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我们回到路加福音20章,我们进入我们的主最后一星期的生平记录,他在星期五正朝着十字架走去,而我们正在思想的,就是紧接的那一系列的段落和经文。

这是路加福音20:1-8。我把这段经文读出来,好让我们听到主借着这个事件对我们说话的时候,你能够记在心里,

「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问他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说:『你们为甚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

这是一段可悲的对话。这是耶稣最后一次宣告,之后他不再有什么话要对以色列,要对宗教领袖说了。他不继续跟他们打交道。我们的主最后宣告的议题,就是权柄的议题。我们明白「权柄」这个词汇。我们明白有权以及在权柄之下的意思。「权柄」这个词语含义深邃。它包含允许、能力、特权、统治、控制、支配的意思。

我们的世界充满权柄。我们在家里面对权柄,父母亲被赐予权柄教养子女。我们在学校里面对权柄。总是有些人有权管理我们。我们在职场里都要面对权柄。就政府而言,我们得面对权柄,政府负责制订法律,执行法律,幷且用权柄行使法律。我们全都是在权柄之下的人。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也有一些权柄。因此,我们明白这里的意思,我们知道有权柄是什么意思。我们也知道在权柄之下是什么意思。我们都被赐予一些权柄。

但是,当涉及耶稣基督的时候,权柄是一种非常不一样的真实情况。在马太福音28:18,耶稣这么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有的权柄。这就是绝对主权的意思,这就是除了你自己之外,不必向任何人负责,拥有一切的权柄的意思。耶稣以几种方式,彰显他的权柄。

在马太福音7:29那里,就在耶稣的登山宝训结尾的地方,他讲了那一篇精彩的福音信息,那篇道的起头揭露了犹太教的假宗教面目,幷且以邀请听众进入窄门作结束。人们对此这样反应:「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那是非常特殊的。他们不习惯听到那些自己有权柄的人说话。但是,耶稣说话,正像他自己有权柄一样。

后来,在马太福音9:6-8,经文说,「他有赦罪的权柄」,他们明白那只属于神的权柄。在马太福音10:1中,经文很明显地指出,他有权柄掌控地狱里一切的邪恶势力,有制服鬼魔的权柄。在约翰福音1:12,他有拯救世人,赐给人生命,属灵生命和救恩的权柄。在约翰福音5:27那里说道,他被赐予对全人类施行审判的权柄。在约翰福音10:18,他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就是说,他有掌控死亡和生命的权柄,而在启示录很奇妙地说明,他手中有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约翰福音17:2告诉我们,耶稣有管理全人类的权柄。他不在任何人之下,除了神以外,而他与神是完全和谐的。就像神一样。他有权柄。我们丝毫不了解他所拥有的权柄。他有绝对的的权柄去做他乐意做的事情;不论什么时候他愿意做,与谁一起做,或者他愿意做什么,他都有绝对的权柄。

理解权柄本质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去掌握两个希腊字,它们可以被翻译为「权柄」。第一个希腊字就是dunamis,通常翻译为「能力」,英文dynamite「炸药」这个字所带着的能力,就是从dunamis这个字来的。dunamis是指能够做某些事,有能力去做那件事。另一个希腊字是exousia。Exousia这个字通常翻译为「权柄」,就好像在这里经文所用的「权柄」,它出现了三次。意思是说,有做某件事的权利。那么,拥有一切的权柄,就是有一切的能力,能够做一个人愿意做的每一件事,任何事。

耶稣有能力去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而他有权跟任何人,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这就是拥有一切权柄的意思。他既有dunamis,又有exousia。 他有能力,并且他获得允许。尽管他是道成肉身,尽管他是神以人类肉身之躯来到人间,尽管他降卑自己,作为仆人,但是,他仍旧有能力和权柄,完全按着神的意愿,精确地去做神要他做的事。

他的能力是无限的。没有人能够抵挡他的能力。他的权利也是无限的。他既有权利,也有能力,去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而且他愿意做与父神完全一致的事。

