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如果可以的話,請打開你的聖經到路加福音第23章。路加福音第23章。我想我得解釋一下這段信息的標題。毫無疑問地,當你看今天的簡報,你看到的標題是「髑髏地的喜劇」,你會感到震驚。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想法。這是一個不敬的觀念。事實上,表面看來,這個想法是很殘忍的,而且將髑髏地看爲喜劇會是很褻瀆的。當然,你從未這麼想過。當你想到髑髏地,你會想到它的恐怖,它的殘忍,它的痛苦。你不會將它看爲一場喜劇,你也不該將它看爲一場喜劇。我也不會將它看爲一場喜劇。但是當髑髏地的事件發生時,參與其中的人將它變爲一場喜劇。對他們而言,髑髏地是一個笑話。詞典上對喜劇的經典定義是「一個可笑的、滑稽的事件」。這來自韋伯斯特詞典。如果你想要爲喜劇的定義找一個同義詞,這個同義詞可能是諷刺文學、鬧劇、模仿秀、諷刺小品、雜耍,或者你只是把它叫做一個笑話,一個延展的笑話。

而從釘死耶穌的那些人看來,整個事件被扭曲爲一個邪惡的、延展的笑話。在他們看來,這的確是一個笑話,一場喜劇,耶穌就是這個笑話中被嘲弄的對象。這個笑話是甚麼?這人是猶太人的王。這對他們而言太可笑了。要記得,當耶穌被逮捕時,他已經被剝奪了自由;當耶穌被不公平地定罪時,他已經被剝奪了權利;當耶穌的朋友全都棄絕他時,他已經沒有了朋友;他也被剝奪了職分。他已經被剝奪了衣服,只剩下腰布;但這還不夠。他們馬上要剝奪他的生命,但在這過程中,他們想確保也剝奪耶穌的尊嚴,以及剝奪他仍然可能得到的尊敬。所以,處決耶穌被設計成一個大大的笑話——一個喜劇式的諷刺劇。這是一個君王?路加對釘十字架說得很少,但是他卻用了很多詞來形容當時在那裏的人的態度,比如鄙視、冷笑、嘲弄、挖苦,所有都針對猶太人的這個可笑君王。很明顯地,釘死耶穌的這些人所認爲很滑稽、很好笑的事情,從神的角度來看其實是極爲嚴肅的。猶太人加入了這場喜劇式的遊戲中,將耶穌當作他們挖苦和嘲笑的對象,或許是爲了舒緩他們的罪疚感。而當然,羅馬兵丁們加入這場喜劇式的遊戲中,將耶穌當作他們的對象,或許是爲了解悶。但是路加爲我們描繪了髑髏地的喜劇。這些人會是何等錯誤?他們所知的會是何等遠離現實?

讓我們聽聽路加所寫的,從路加福音23:33開始:「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百姓站在那裏觀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吧!』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寫着:『這是猶太人的王。』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笑他,說:『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這裏有三個動作:嗤笑、戲弄和惡罵。這三個動作爲我們界定了羣衆的態度,包括猶太人和羅馬人,他們都在嘲笑耶穌。有三句話加強了這三個動作的意圖;這是三句卑劣、尖刻而諷刺的話。「他救了別人,難道不能救自己嗎?」「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所有都是爲了諷刺掛在他頭上的這個可笑的聲稱:「這是猶太人的王。」

實際上,不僅是他們的譏諷使得這個事件成爲一場喜劇。他們還很認真地籌劃了這場喜劇。他們爲耶穌加冕,就像一個君王在百姓之上加冕一樣,只不過耶穌的加冕是在十字架上。他們在他頭上放了一頂冠冕。不是黃金冠,而是荊棘冠,扎進耶穌的額頭,使血留到臉上。惡毒的是,他們已經將一個賊釘在右邊,一個賊釘在左邊。這是要模仿一個君王,擁有左丞右相,就是朝廷中第二高貴和第三高貴的人物。因此他們放了兩個犯人,在這個君王的左右,彷彿他們是這個君王最受尊敬的大臣;然後他們給他所模擬的王室葡萄酒,好像在盡他們的職責來服事君王的需要。這場喜劇也不僅僅是從那裏開始。耶穌早已戴了好一陣的荊棘冠;而更早些時候,當耶穌在彼拉多的審判廳中時,他們已經爲耶穌穿了一件模擬的華麗衣服——爲他穿了一件模擬的華麗衣服——然後,他們也將一把權杖放在他的手上,其實就是一隻葦子;然後他們擁他爲王,再拿走葦子,用葦子打耶穌的頭;又向他吐唾沫,以表明他們對耶穌是君王這一觀念表示輕蔑。

