?这里古希腊语原文的意思是俯伏在地上,真心敬拜。所以他来到耶稣面前,俯伏敬拜,然后说:「主啊,你若肯,就必能叫我洁净了。」我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耶稣的,但是当时那个地区,主耶稣已经做了很多事,说了很多话,所以那个病人完全可以知道很多事。主耶稣已经治好了很多很多人了,可能正好他的一个朋友也被耶稣治好了,等等。但是那个病人,他来了,敬拜耶稣。当时人们在神和在国王面前都是俯伏敬拜的。我相信他来拜耶稣,是带了一颗真诚敬拜的心来的;他是在和神在一起,他本人也肯定明白这一点。他的灵魂转向神,先来敬拜,这真是奇妙呢。那也是因为他理解灵魂比肉身更重要。在求人的事情之前,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各位弟兄姊妹,你们也会这样做么?

第三个特点是,他非常谦卑。你们喜欢这样的谦卑么?他怎么说的?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这是一个谦卑的态度。他不是直接提出要求,他没有说我要如何,你必须给我什么。他也没有来列出一条条理由,说自己配得治疗,应该得治疗。他也没有来吹嘘自己的价值和重要性。他也没有来抱怨,说为什么我得了痲风,别人都没有得。他也没有说我有什么什么权利。他也根本没说自己有什么需要,什么愿望。他也没说:「我想要得到治疗。」他只是说:「主啊,你若肯,必能治好我。我不会说你应该做什么,应该治好我之类,因为你是主。」你们觉得这种态度怎么样?在我们今天,有一个流行的话题,就是人们不断要求神治好自己,向神提出各种要求,要求让自己健康,除去疾病。这个人什么也没有要求,他显示敬拜,也没有直接提出要求,他只是说:「主啊,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只要你愿意,凡事都能。」确实,这个痲风病人是非常急迫的,非常想要恢复健康,但是他也是甘愿的,如果主耶稣认为应该如此,那他也甘愿带着痲风病直到死去。我觉得如果耶稣的意愿是不医治他,他也会带着信心离开,仍然相信耶稣是救世主,否则他不会先来敬拜,而且随后也没有以自己的名义提出任何直接的要求。这都说明他有一颗纯洁的心。

他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特点,他是带着信心来的。他说:「主啊,如果你意愿,你就能让我洁净。」你必能,你有能力,有力量,叫我洁净。在古希腊语原文,说的就是:「你有能力,你有力量。这我是知道的,我对此毫不怀疑。」在路加福音里面,说的更详细;要知道使徒路加原来是医生,所以他喜欢给出更多的临床细节,路加福音说:「他是满身长了大痲疯,看见耶稣,就俯伏在地,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各位弟兄姊妹,当一个人真心实意地说:「如果你愿意,就必能如何。」那是代表了完全的信心,因为他知道神是全能的神,在神一切都能,所以他把一切都交托给神,愿神的旨意得以成就。有许多人都信神,都说他们信神是凡事都能。但是他们偏偏喜欢和神角力,要控制神去做什么事情。还有很多人,更是怀疑神的能力。而真正的信心应该是这样的:「神啊,我相信你凡事都能,但是你的意愿我不知道。」那才是最高的信心,无论如何,我相信你,我信赖你的意愿。这个病人就有这样完备的信心,所以他坦然前来,带着急迫的需要而来,带着至诚的敬意而来,他亲眼看见了神,他的态度是谦卑的,他认神为主,认神为王,带着完备的信心,在神凡事都能。那么,结果如何呢?

我们看第3节:「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痲疯立刻就洁净了。」大家可以在心里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其实经文虽然没说,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围观群众必是齐声惊叹。」为什么?你不能触摸痲风病人,这是当时的常识。利未记5:3说了,你永远不能用手摸一个不洁的人。但是你应该也知道,一个痲风病人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需要别人的抚摸。主耶稣伸手摸他,其实耶稣也可以不去摸他的,只要远远地说:「好,你洁净了吧。」然后来个地动山腰,配上天使盘旋欢唱。但是这里没有那些壮观的场景,其实我是非常喜欢这样的平常,平常中却有大不平常。要知道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其中一个重要证据,就是圣经的作者们谁也没有自夸。我的意思是,如果是我写的一本书,那么我会怎么样,我会给你详细描写上18页,再说:「然后,看哪,主耶稣的手指开始碰到了病人的头,如何如何。」但是圣经里面没有那样的铺张描述。这其实是一个很有力的证据,证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因为人都喜欢夸耀,而这里则没有任何夸耀,只是说,耶稣伸手摸他,摸了那个痲风病人。

