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而从钉死耶稣的那些人看来,整个事件被扭曲为一个邪恶的、延展的笑话。在他们看来,这的确是一个笑话,一场闹剧,耶稣就是这个笑话中被嘲弄的对象。这个笑话是甚么?这人是犹太人的王。这对他们而言太可笑了。要记得,当耶稣被逮捕时,他已经被剥夺了自由;当耶稣被不公平地定罪时,他已经被剥夺了权利;当耶稣的朋友全都弃绝他时,他已经没有了朋友;他也被剥夺了职分。他已经被剥夺了衣服,只剩下腰布;但这还不够。他们马上要剥夺他的生命,但在这过程中,他们想确保也剥夺耶稣的尊严,以及剥夺他仍然可能得到的尊敬。所以,处决耶稣被设计成一个大大的笑话——一个闹剧式的讽刺剧。这是一个君王?路加对钉十字架说得很少,但是他却用了很多词来形容当时在那里的人的态度,比如鄙视、冷笑、嘲弄、挖苦,所有都针对犹太人的这个可笑君王。很明显地,钉死耶稣的这些人所认为很滑稽、很好笑的事情,从神的角度来看其实是极为严肃的。犹太人加入了这场闹剧式的游戏中,将耶稣当作他们挖苦和嘲笑的对象,或许是为了舒缓他们的罪疚感。而当然,罗马兵丁们加入这场闹剧式的游戏中,将耶稣当作他们的对象,或许是为了解闷。但是路加为我们描绘了髑髅地的闹剧。这些人会是何等错误?他们所知的会是何等远离现实?

让我们听听路加所写的,从路加福音23:33开始:「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兵丁就拈阄分他的衣服。百姓站在那里观看。官府也嗤笑他,说:『他救了别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兵丁也戏弄他,上前拿醋送给他喝,说:『你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在耶稣以上有一个牌子写着:『这是犹太人的王。』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笑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这里有三个动作:嗤笑、戏弄和恶骂。这三个动作为我们界定了群众的态度,包括犹太人和罗马人,他们都在嘲笑耶稣。有三句话加强了这三个动作的意图;这是三句卑劣、尖刻而讽刺的话。「他救了别人,难道不能救自己吗?」「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所有都是为了讽刺挂在他头上的这个可笑的声称:「这是犹太人的王。」

实际上,不仅是他们的讥讽使得这个事件成为一场闹剧。他们还很认真地筹划了这场闹剧。他们为耶稣加冕,就像一个君王在百姓之上加冕一样,只不过耶稣的加冕是在十字架上。他们在他头上放了一顶冠冕。不是黄金冠,而是荆棘冠,扎进耶稣的额头,使血流到脸上。恶毒的是,他们已经将一个贼钉在右边,一个贼钉在左边。这是要模仿一个君王,拥有左丞右相,就是朝廷中第二高贵和第三高贵的人物。因此他们放了两个犯人,在这个君王的左右,仿佛他们是这个君王最受尊敬的大臣;然后他们给他所模拟的王室葡萄酒,好像在尽他们的职责来服事君王的需要。这场闹剧也不仅仅是从那里开始。耶稣早已戴了好一阵的荆棘冠;而更早些时候,当耶稣在彼拉多的审判厅中时,他们已经为耶稣穿了一件模拟的华丽衣服——为他穿了一件模拟的华丽衣服——然后,他们也将一把权杖放在他的手上,其实就是一只苇子;然后他们拥他为王,再拿走苇子,用苇子打耶稣的头;又向他吐唾沫,以表明他们对耶稣是君王这一观念表示轻蔑。