重要的是,耶稣在地上生活的时候,他从来都不需要获得批准去做任何事。除了他自己的父神以外,没有一个地位比他更高的,而他说,「我经常做父吩咐我去做的事。而且我也只做父愿意我去做的事。」总之,耶稣不必向任何权柄提出要求。

他在登山宝训的教导,他几乎对犹太教、律法主义,都加以抨击,同时表明在他自己以外没有别的权柄,这令犹太人惊讶,也令他们无法容忍。他指责他们的奉献。他批判他们的禁食和祷告,他鞭挞他们的献祭,他贬责他们的自义,他攻击他们认为神圣的每一件事。

他在他的教导中,抨击他们整个宗教体系,他甚至不引用拉比的话。他没有得到犹太公会的许可。他不像所有教师和拉比那样,以适当的方式接受按立。他的神学思想也没有被犹太公会查核和鉴定。

甚至在他服侍的初期,他用了一条鞭子,赶出在他父神殿里做买卖的人,即使在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批准去做那件事。他没有去寻求圣殿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当然,那个委员会是由大祭司、祭司长,还有在他们手下的头目和所有那些经批准在那里做买卖的人组成。他没有去找犹太公会,那个公会的管理层是由祭司长、文士、其它的政府长老、撒都该人和希律党的党员所组成。

你还记得吧,在路加福音19:45记载,他进入圣殿,开始把那些做买卖的人赶出去,又对他们说,「经上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他把他们都赶出去,他并没有得到许可去做这件事。这彻底干扰当时进行的交易活动,他完全没有权作这样的事。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寻求人的权柄。

在某个意义上说,这对以色利的犹太领袖来说,是另一个巨大的冒犯。首先,他们很忧虑,因为他抨击他们的神学,他抨击他们的信誉。他揭开他们高度伪善的面目。而现在他威胁到他们的势力版图。 并且,他的教导与任何之前的教师或拉比都没有关联,也没有凭证,更没有获得犹太公会的委任。那种行为从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容忍,而且,那种没有获得授权的行为,更是加倍的令人愤怒。

耶稣本身就是权柄。他说的话充满预见。他说话真实。他正确地解释旧约圣经。他说的就是神的话语。他们甚至承认这一点。他赦免罪恶。他医治病人。他叫死人复活。他赶出污鬼。他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得到批准去做这些事。

最重要的是:他对待他们整个宗教体系如同它不存在一样。他不理会犹太公会。他不理会大祭司。他不理会议会。他不理会任何大众舆论。他什么都不理会。他完全不在乎那些祭司。他不在乎那些拉比。他不在乎那些律法师、文士、神学家。他对圣殿的企业也不关心。他把圣殿里的买卖看作是不存在一样。事实上,他猛烈地抨击圣殿里的买卖勾当。

这个时候,犹太领袖对耶稣,有越来越强的敌意,真的无法量度。而耶稣看这些领袖都是这样:他们就是要被人抬举。他们要穿长袍子,在袍子边缘还要有繸子。他们假装圣洁。他们在公众场合禁食,把灰撒在他们头上。他们在大众的眼皮底下奉献,而同时,还要有人吹号角,宣布他们驾到。他们寻找高位的首座来坐,而且,希望得到别人的抬举,也要人称他们为「夫子」、「老师」或「父亲」。

这一切就是为了高抬自己,而耶稣彻底蔑视他们,他们的确像不存在一样。他们与神没有关系。他们与神的国没有关系。他们与真正属神的子民没有关系。他们对神的目的,以及神的生命完全是陌生的。

当你真很在乎自己的时候,别人不把你当回事,没有比这种情况更具破坏力和难以接受的。把所有这些元素都加起来,在他们里面的怒火,炙热到某个程度,以致他们的灵魂充满憎恨的火焰。幷且,怒气快速上升,就在星期五,那团怒火终于爆炸,成为钉十字架的熊熊烈火。

现在,让我告诉你事情的背景。耶稣在生命最后一年,主要在犹大地服侍,之后,他结束了在加利利的短暂工作,他下到耶路撒冷过逾越节,他来到约旦河东岸,穿过耶利哥,上到耶路撒冷的山丘。现在他在耶路撒冷城里。