整個笑話真的是從那裏開始的,然後這個笑話開始升級;羅馬人真的將之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喜劇式的情節劇;而這場劇的標題就是:「這是猶太人的王。」多麼可笑啊。猶太人覺得可笑。保羅說,對猶太人來說,十字架是一個絆腳石。他們的彌賽亞、神的兒子,絕不可能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將耶穌視爲他們的王、他們的彌賽亞是一個笑話——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人,而且釘死他的還是猶太人主要的敵人,就是這些外邦人、這些崇拜偶像的羅馬人?對於羅馬人而言,這同樣可笑;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1章中說羅馬人看被釘死十字架的神是「愚拙」。不可相信。他聲稱自己是王,但他沒有軍隊。他聲稱自己是王,但他沒有隨從。他聲稱自己是王,但他沒有領土。他聲稱自己是王,但他連一個人都沒有征服過。多麼可笑。多麼可笑。因此他們將這個笑話延展成爲一個的模仿而這一切,不過就是一個大大的笑話。在這齣他們的喜劇中,他們是如此殘忍,以至於將這些挖苦的羞辱,全都當面給了被釘十字架的耶穌。我們在之前的經文中看到,這並非喜笑的時候。如果你回到第27節,他們跟隨着耶穌在通往十字架的路上,百姓中有好些婦女,他們在爲他號咷痛哭。她們是被僱用來的正式的、盡職的哀哭者;在類似這樣的事件中,她們也一路走着。但是耶穌在第28節中轉身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這不是喜笑的時候;事實上,這是哀哭的時候。但不是爲我哭,而是爲你們自己哭,因爲你們已經拒絕了我,而神已經拒絕了你們。

你來到十字架面前的時候,最好帶着正確的態度。你不會想要嘲笑自己永遠的損失。以釘十字架的野蠻特質而言,耶穌被釘,這就夠了,本不應當在他痛苦地掛在那裏時,還以羞辱增添傷害,還將釘十字架變成一個笑話來嘲弄他。現在讓我們回到第33節。「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我還需要告訴你,當描述耶穌如何被釘十字架時,新約是極其精煉的嗎?極其的精煉。這裏只有三個希臘文單詞。中文只有13個字:「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就這麼多。「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就這麼多。在馬太福音中就這麼多。在馬可福音中就這麼多。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也只有這麼多。完全沒有細節。完全沒有。沒有錘子,沒有釘子,沒有任何物質性的東西。只有13個字:「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爲甚麼沒有對發生的事有進一步的解釋呢?因爲對於新約成書時代的所有讀者來說,他們清楚地知道被釘十字架是怎麼一回事。

釘十字架是很常見的。我們被告知,在基督時代以色列的土地上,有3萬多的百姓被釘十字架。3萬。羅馬人總是在沿着公路的公共場所以及山上釘這些人十字架,以至於每個人都會看到反叛羅馬的下場。他們很清楚地意識到釘十字架包括哪些事情。不需要描繪它,聖經作者也不需要描繪耶穌以及實際上他如何承受被釘十字架,因爲那與其他人所承受的一樣。儘管很明顯,但我或許需要提醒你們,就是路加福音說「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他們對耶穌所做的,也正是對犯人所做的。所以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對他來說,無論如何都不是一種單獨的經歷。在古代世界,有成千上萬的人被釘死十字架,一直到了公元3世紀或4世紀時宣佈釘十字架是非法的爲止。如果不是成百上千的人,成千上萬的人,他們被釘十字架;無論方式如何,對於他們來說,釘十字架都是同樣的事情。所以聖經並不關注於爲我們描述釘十字架實際上的物質因素的細節,因爲這並不是關鍵所在,而且這對於當時的每個人而言都是很熟悉的。

十字架刑罰實際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0年,即公元前第6世紀。該刑罰可能是波斯人發明的。大流士王釘死了3千名巴比倫人。這是我們第一次讀到釘十字架。亞歷山大大帝在偉大的希臘帝國時代,釘死2千名推羅城的公民,報復他們對待他的方式,並且將他們沿着海岸掛在十字架上,以便每個人都能看到。大約公元前100年,亞歷山大·占紐爾釘死了8百名法利賽人,並且讓他們的妻兒看着他們被釘。公元前63年,羅馬人掌權;他們開始廣泛地使用釘十字架刑罰,並且完善它,使它成爲一種折磨的技藝。公元70年,羅馬人征服以色列,毀壞聖殿,並且屠殺猶太人;史學家說,提圖斯皇帝用了太多的十字架來釘死猶太人,以至於木材不夠用。釘十字架是非常常見的,不需要解釋。但是猶太人無法理解的是,他們的彌賽亞竟然會被釘十字架。彌賽亞來是要做征服者的,而不是做被征服者的。而且尤其是他被釘十字架,竟然還被以色列的領袖所拒絕,然後被拜偶像的外邦羅馬人所處決。這不是他們的彌賽亞,這不過是撒但的一個代理人,他透過撒但的能力做事,然後就像成千上萬的其他惡棍、爲非作歹之人和普通罪犯一樣很普通地死去,因爲十字架僅僅是爲這些人而設的。