整个笑话真的是从那里开始的,然后这个笑话开始升级;罗马人真的将之变成了一个成熟的、闹剧式的情节剧;而这场剧的标题就是:「这是犹太人的王。」多么可笑啊。犹太人觉得可笑。保罗说,对犹太人来说,十字架是一个绊脚石。他们的弥赛亚、神的儿子,绝不可能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将耶稣视为他们的王、他们的弥赛亚是一个笑话——一个被钉十字架的人,而且钉死他的还是犹太人主要的敌人,就是这些外邦人、这些崇拜偶像的罗马人?对于罗马人而言,这同样可笑;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章中说罗马人看被钉死十字架的神是「愚拙」。不可相信。他声称自己是王,但他没有军队。他声称自己是王,但他没有随从。他声称自己是王,但他没有领土。他声称自己是王,但他连一个人都没有征服过。多么可笑。多么可笑。因此他们将这个笑话延展成为一个的模仿而这一切,不过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在这出他们的闹剧中,他们是如此残忍,以至于将这些挖苦的羞辱,全都当面给了被钉十字架的耶稣。我们在之前的经文中看到,这并非喜笑的时候。如果你回到第27节,他们跟随着耶稣在通往十字架的路上,百姓中有好些妇女,他们在为他号咷痛哭。她们是被雇用来的正式的、尽职的哀哭者;在类似这样的事件中,她们也一路走着。但是耶稣在第28节中转身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这不是喜笑的时候;事实上,这是哀哭的时候。但不是为我哭,而是为你们自己哭,因为你们已经拒绝了我,而神已经拒绝了你们。

你来到十字架面前的时候,最好带着正确的态度。你不会想因为嘲笑而自己付上永恒的代价。以钉十字架的野蛮特质而言,耶稣被钉,这就够了,本不应当在他痛苦地挂在那里时,还以羞辱增添伤害,还将钉十字架变成一个笑话来嘲弄他。现在让我们回到第33节。「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我还需要告诉你,当描述耶稣如何被钉十字架时,新约是极其精炼的吗?极其的精炼。这里只有三个希腊文单词。中文只有13个字:「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这么多。「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这么多。在马太福音中就这么多。在马可福音中就这么多。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也只有这么多。完全没有细节。完全没有。没有锤子,没有钉子,没有任何物质性的东西。只有13个字:「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为甚么没有对发生的事有进一步的解释呢?因为对于新约成书时代的所有读者来说,他们清楚地知道被钉十字架是怎么一回事。

钉十字架是很常见的。我们被告知,在基督时代以色列的土地上,有3万多的百姓被钉十字架。3万。罗马人总是在沿着公路的公共场所以及山上钉这些人十字架,以至于每个人都会看到反叛罗马的下场。他们很清楚地意识到钉十字架包括哪些事情。不需要描绘它,圣经作者也不需要描绘耶稣以及实际上他如何承受被钉十字架,因为那与其他人所承受的一样。尽管很明显,但我或许需要提醒你们,就是路加福音说「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他们对耶稣所做的,也正是对犯人所做的。所以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不是一种单独的经历。在古代世界,有成千上万的人被钉死十字架,一直到了公元3世纪或4世纪时宣布钉十字架是非法的为止。如果没有几十万人,也有几万人被钉十字架;无论方式如何,对于他们来说,钉十字架都是同样的事情。所以圣经并不关注于为我们描述钉十字架实际上的物质因素的细节,因为这并不是关键所在,而且这对于当时的每个人而言都是很熟悉的。

十字架刑罚实际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0年,即公元前第6世纪。该刑罚可能是波斯人发明的。大流士王钉死了3千名巴比伦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读到钉十字架。亚历山大大帝在伟大的希腊帝国时代,钉死2千名推罗城的公民,报复他们对待他的方式,并且将他们沿着海岸挂在十字架上,以便每个人都能看到。大约公元前100年,亚历山大·占纽尔钉死了8百名法利赛人,并且让他们的妻儿看着他们被钉。公元前63年,罗马人掌权;他们开始广泛地使用钉十字架刑罚,并且完善它,使它成为一种折磨的技艺。公元70年,罗马人征服以色列,毁坏圣殿,并且屠杀犹太人;史学家说,提图斯皇帝用了太多的十字架来钉死犹太人,以至于木材不够用。钉十字架是非常常见的,不需要解释。但是犹太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的弥赛亚竟然会被钉十字架。弥赛亚来是要做征服者的,而不是做被征服者的。而且尤其是他被钉十字架,竟然还被以色列的领袖所拒绝,然后被拜偶像的外邦罗马人所处决。这不是他们的弥赛亚,这不过是撒但的一个代理人,他透过撒但的能力做事,然后就像成千上万的其他恶棍、为非作歹之人和普通罪犯一样很普通地死去,因为十字架仅仅是为这些人而设的。