在主后30年,在尼散月的一个星期六,他来到耶路撒冷,准备在星期五牺牲。星期五那天是宰杀逾越节羔羊的日子。而他就是那真正的逾越节羔羊,这恰恰就是但以理预言的那一年。但是,当他来到耶路撒冷地区的时候,是星期六。他去到他认识的,也是他所爱的那个家庭,就是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的家。他住在他们的家里,那个村子叫做伯大尼,在耶路撒冷东边2英里。

星期六晚上,他住在他们那里。星期天,当有消息传出他在那里时,大批群众离开耶路撒冷和附近的村子,他们来到伯大尼,要看他和拉撒路。几个星期以前,他曾经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

在星期一,他荣耀地骑着驴驹子,进入耶路撒冷,正如你所知道的,这件事应验了撒迦利亚书9:9的预言,说弥赛亚要进入耶路撒冷,「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他从东门进来,他被群众热烈欢呼为弥赛亚。盛大的游行队伍在圣殿那里停住,圣殿就在东门里面。他随着前呼后拥的人群进入了那门,就来到圣殿那里。那是星期一。

在晚上,他离开耶路撒冷,穿过簇拥的群众,回到伯大尼,在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以及他的使徒们那里去过夜。

星期一晚上,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圣殿的情景。他荣耀进入耶路撒冷城之后,穿过东门,就看见圣殿,他可能亲眼看见灾难性的喧哗声,做买卖的人像强盗那样,在原本是神的家的地方,把坏事干尽。那个景象肯定一整夜留在他的脑海中,而在星期一清早他回来,要进行报复。他愤怒地走进去,把他父家里那些邪恶的、败坏的亵渎者,全部都赶了出去。

另一位福音书作者告诉我们,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圣殿中有一些男孩在对他大声欢呼,说「和撒那」,这更加触怒那些宗教领袖。试想像一下,当他把那些做买卖的人赶出去的时候,那些男孩在欢呼「和撒那」。因此男孩的举措正是火上加油。他们必须谋杀耶稣,让他不能再亵渎他们伪装出来的神圣宗教。

他们无法容忍这样一个人,来颠覆他们的假敬拜,揭发他们偏激的假冒伪善。并且他没有得到允许。洁净圣殿之后,在星期二,耶稣回到伯大尼。在星期三,他又回来。

他再次回到城里。 他回到圣殿去,洁净圣殿后,他们不再回来,那表示他是何等有能力。现在他已经洁净了圣殿,他要成为圣殿的中心。主来到他自己的殿。 先知说,「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

在星期三的早上,当他来到的时候,他进去教导人,第1节说,「有一天」,这是指星期三。「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现在应该是在圣殿里教导真理的时候了。现在应该是赶出那些说谎者、滋事份子、操纵者、假教师、假冒伪善者和骗子的时候了。现在应该是听真理的时候了。现在应该让神的真教师,神的真道和神得救的真福音宣讲出来的时候了。现在应该是传扬真正的好消息的时候了。因此,耶稣来了,他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回到路加福音19:47,那里说,「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他,但寻不出法子来,因为百姓都侧耳听他。」他们在这几天一直在思想他的教导。

路加福音21:37说,「耶稣每日在殿里教训人。」然后第38节说,「众百姓清早上圣殿,到耶稣那里,要听他讲道。 」因此,这是耶稣每天的惯例。星期三、星期四肯定他都在圣殿,星期五审判的事件发生,然后他被钉十字架。因此,在那个星期三,他回到圣殿教导真理,他把神真正的信息带到这个地方。而这里除了充斥着谎言,除了属撒但的假冒和欺诈之外,就没有别的。因此,他来到圣殿,教训人,传讲福音。

这是奇妙的一天。顺便提一下,耶稣的教训一直持续到第20章末,在第21章还有更多。但是,第20章那一整章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关于他在这一天,就是星期三的教训。这个教训是如此重要,所以在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都记载了很多。那是何等重要的一天。那是他最后一天教导人,他最后发言的时间。