耶穌真是猶太人的王這一個想法實在太不可能了,以至於對他們而言,這是一個絕對的笑話。順便一提,這個笑話還持續到髑髏地的事件之後。我幾次遊覽羅馬城;當我能夠這麼做時,大競技場附近的帕拉丁山總是吸引我爬上去,然後進入曾經的一個羅馬士兵的衛兵室。在這個衛兵室中有一份古老的繪畫,可以追溯到初代的時候。這副繪畫被刻在一個石頭中,畫的是一個男人,身體被釘十字架,卻有一個雄驢的頭。在這個被釘十字架的驢頭男人下方,有一個基督徒在跪拜;繪畫上寫着:「亞歷山大敬拜他的神。」多大的笑話。一個被釘十字架的神,不過是敬拜一頭驢而已。一個名叫遊斯丁的基督教護教者,在他於公元 152年的辯護中,他總結了世界上的人對基督的看法;本質上, 他們認爲這是一個笑話。遊斯丁寫道:人們說,「我們的瘋癲在於這件事,就是我們賦予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人的地位,竟然等同於那個不可改變的、永恆的造物主上帝的地位。」所以如果你認爲一個被釘十字架的人是永恆的造物主上帝,你是一個蠢人,而這是一個笑話。對於謀殺耶穌的人來說,將耶穌視爲不同於其他被釘十字架的人,這純粹是精神錯亂的想法。事實上,對於猶太人來說,耶穌被釘十字架恰恰印證了他不是彌賽亞的事實,因爲申命記21:23說:「被掛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詛的。」

因此,任何被釘十字架的人都被予以輕蔑的對待,被予以鄙視的對待。釘十字架是留給最壞和最低下之人的,即那些社會上的賤民,那些被驅逐的人。因此,當他們來到十字架面前時,典型的反應就是嘲笑,而耶穌聲稱自己是神所膏抹的王和彌賽亞的想法,實在太可笑了——如此可笑,如此不尋常,如此荒唐,如此滑稽,以至於他們設法將整件事變成一個喜劇式的情節劇。對於他們來說,像耶穌這樣的男人會自稱爲王,不過表明了他應屬於給瘋子所設的瘋人院。然而,耶穌是王;有一個人認出了這個事實。來到第42節,那兩個成爲喜劇一部分的賊中,有一個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他能夠看穿這個笑話。他能看穿這個鬧劇、模仿秀、雜耍,從而看到真相。在此刻,耶穌看起來像愚蠢人的王子。這是一個多麼錯誤的評估。回到第33節,「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我們並不是知道這是在甚麼地方。有一個傳統上的地點。有一個更當代的地點。有人討論是在這裏,在那裏,或在另一個地點。我們不知道。新約也沒有說這是一座山,完全沒有;不過傳統上,羅馬人釘人十字架的方式就是將人釘在一個高的地方,以至於人們可以看見被釘十字架的人。

他們想要實現自己的意圖,所以從傳統上來說,這個地方被認爲是某個高地上;這個地方之所以被稱爲髑髏地,或許是因爲它的外形像一個頭蓋骨或者代表一個頭蓋骨。我們所知道的只有這些。我們知道它被稱爲髑髏地,就是亞蘭文或希伯來文的各各他,或者是拉丁文的卡爾瓦利。有人說,它之所以稱爲髑髏地,是因爲那些被釘十字架的人的頭蓋骨都放在那裏。我不這麼認爲。我不認爲猶太人會有一個專門放滿頭蓋骨的地方。但有趣的是,這個名稱與那兒發生的事情有觸目驚心的聯繫:那就是死亡。「(他們)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四福音書中都是同樣的描述。非常精煉。「他們」指的是羅馬兵丁。你可以在馬可福音15:16-24看到這一點。真正釘死耶穌的是羅馬兵丁。按照馬太福音27:34,在他們釘死耶穌之前,他們拿苦膽調和的酒給他喝。那是甚麼東西?嗯,他們雖然殘忍,但是還是有一點人的感情,所以他們會給即將要被釘死的人一點溫和的鎮靜劑;或許不至於是要舒緩釘十字架的痛苦,而只是令犯人稍微鎮靜下來,這樣兵丁就可以將他們釘在十字架上而不遭抵抗。兵丁其實並不需要令耶穌服用鎮靜劑,所以耶穌嘗了以後,就不肯喝。