主耶稣说:「我肯。你洁净了吧!」这是主的意愿,立刻得以成就。这个痲风病人立刻就洁净了。耶稣所行的神迹,都是立刻就发生了的。而如果如同我们普通人一样常常说的:「我去看了医生,医生治好了我,从那以后,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而耶稣做得事情其实不是一般的治好你,「耶稣伸手摸他,他的大痲疯立刻就洁净了。」你们知道,当我们触摸了不洁的污秽,我们自己也被污秽了;我们触摸了病毒,我们自己也被感染了;而基督触摸了污秽之后,污秽立刻消失了;基督触摸了疾病之后,疾病立刻也消失了。那就是能力。其实我自己是不知道当时那是怎样的场景,但是我能想象。钳子一样的萎缩的手爪,立刻恢复成健康美好的双手,皮肤也充满光泽,强健有力。还有脚,脸,都立刻恢复健康。耶稣伸手摸他,他就立刻好了。主的能力是大而可畏的。病人的眉毛,本来已经掉了的,又立刻长出来了;鼓起来的额头立刻平复。浑身的白斑也消失了,已经脱落的手指和脚趾也都长回来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喜欢这样自言自语:「我们现代的所有医学,在神的大能面前,简直什么也不是。你可以想到世界上所有的医学专家,所有的医疗设备,给他们一个痲风病人,他们做不到这样的治疗结果。所以,世人的能力,在基督的大能面前都是无有。人类所有的文明都做不到的事情,都没法使脱落的手指长回去,掉落的脚趾回复过来。主耶稣能做到,而且是立刻就实现。」

我们再看第4节说的:「耶稣对他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证据。』」不要告诉别人,那可不是一个舒服的感觉;但是要去神殿找祭司,要知道祭司都在神殿里面,按摩西吩咐的,对众人作证据。各位,如果主耶稣干预了你的生活,耶稣给你的第一个测试是什么?是顺服。耶稣对那人说:「很好,现在你已经好了。那么,给你两件事去做,第一,按摩西所吩咐的去做,遵守神的律法。」而在旧约里面,摩西有个奇妙的规定,说如果一个痲风病人得以洁净了,他要去神殿,后面的事情很奇妙的。利未记第14章说,痲风病好了以后,这里可见但是还是有一些痲风病人的病变好了的。

病好了以后,第一,你要拿两只鸟来,在活水上宰掉一只,至于那只活鸟,要蘸一些活水上的鸟血,也就是宰掉的那只鸟的血,然后放掉让它飞走。这其实是一幅复活的画面。然后你要洗澡,洗干净,衣服也要洗干净,剃去毛发,等等。七天以后,再次查看,你再把头上所有的头发与胡须、眉毛,幷全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洁净了。然后你还要取两只没有残疾的公羊羔和一只没有残疾、一岁的母羊羔来做牺牲献祭。又要有调油的细面作为素祭,等等。然后要取些祭司献祭的血,抹在你的右耳垂上,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等等。然后你就彻底洁净了,你可以有一个证书,能挂在墙上,上写:「前痲风病人,现在已经洁净。」所以呢,主耶稣吩咐那人去做的就是那些事情,按照利未记第14章的要求去做。有人可能会问:「好吧,我能理解。主耶稣想要那人服从传统。」所以说,耶稣来并不是要消灭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虽然耶稣要摧毁法利赛人的体系,他从来也没想要违反神的话。

现在,你可能会说:「好吧,那为什么基督要那个人不要告诉任何别人?」有些人可能会说:「耶稣不想让大家都蜂拥来跟着自己,或者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神迹制造机器。」确实可能,因为那样的话,耶稣后面的工作就很难开展了,是不是?很快,因为人群太多太拥挤,耶稣不得不跑了。还有人可能会说:「可能,耶稣不想让大家把自己看成一个有能力推翻罗马统治的人,那样就会有人来找他作政治领袖。」也有可能,你们看在约翰福音,就有人想要耶稣作以色列的国王,带领他们去推翻罗马的统治。可能还有人会说:「可能这个时候,他还是需要自我谦卑,不想要太有名。」所有这些说法,可能都有些道理。不过让我分享一下,我认为是最好的一个理由。只要你们继续读下去,就能看出为什么来。耶稣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所以问题就在这,「你要去神殿,按照摩西律法的规定走完后面的步骤。有八天的观察期,和朋友一起去献祭,让祭司们检查你,观察你,最后他们会不得不结论说:『这个痲风病人已经洁净了。』然后你就可以说了:『你们想不想知道,我是谁治好的?是拿撒勒人耶稣治好我的。』然后祭司们就无话可说了,因为痲风病被治好是他们自己认定的事实。」你看,这个见证可是很有力的,祭司们要确认他是已经洁净勒,然后大家都知道是耶稣行的神迹;然后他们自己的见证和查看会是对基督能力的见证。随后,耶稣很快就去了耶路撒冷,否则如果直接告诉了所有人,他的事迹肯定会在耶路撒冷传扬开来,然后祭司们就未必还有耐心去查看那人是否已经洁净了。