他向人们传讲福音。他教导百姓神真正的话语。这是恩典、怜恤、同情和温柔忍耐的表现。这是他的地盘。在仅有的最后几天,他呼召以色列悔改,呼唤以色列回转得救。他没兴趣带来社会改革、政治改革、军事改革,他不是要对一个不信神的国家进行改革。但他来教导真理,并且传讲福音。

马可告诉我们,耶稣四处走动的时候,在圣殿的大院子里,在各处,在廊子和院子里,就这么教训人、传道。他在大批群众中间行走,那些领袖们通常都在现场,经常跟踪他。路加福音19:47说, 「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他,但寻不出法子来,因为百姓都侧耳听他。」

他们想找茬子,来陷害他。只是他们找不到,他们也害怕群众,这是犹太教拉比做事的方式。耶稣行走,移动,群众回应,而且还有对话,有辩论,这就是耶稣教训的方式。

他在说什么?嗯,他在教训人。他的信息是什么?哦,可能和使徒行传1:3说的相同。他「讲说神国的事」。他讲的不是政治,不是经济,不是礼仪,也不是关于人们希望弥赛亚带给他们的东西,而是关于神国的议题。

他可能谈到罪,罪的邪恶败坏,以及假冒伪善宗教的愚昧,那不能对付罪。他可能教导有关审判,神的审判,还有地狱。也可能谈到公义,靠你自己的努力没有希望得到义。我很确定他会谈到谦卑,谈到痛悔和忧伤的心。而且,他谈论爱,神对罪人怜恤的爱。他又谈论与神和好的可能性,以及进入神的国度、永恒的生命和荣耀的盼望这些议题。

耶稣可能也谈论愚蠢的虚假祷告,和没有用的重复祈求,以及表面的宗教行为。他还可能谈论假谦卑和属灵的骄傲;也许他会谈到跟随他的代价,就是舍己,背起你的十字架跟随他。

也许他会谈论逼迫,与他认同的人要受苦。他可能谈论圣经,神的道,诚实、赦免、真正的财富、信心、恩典、怜悯这一切事情,全是传福音的一部分。他会谈论到所有跟救恩有关的事情。

群众在聆听。但是,宗教领袖也在那里,他们无法忍受耶稣的教训。他们想方设法要捉拿他,陷害他,却无从下手。在路加福音19章末的地方,说到他们很快就有行动,因为太愤怒了。在第1节中段,我要你注意这个事件的第一点,就是对抗。经文说,「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

Ephistēmi是个希腊字的动词。它的意思是 「攻击、突然袭击、扑向」。这是无可避免的。他们太愤怒了。他们设法控制自己,于是他们制造一个有点像神学案例的问题,来掩饰他们真正的敌意。但是,他们是怀着仇恨来攻击耶稣。

请留意,这批人是祭司长、文士和长老。这真的很重要。祭司长包括大祭司,地位有点像祭司的首领,大祭司是从他们当中挑选出来的。他有责任监督一切事情。然后,还有按着职位高低编排的祭司。那些在一般祭司之上的祭司,他们每年都要在圣殿供职两星期。还有各种权威人士和尊贵的人。他们一般都在祭司长的行列中。

然后是文士,他们代表神学家。很多文士都是法利赛人。他们不完全是法利赛人,但很多都是。还有剩下的就是长老,有些长老是撒都该人,有些可能是希律党党员,有些是法利赛人,他们组成犹太公会。公会共有70人,这个管理团体专责宗教事务。

因此,这个集团,派来一个代表团来找耶稣。有意思的是:这些是不同的团体。撒都该人有他们自己的立场。法利赛人有很不一样的观点。希律党党员有他们自己的看法,所以有很大差异。他们都是不同圈子的人,但他们只在一件事情上意见相同,那就是:他们要耶稣这个人死。整个宗教组织在这一点上完全一致。所有不同的团体都联成一气,要杀死弥赛亚。