耶稣真是犹太人的王这一个想法实在太不可能了,以至于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绝对的笑话。顺便一提,这个笑话还持续到髑髅地的事件之后。我几次游览罗马城;当我能够这么做时,大竞技场附近的帕拉丁山总是吸引我爬上去,然后进入曾经的一个罗马士兵的卫兵室。在这个卫兵室中有一份古老的绘画,可以追溯到初代的时候。这副绘画被刻在一个石头中,画的是一个男人,身体被钉十字架,却有一个雄驴的头。在这个被钉十字架的驴头男人下方,有一个基督徒在跪拜;绘画上写着:「亚历山大敬拜他的神。」多大的笑话。一个被钉十字架的神,不过是敬拜一头驴而已。一个名叫游斯丁的基督教护教者,在他于公元 152年的辩护中,他总结了世界上的人对基督的看法;本质上, 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游斯丁写道:人们说,「我们的疯癫在于这件事,就是我们赋予一个被钉十字架的人的地位,竟然等同于那个不可改变的、永恒的造物主上帝的地位。」所以如果你认为一个被钉十字架的人是永恒的造物主上帝,你是一个蠢人,而这是一个笑话。对于谋杀耶稣的人来说,将耶稣视为不同于其他被钉十字架的人,这纯粹是精神错乱的想法。事实上,对于犹太人来说,耶稣被钉十字架恰恰印证了他不是弥赛亚的事实,因为申命记21:23说:「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

因此,任何被钉十字架的人都被予以轻蔑的对待,被予以鄙视的对待。钉十字架是留给最坏和最低下之人的,即那些社会上的贱民,那些被驱逐的人。因此,当他们来到十字架面前时,典型的反应就是嘲笑,而耶稣声称自己是神所膏抹的王和弥赛亚的想法,实在太可笑了——如此可笑,如此不寻常,如此荒唐,如此滑稽,以至于他们设法将整件事变成一个闹剧式的情节剧。对于他们来说,像耶稣这样的男人会自称为王,不过表明了他应属于给疯子所设的疯人院。然而,耶稣是王;有一个人认出了这个事实。来到第42节,那两个成为闹剧一部分的贼中,有一个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他能够看穿这个笑话。他能看穿这个闹剧、模仿秀、杂耍,从而看到真相。在此刻,耶稣看起来像愚蠢人的王子。这是一个多么错误的评估。回到第33节,「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我们并不是知道这是在甚么地方。有一个传统上的地点。有一个更当代的地点。有人讨论是在这里,在那里,或在另一个地点。我们不知道。新约也没有说这是一座山,完全没有;不过传统上,罗马人钉人十字架的方式就是将人钉在一个高的地方,以至于人们可以看见被钉十字架的人。

他们想要实现自己的意图,所以从传统上来说,这个地方被认为是某个高地上;这个地方之所以被称为髑髅地,或许是因为它的外形像一个头盖骨或者代表一个头盖骨。我们所知道的只有这些。我们知道它被称为髑髅地,就是亚兰文或希伯来文的各各他,或者是拉丁文的卡尔瓦利。有人说,它之所以称为髑髅地,是因为那些被钉十字架的人的头盖骨都放在那里。我不这么认为。我不认为犹太人会有一个专门放满头盖骨的地方。但有趣的是,这个名称与那儿发生的事情有触目惊心的联系:那就是死亡。「(他们)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四福音书中都是同样的描述。非常精炼。「他们」指的是罗马兵丁。你可以在马可福音15:16-24看到这一点。真正钉死耶稣的是罗马兵丁。按照马太福音27:34,在他们钉死耶稣之前,他们拿苦胆调和的酒给他喝。那是甚么东西?嗯,他们虽然残忍,但是还是有一点人的感情,所以他们会给即将要被钉死的人一点温和的镇静剂;或许不至于是要舒缓钉十字架的痛苦,而只是令犯人稍微镇静下来,这样兵丁就可以将他们钉在十字架上而不遭抵抗。兵丁其实并不需要令耶稣服用镇静剂,所以耶稣尝了以后,就不肯喝。