后来,那个人没有那样去作。他到处说自己被耶稣治好的事情,这是马可福音记录的。他实在是太兴奋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有些遗憾,他没能按照耶稣吩咐的去做。但是现在我想请你们再多思考一些。耶稣说过:「哪一个事情更难呢?是治好人的疾病,还是赦免人的罪呢?」主耶稣在不同场合,用不同的话问过多次这个问题。你们知道为什么呢?因为在耶稣行这些各样神迹的时候,他不仅是在显示自己对疾病的权柄,也是表明自己对罪的权柄。在我看来,这里有一个类比。这段经文可以类比为一段对话。各位可以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直到结论:痲风病,不洁净,显示出人的罪来,痲风病就如同罪一样。罪是普遍性的,罪是丑陋不堪的,罪是可憎的,罪是会传染的,罪是治不好的,罪能让你被社会抛弃。但是这个痲风病人来找耶稣,带着十足的信心来找耶稣,为什么?因为他对于自己的病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受的折磨已经太多,是不是?那就是彻底改变的开始。人为什么要归向耶稣基督。人除非到山穷水尽,为罪所打击而到绝望,是不会归向主耶稣基督的。所以,这个人来了,他失去了一切社会支柱,他已经不再害怕自己会被社会排挤,他已经不在乎了,他的疾病给他带来的恶心和憎恶已经太多太多。实际上,去追随基督,可不是如同跳上游行花车那样华美,那是从绝望中寻求希望和救赎。

再记住第二条,他来找耶稣,是要敬拜耶稣。我认为,真正的改变和信主,发生在人们绝望以后去拜神的时候,不再为自己寻求,而是寻求神的荣耀,最终承认神的绝对权威,也产生一种敬畏感,终于认神是主。然后人们说:「主啊,一切都看你的心意。你若愿意,就必成就。」我认为真正的得救总是需要那样一种山穷水尽的感觉的,随后还要有那样的确定和敬畏,真正认耶稣为主。

第三点,他来找耶稣,是带着谦卑的心来的。我认为,真正的得救,不是要感觉自己是在给神什么,仿佛我信神,神得到什么好处似的。其中没有自我意愿,没有自我中心,没有自我称义,没有自我抬高,没有自以为是,没有张扬自我的权利,什么也没有。只有顺服和谦恭,还有温柔与良善,才能成为神的儿女,继承神的国。

最后一点,他是带着信心来的。他坚定地相信,耶稣能治好他,耶稣能救他脱离罪和疾病。要知道没有信心,你是不能得救的。要先有对罪的绝望,有仰望基督认基督为主的决心,还有谦卑和信心,然后你会得到神伸手相助,得到主的医治和救赎。我还想强调一点,那就是罪这种疾病其实比痲风病还要恐怖一千倍。还有,当你得救的时候,你知道主会对你说什么?主会说:「请你去做两件事,你能做到么?第一,你能遵守神的律法么?能遵守神的道么?第二,你能去作见证么?让世人发现基督已经改变了你的生命,不仅仅是口头上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你们看,这个类比是不是很有意思?你最好自己不要说什么,而是让世界自己发现,耶稣改变了你的生命,让世界自己考察得出结论,不是比你自己大声嚷嚷更好?这里,这个痲风病人就是到处跑着说:「看啊,耶稣改变了我的生命,你们看着我,我以前是痲风,现在好了,和散那!」

然后,有人问他了:「嗨,你为什么不去神殿的祭司那里,给他们看看。」

他说:「我现在就去神殿找祭司。」在见证中,却又不顺服神的要求,是毫无意义的。他的见证已经自动失效了。你要顺服,在你的顺服中,神会彰显基督的能力,彰显基督改变生命,使人焕然一新的能力。

所以呢,我们今天一起分享了这个奇妙又动人的主耶稣治好痲风病人故事,还有相应的,从罪中治好或者拯救灵魂的类比。将来有一天,我去天国的时候,我会找到那个病人,我相信他也会在那,我要对他说:「你当时怎么可以不去耶路撒冷呢?」让我们一起祷告吧。

天父啊,我们感谢你,感谢你带领我们这一次的分享。能看到你的能力彰显,是何等美妙和令人激动的经历。我们看两千年前的那个人,那个曾经在世上生活过的人,就像在眼前。求主触摸我们的生命,就在今天影响我们和改变我们,尤其是我们中间许多人有罪的痲风病,求主洁净他们,医治他们。愿他们能因你而得以洁净,就在今天。

当你闭上眼睛,低头祷告的时候,请你注意一下,如果你还没有认识主耶稣基督,我想说,如果你觉得痲风病很可怕,病人很可怜的话,其实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要知道活在罪中是更可怕更可怜的。希望今天能使你走向耶稣基督。如果神的圣灵在你心里对你说话,你又能感觉到他在你里面,请你仔细倾听,用心去听,感受那呼唤你的声音,你愿意顺服神的声音么?我相信你会的。他会抚摸你、改变你,洁净你。他会因你的不顺服而伤心,但是还是会宽恕你。

天父,我们感谢你。为我们在一起分享的时间感谢你,也为你大能的奇迹感谢你,我们在基督身上看到你的能力和奇迹。我们更是感谢基督能触摸我们的生命,也让我们得以洁净。愿我们都能有顺服的信心,愿世界看到是耶稣基督改变了我们。一切赞美归于耶稣基督。祷告祈求,都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求告。阿门。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Don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