如果这没有告诉你神与犹太教距离多远,那么,我不知道什么能告诉你了。他们在许多事情上缺乏共识,但在这一点上却一致。他们要耶稣死。这是一个好教训。所有假宗教都有它们自己的不同点,但是所有假宗教,都同意对抗耶稣基督的福音。

什么是假宗教?假宗教可以是任何宗教,套上任何名称,而且与耶稣基督的福音全然对立,不管它是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或一些离经叛道的所谓基督教。所有假宗教都是反对福音的,都猛烈攻击真理。

因此,他们走在一起,来反对基督。顺便说一下,在世界末日的时候,他们将是这样。世界宗教将联合起来,反对基督。然而,他们是懦夫。他们真的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个论述。他们不想暴露他们自己心里面所想的。但他们想要陷害耶稣。路加福音20:2说,他们『问他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他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看重权柄的世界。 这有点像一个五角形的统治集团,非常复杂。有些人负责节期的树枝,有些人负责音乐、号角、烘烤食品、盐、木材、饮料祭品、抽签、燔祭祭品、水、标记、香、窗帘、绳子等等一切。反正从上而下,有长幼强弱的次序,一直往上到大祭司那里,而在他以下是管圣殿的首领,然后是其他级别的人。如果你没有权柄,你根本做不了事。

他们全部一起来,因为他们几乎都遭到贬低。他们全部都同意这个人很令人愤怒,他正在做一些令人无法容忍的事,他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且他们认为,他们要问的是有关权柄的问题,人们会明白这一点。「你告诉我们,你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

做什么事?嗯,有人说,是教训人。这是公平的。你如果没有被犹太会按立,你就不能在圣殿里教训人。有人认为是行的神迹,瞎眼的和瘸腿的,你记得吧,他们来到他跟前,他就医治他们。但是,这里指的是洁净圣殿这件事。耶稣凭什么权柄?

在耶稣开始服侍的时候,他第一次洁净圣殿,当时他一来到,约翰福音2:18记载,『因此犹太人问他说:「你既做这些事,还显甚么神迹给我们看呢?」』也就是说,你得到谁的批准做这个事情?这一次,他们要知道他从哪里得到批准,是透过什么权柄,是谁给你权柄?

所有人都明白,做那样的事情,就必须守一些规矩,以及寻求某些权柄的批准。他们也知道耶稣经常宣告他的权柄是从神来的。他经常那么说。他说,「父怎样吩咐我,我就怎样行。」「父怎样指示我,我就怎样做。我遵行我父的旨意。」我想,他们会希望他说,「我有从神而来的权柄。」这样,他们可以回应说「亵渎者,亵渎者」,并且用石头打他。

拉比不仅要被按立,而且拉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要戴一顶帽子,来表明他的导师是谁。也许耶稣甚至没有戴帽子。而他们是那么在乎权柄。

而耶稣的回应,暴露他们的真面目。路加福音20:3说,『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这是传统的拉比作风。好的教师经常这样做,就是用一个问题回答一个问题,来逼学生深入思考。耶稣幷没有逃避那个答案,他在揭穿他们的假面具。

他们知道他的权柄从哪里来,他说过许多、许多次。他们知道那一点。他们只是想让他说出来,好让他们可以指控他亵渎,幷且杀他。但是,耶稣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反倒是揭穿他们的虚伪面目。他们应该是以色列最伟大的教师。他们应该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他们应该是人们的领袖。他们应该对所有属灵的神学问题都很清楚。因此,他说,「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

顺便说一下,很多次耶稣都对用一个问题来作为另一个问题的答案。第5章,第6章,第11章,都有记载。在第20章第4节,他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这里每个人都认识施洗约翰,对吗?施洗约翰,是一位先知,在约旦河外的旷野,替人施行悔改的洗礼,又为他们预备迎接即将临到的弥赛亚。你还记得路加福音是怎样开始的吗?有天使来到撒迦利亚那里,对他说,「虽然你年纪很老,不能生育,但是,你将会有一个儿子。你的妻子,伊利沙伯和你将生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要成为弥赛亚的开路先锋。」