耶稣要完全清醒地面对十字架。他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不需要服用镇静剂。他要自愿地把他的双手放在那里,把他的双脚放在那里。我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他们钉耶稣十字架,而耶稣拒绝镇静剂,但是耶稣并非一个人被钉十字架。还有两个犯人一同被钉;有人认为这两个犯人是巴拉巴的同伙,因为巴拉巴既是一个杀人犯,也是一个叛乱者,而你无法一个人领导一场叛乱。而巴拉巴被释放了,因为照传统,在逾越节的时候要释放一个囚犯,而犹太百姓想要释放巴拉巴而不是耶稣。或许这两个就是巴拉巴的同伙,他们犯有叛乱罪。在圣经中,他们以几种方式被加以指控;既是犯人,也被称作强盗,所以我们无法确定。但是他们三个全以同样的方式被钉十字架。回到路加福音第23章,「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我想,有时候我们想要将耶稣从这个场景中抽离出来,但是我们不可以这么做。耶稣所经历的,这两个囚犯也正在经历。他们三个人全都受到完全一样的对待。他们三个全都以完全一样的方式被钉十字架,正如在他们之前和在他们之后的成千上万的人所遭受的一样。而我知道,当你读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你希望知道得更多一点,你也有权利知道更多。当犹太人读到这段话的原文时,他们理解这是何种场景;因为一直到公元4世纪,他们一直经历钉十字架的现实。

所以,或许我们要有一点小结,以便你能理解正在发生甚么;但是我希望你们记住的是,钉十字架的经历正发生在三个人身上、而非一个人,而钉十字架的经历也发生在之前和之后的成千上万的其他人身上。这些年来,对此有相当多的研究。许多对此有兴趣的人,他们从历史的角度、从圣经的角度、甚至从病理学的角度来看耶稣被钉十字架;这些研究从其他十字架刑罚或酷刑形式的历史中,来理解耶稣被钉十字架,又甚至在更现代的世界中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或许最简明、最有帮助的研究出现于1986年3月21日的《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如你们所知,这是一本享有盛誉的杂志。而这个关于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专门研究,是明尼苏达州罗契斯特市梅奥诊所的病理学部所作,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机构。他们根据四福音书精确的陈述、准确的历史文献以及他们的病理学和医学知识,写出一篇非常有帮助的文章;你或许可以自己找来读。在1986年3月21日的《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

他们的全部研究包括这个事实,就是每个被钉十字架的人都在被钉之前受过鞭打。这总是难免的。用皮编成皮鞭,皮鞭上还带有金属和羊骨,或者是某种其他动物的骨头;这样的鞭子是用来鞭打犯人的,从颈项的底部一直打到膝盖的背后。在犯人被鞭笞的时候,他的手臂是伸开来,绑在一根杆上。他是处于一个下垂的姿势。罗马的两个执法官轮流鞭打犯人。我们不知道是否他们会跟从犹太人的规定,就是不会鞭打超过40下。我们不知道犯人会遭受多少下的鞭打。没有甚么证据可以表明。但是鞭打的结果就是,骨头和金属会嵌入肉的里面,深深地碾碎、撕裂皮下组织和肌肉组织。随之而来的就是疼痛、失血和循环性休克。这三个犯人全都受了这种对待。或许耶稣的痛苦更加剧烈,因为经文记载说当他们将耶稣鞭打之后、从审判庭带回来的时候,他们给他穿了件袍子。这可能是一件硬皮的旧袍子,由羊毛制成;这将会搅动和刺激耶稣开裂的伤口。然后他们给耶稣的头上塞了一顶荆棘冠,用棍子打他的头,向他吐唾沫;然后又剥了给他穿的袍子,这又会再次搅动并撕扯伤口。这会造成剧烈的疼痛、失血以及滴血汗,使得皮肤变得高度敏感。缺乏睡眠、缺乏食物、缺乏水之余,又加上这一切;然后才将这三个人钉十字架。

罗马人并没有发明十字架刑罚,但是他们完善了这个刑罚。它是一种卑贱的死刑,带来的却是最大的痛苦。受此刑罚者要背着十字架,或许是各自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这个十字架跨过他们的颈背与双肩,双臂绑在十字架上。耶稣获得了帮助,因为很明显他走得不够快,也或许是其他某种动机。所以古利奈人西门被叫来背耶稣的十字架;有可能是西门将十字架从耶稣双肩上取下来,帮他背,也有可能实际上是耶稣自己背着整个十字架,西门抬着敲击着铺路石的十字架末端,——因为路加说西门背十字架跟着耶稣。到达了钉十字架的地方,会有耶稣曾拒绝的镇静剂提供给受刑者,然后他们会被扔到地上,背靠着地。十字架放在他们双肩底下,而后他们的双臂被钉在十字架上。罗马人用的是钉子。考古学家已经发现公元1世纪甚至更早的受十字架刑罚之人的遗骨,发现钉子是一头逐渐变尖的铁钉,长5-7英寸,方形直径差不多半寸。钉子直穿入手腕,而不是手掌,这样钉子才能够承受身体下垂时的全部重量。所以,这三人都背躺在地上,要被这种方形大铁钉直穿入手腕地钉在十字架上。