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儿子。那个儿子就是约翰。约翰长大后,宣布弥赛亚将会降临。约翰为即将来到的弥赛亚预备了百姓,他呼召人们接受洗礼。出来,到这里,承认你们的罪,走到水里,象征洁净罪污。并且约翰为即将临到的弥赛亚预备群众的心。犹大地的百姓到约翰那里。他们都接受洗礼,因为他们要预备好自己,迎接弥赛亚的来临。

有一天,耶稣出现。约翰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替耶稣施洗。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约翰的洗礼显示出他整个作先知的服事。约翰的洗礼不只是说到洗礼的实际做法。因此,当我们的主问,「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时,他是在说约翰的服事,他呼召人悔改,幷进行适当的洗礼,公开表明悔改。那是要求一个犹太人将自己当成外邦人一样,因为当外邦人想要参与犹太人的敬拜的话,那他们就必须接受这种洗礼。

既然他们是局外人,那么,他们就要进行一个礼仪。他是在说,「你要承认你的罪,并且通过一个礼仪的证明。」这就是约翰的洗礼,约翰指耶稣为弥赛亚,是为了给弥赛亚做预备。你可以回头读路加福音第3章,那里有详细的记载。

因此,这个简单的问题是:那是人的工作还是神的工作?那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间来的?对他们来说,这让他们陷入两难境地。他们要说那是从人间来的,但那是有问题的。他们不想说那是从神来的。

回到路加福音第7章第29节说,「众百姓和税吏既受过约翰的洗,听见这话,就以神为义;」因此,群众全都出去,接受这个洗礼,说,「是的,我们要准备好。是的,我们要承认我们的罪,并且悔改。当弥赛亚来建立国度的时候,我们要在那里。」

但是,在路加福音7:30说,「但法利赛人和律法师没有受过约翰的洗,竟为自己废弃了神的旨意。」他们拒绝约翰的洗礼。他们不要受约翰的洗。那就是承认他们在神的约以外。那就是承认他们在国度以外。他们不圣洁。他们绝不愿意那么做。所以他们的答案是:「约翰不是从神来的,而是从人间来的。」

因此耶稣使他们进退两难。「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间来的?」顺便提一下,马可福音11:30有平行的记述,「耶稣对他们说:「我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回答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你们可以回答我。」」

耶稣只是稍微向他们施加压力。要么承认耶稣是弥赛亚;要么否认施洗约翰是神的一位先知。所以,他们左右为难。他们不可以承认耶稣是弥赛亚。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最好不要否认约翰是一位先知,因为那会有严重的后果。是什么后果呢?路加福音20:5说,「他们彼此商议说」。这是有意思的字眼,在希腊原文中,意思是「权衡」。在马太福音21:25的平行经文中,他用一个不同的字眼,那个意思是「对话」。因此,他们权衡利弊并且对话。

他们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说:『你们为甚么不信他呢?』」如果约翰是神的一位先知,而他的事工是从神那里来的,那你们为什么不相信他?当他说耶稣是弥赛亚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相信他?第6节,「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

为什么百姓会用石头打死他们?因为亵渎神。他们回想旧约圣经,例如出埃及记17:4,民数记14:10,如果不把神的先知当作先知,会被他们指控为亵渎神的。所以,他们在这里遇到一个难题,他们想:「如果我们说它是从天上来的,那么,我们就没有借口不相信他。如果我们说它是从人间来的,他们就会用石头打死我们。」

现在,你可以晓得这批群众的情绪是高涨的,对吗?但这个例子让你知道,就这批群众对耶稣所产生的短暂激情来看,他们是多么容易改变。所以他们不可以说出真相。那他们怎么做呢? 第7节他们『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不给答案。他们的职责,是在宗教的事情上,持守真实。他们不愿意回答问题,就是自我谴责。所以,他们说「我们不知道。」

这就引导我们来到最后一点:定罪。对抗导致反问,而最后是定罪。这是很悲哀、很悲哀的陈述之一。第8节, 『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甚么权柄做这些事。」』那真是可悲的。耶稣是在说,「我不会再告诉你们什么。就这样了。」