然后,被钉住的受刑者被抬起来,十字架被固定在一个水平的柱上。接着是钉双脚,需要弯曲膝盖。双脚是用一个钉子钉上的,双脚迭起来,以至于受刑者能够把自己向上推来呼吸,吸气、呼气的时候,伤口也同样挪移着。或者是拉着手腕,或者是推着双脚,受刑者总要拉扯伤口。顺带一提的是,下垂的状况和弯曲的膝盖会严重到令你无法以那样的姿势呼吸。兵丁可以打断犯人的腿,让他在几分钟内死去。如果他们打断了犯人的腿,他们就无法向上推,这样就会因为无法呼吸而在几分钟内死去。为了要活下来,受刑人得推拉着伤口。虫子会钻进伤口、眼睛、耳朵和鼻子。猛禽会撕裂身上洞开的位置。顺带一提的是,被钉十字架的人必死无疑。

当几小时或几天后罗马人认为犯人应该死了的时候,为了确认他真的死了,会用枪扎尸体,准确地扎在心脏的位置;正如圣经所述,血和水就会流出来,表明犯人真的死了。顺便一提的是,所有罗马士兵都被教导人体解剖构造上最准确的位置,以便能扎得准。如果他们是士兵,他们也就是杀手。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每次努力呼吸,就意味着他必须拉或推自己;这会令开放的伤口摩擦粗糙的十字架,然后使得那些伤口撕裂得更厉害。手腕上的钉子会碾碎或割断大的感知正确运动的正中神经;而当神经被破坏、被刺穿时,钻心的疼痛是无法抑止的。双脚上的钉子很可能同样导致刺穿腓深神经与足底神经。所以通过你的双脚和双手,你会产生强烈的、无法抑止的神经疼痛。身体的重量全在上面实在痛苦难忍,折磨人的钻心之痛,在挣扎中推拉自己,呼吸又很短浅。你得不到足够的氧气,那么你会怎样呢?手足抽搐,肌肉痉挛。除此之外,还会出现脱水,心律失常,充血性心力衰竭和胸腔积液。我们甚至无法理解这一切究竟是多么的痛苦。有一个词可以来形容:痛不欲生。痛不欲生。在英文中这是我们所知用来形容痛苦的最极端的一个词,这个词来自一个拉丁文词,意思是「由十字架而来」。「由十字架而来」。这是三个人的经验,三个人;不过对于三个人中的一个人而言,这是他的命运。但不仅是他的命运,也是我们的命运。

犹太人本该知道;这绝不会证明耶稣不是他们的弥赛亚,反而会证明相反的道理,那就是恰恰证明了耶稣是弥赛亚。请看诗篇第22篇。让我们回到1000年前,诗篇第22篇;回到1000年前大卫的年代。那时无人见过钉十字架。钉十字架直到基督之前的500年才出现。诗篇第22篇是1000年前写的。诗篇22:12:「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这是甚么意思?这是甚么意思?巴珊原本是亚摩利人的地——亚摩利人的地在约旦河东岸、黑门山的南部——一直通到以色列的北部;这是一块美丽、繁茂的土地。黑门山的积雪从北部送来大量的水。那里有得到良好灌溉的牧场。因此,这里是饲养牲畜的土地。巨大强壮的公牛在巴珊地上成长。阿摩司书4:1说这是一块母牛的土地,在这里如果你有公牛,你就有母牛;所以这是一块富庶的肥沃之地。这里一度是亚摩利人的领土,但是上帝将它给了以色列人。这块地代表着有力和强壮,所以它是犹太人的象征,象征着有力、富庶、得到很好喂养、得到很好灌溉的犹太人。诗篇说它们围绕我,它们四面困住我。它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这是仇恨、憎恶和敌意,也恰恰是那些得到很好喂养、富庶的以色列领袖在十字架前围绕着耶稣时,对耶稣所做的。