耶稣教训众人,向他们传福音,但他对宗教领袖完全没话说。他们知道约翰的服事。他们知道耶稣宣称他是从神来的,他们知道约翰也一样。约翰和耶稣是密不可分的。你选择一个,就是选择两个。把珍珠丢在猪前,是没有意义的。他们故意拒绝所有的亮光,因此没有理由给他们更多。这是对以色列宗教领袖的审判。

后来,路加福音22:66说,「天一亮,民间的众长老连祭司长带文士都聚会。」你看,又是他们,又是同一批人。后来,他们『把耶稣带到他们的公会里,说:「你若是基督,就告诉我们。」耶稣说:「我若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信;我若问你们,你们也不回答。从今以后,人子要坐在神权能的右边。」』剩下来要对你们做的,就是审判。『他们都说:「这样,你是神的儿子吗?」』最后,耶稣说的就是这一句:「你们所说的是。」他们怎样回应?『他们说:「何必再用见证呢?他亲口所说的,我们都亲自听见了。」』

把事情告诉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他们不信的心是那么刚硬。路加福音23:8说,「希律看见耶稣,就很欢喜;因为听见过他的事,久已想要见他,并且指望看他行一件神迹。」23:9说,「于是问他许多的话,耶稣却一言不答。」

希律自以为他是挺重要的人,但耶稣从来都不回答他问的任何问题。没有话可说。这就是审判。这就是创世纪6:3说的,「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神的忍耐有限,这就是尼希米记9:30节说的,「但你多年宽容他们,又用你的灵藉众先知劝戒他们,他们仍不听从,所以你将他们交在列国之民的手中。」

总有一天,神说, 「我跟你再也没话可说了。」以赛亚这样重申,以赛亚书63:10说,「他们竟悖逆,使主的圣灵担忧。他就转作他们的仇敌,亲自攻击他们。」耶利米书11章,有几节经文很相似,第7节说,「因为我将你们列祖从埃及地领出来的那日,直到今日,都是从早起来,切切诰诫他们说:『你们当听从我的话。』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接着,第11节,『所以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他们,是他们不能逃脱的。他们必向我哀求,我却不听。」』

你还记得路加福音19:41,『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

还是有怜悯、福音、信息给予百姓,在五旬节就有三千人相信耶稣,后来还有上千人相信。但是,对于那些宗教领袖来说,一切都结束了。甚至当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时候,他们都不会相信,反而捏造一个谎言来掩盖这件事情。

我认为,今天早上,在这样的一个会众当中,还是会有人像那些百姓一样,主仍然亲近着他们。还是会有人像那些领袖一样,福音的门永远向他们关闭。不要让主对你说「我再也没有话跟你说。」

今天早上,当我们来到十字架前,要确定你认识的这位被钉十字架的基督,是属于你个人的、与你有亲密关系,他不只是历史上的基督,他更是改变你生命的基督。

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我们的父啊,当我们在这最后的时刻,来到你的圣餐桌前,我们关心这里人的心灵和生命。愿意我们成为一群真正认识你的会众。宗教可以为那些假冒伪善者提供隐藏的地方,主啊,我们祈求你,将假冒伪善的心显明出来,好让与你没有良好关系的人活在恐惧中,知道结局将到,而你会说「我再也没有话对你说了」让他们在永恒的黑暗中。

在那样的事情发生之前,对于那些曾经反复听见,又不断抗拒的人,但愿今天就是他们真正悔改,接受福音的日子。

作为基督徒,当我们来到十字架前,愿我们知道,导致这些曾经一度貌似忠心的群众激动起来,大声呼叫,「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的这个仇恨,这个苦毒,是何等可怕。但愿我们知道,这是从来都没有成就过的最大的恩典。

神的儿子为我们的罪牺牲了,我们喜爱父神你借着他所成就的事。因此,我们怀着感恩和悔罪的心,来纪念他为我们所作的牺牲。阿们。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Don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