然后诗人开始描述钉十字架是甚么,即便还没有人看见过这种刑罚。「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镕化。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哇!「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弟兄姊妹,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在髑髅地所发生的事正是上帝要实现1000年以前的预言。300年以后的公元前700年,来了一位先知名叫以赛亚;在以赛亚书第53章这一个伟大的章节中,没有人看过十字架以先,以赛亚就在他的预言中描绘了钉十字架。以赛亚在以赛亚书53:5中说:「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在下一节中以赛亚说:「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一千多年前的一个诗篇作者说他将会被刺。700年前,先知以赛亚说他将会被刺,不是为他自己的过犯,而是为我们的过犯。弟兄姊妹,在这里你能看到,是甚么使得耶稣与其他两名被钉十字架的犯人有所分别。那两名犯人是为他们自己的过犯被刺,而耶稣则是为我们的过犯被刺。

耶稣所受身体的苦难并不独特;独特的是这些苦难所成就的事情。150年之后,仍然是在犹太人见过十字架刑罚之前,有另一个先知名叫撒迦利亚。撒迦利亚预言未来的日子,在撒迦利亚书12:10以下的经文中说「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当他们扎他时,他们曾经喜笑;但是当他们回头看自己所做的,他们将要哀哭。大卫预言了耶稣的受害。以赛亚预言了耶稣的受害。十字架事件前的550年,撒迦利亚预言了耶稣的受害,也预言了将来会有某个时候,犹太人将会回头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弥赛亚将要被刺?十字架刑罚当时还不存在。这就成了耶稣弥赛亚身份的标志。请听启示录1:7:「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谁是那要刺他的人?犹太人。有一天他们要仰望他们所刺的那一位,所以他们刺他,他们也刺那一左一右的贼。两个贼被刺是为自己的过犯,而耶稣被刺是为我们的过犯。独特的并非耶稣被钉十字架的那些物质因素。那些并不独特。独特的是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目的和成就。的确,他是被咒诅的,但是他是为了我们成为咒诅。的确,他被刺了,但是他是为我们的过犯被刺。这在希腊人为愚拙。这在犹太人为绊脚石,而且他们将它变成一个笑话,一个闹剧,一个嘲弄。

将来的某天,犹太人将会以不同的眼光看这件事。他们不再会喜笑。他们将要哀哭。一旦耶稣死去,犹太人设法撒谎,并贿赂罗马兵丁就复活的事情撒谎,因为他们必须合理化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必须继续耶稣是王的这个笑话。他们必须继续这么做。所以即便在耶稣走了,即便在耶稣死了,他们还否认他的复活;在他升天了,他们还是要继续这个闹剧。猜猜看发生了甚么?公元70年,闹剧停止了,严肃而致命地停止了。你或许不会笑话十字架,你或许不会将它看为闹剧。或许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我敢保证,大多数人都没有非常认真地对待它。十字架有多严肃?除非你拥抱耶稣为你的主和救主,并相信他在十字架上的牺牲是为了偿还你的罪所欠下的刑罚;否则就没有救赎,没有赦免,也没有天堂。你要么认真地对待十字架,要么你就变成了永恒的悲剧。下一次我们要更细致地看这一幕闹剧。如我所说,大多数人或许并不会笑话十字架。笑话十字架是极大的亵渎;当你读福音书的记载时,你发现路加对于耶稣实际上如何被钉十字架几乎甚么都没有说,这实在令人惊讶;就在那里,他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但是路加在此的所有词汇都与人们的态度有关,因为路加正在为我们描绘犹太人最终的背叛,这种使神的儿子变为笑话的亵渎的恐怖。这里也谈及神的恩典的议题,因为就是在十字架上,在这场闹剧的中间,耶稣说「父啊!」——甚么?「赦免他们。」还有甚么恩典比在此所证明的更大?我相信你们对十字架的看法是正确的那种,是救赎的那种。

天父,差遣我们走当走的路。主啊,带一些人进入祷告内室,因为你渴望来到我们当中。高举你的儿子。奉他名祷告。阿们。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Since 1969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Since 1969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Since 1969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Since 1969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Since 1969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