耶穌要完全清醒地面對十字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不需要服用鎮靜劑。他要自願地把他的雙手放在那裏,把他的雙腳放在那裏。我們所知道的就是這些。他們釘耶穌十字架,而耶穌拒絕鎮靜劑,但是耶穌並非一個人被釘十字架。還有兩個犯人一同被釘;有人認爲這兩個犯人是巴拉巴的同夥,因爲巴拉巴既是一個殺人犯,也是一個叛亂者,而你無法一個人領導一場叛亂。而巴拉巴被釋放了,因爲照傳統,在逾越節的時候要釋放一個囚犯,而猶太百姓想要釋放巴拉巴而不是耶穌。或許這兩個就是巴拉巴的同夥,他們犯有叛亂罪。在聖經中,他們以幾種方式被加以指控;既是犯人,也被稱作強盜,所以我們無法確定。但是他們三個全以同樣的方式被釘十字架。回到路加福音第23章,「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我想,有時候我們想要將耶穌從這個場景中抽離出來,但是我們不可以這麼做。耶穌所經歷的,這兩個囚犯也正在經歷。他們三個人全都受到完全一樣的對待。他們三個全都以完全一樣的方式被釘十字架,正如在他們之前和在他們之後的成千上萬的人所遭受的一樣。而我知道,當你讀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你希望知道得更多一點,你也有權利知道更多。當猶太人讀到這段話的原文時,他們理解這是何種場景;因爲一直到公元4世紀,他們一直經歷釘十字架的現實。

所以,或許我們要有一點小結,以便你能理解正在發生甚麼;但是我希望你們記住的是,釘十字架的經歷正發生在三個人身上、而非一個人,而釘十字架的經歷也發生在之前和之後的成千上萬的其他人身上。這些年來,對此有相當多的研究。許多對此有興趣的人,他們從歷史的角度、從聖經的角度、甚至從病理學的角度來看耶穌被釘十字架;這些研究從其他十字架刑罰或酷刑形式的歷史中,來理解耶穌被釘十字架,又甚至在更現代的世界中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或許最簡明、最有幫助的研究出現於1986年3月21日的《美國醫學協會雜誌》上;如你們所知,這是一本享有盛譽的雜誌。而這個關於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專門研究,是明尼蘇達州羅契斯特市梅奧診所的病理學部所作,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構。他們根據四福音書精確的陳述、準確的歷史文獻以及他們的病理學和醫學知識,寫出一篇非常有幫助的文章;你或許可以自己找來讀。在1986年3月21日的《美國醫學協會雜誌》上。

他們的全部研究包括這個事實,就是每個被釘十字架的人都在被釘之前受過鞭打。這總是難免的。用皮編成皮鞭,皮鞭上還帶有金屬和羊骨,或者是某種其他動物的骨頭;這樣的鞭子是用來鞭打犯人的,從頸項的底部一直打到膝蓋的背後。在犯人被鞭笞的時候,他的手臂是伸開來,綁在一根杆上。他是處於一個下垂的姿勢。羅馬的兩個執法官輪流鞭打犯人。我們不知道是否他們會跟從猶太人的規定,就是不會鞭打超過40下。我們不知道犯人會遭受多少下的鞭打。沒有甚麼證據可以表明。但是鞭打的結果就是,骨頭和金屬會嵌入肉的裏面,深深地碾碎、撕裂皮下組織和肌肉組織。隨之而來的就是疼痛、失血和循環性休克。這三個犯人全都受了這種對待。或許耶穌的痛苦更加劇烈,因爲經文記載說當他們將耶穌鞭打之後、從審判庭帶回來的時候,他們給他穿了件袍子。這可能是一件硬皮的舊袍子,由羊毛製成;這將會攪動和刺激耶穌開裂的傷口。然後他們給耶穌的頭上塞了一頂荊棘冠,用棍子打他的頭,向他吐唾沫;然後又剝了給他穿的袍子,這又會再次攪動並撕扯傷口。這會造成劇烈的疼痛、失血以及滴血汗,使得皮膚變得高度敏感。缺乏睡眠、缺乏食物、缺乏水之餘,又加上這一切;然後才將這三個人釘十字架。

羅馬人並沒有發明十字架刑罰,但是他們完善了這個刑罰。它是一種卑賤的死刑,帶來的卻是最大的痛苦。受此刑罰者要背着十字架,或許是各自背着自己的十字架;這個十字架跨過他們的頸背與雙肩,雙臂綁在十字架上。耶穌獲得了幫助,因爲很明顯他走得不夠快,也或許是其他某種動機。所以古利奈人西門被叫來背耶穌的十字架;有可能是西門將十字架從耶穌雙肩上取下來,幫他背,也有可能實際上是耶穌自己背着整個十字架,西門擡着敲擊着鋪路石的十字架末端,——因爲路加說西門背十字架跟着耶穌。到達了釘十字架的地方,會有耶穌曾拒絕的鎮靜劑提供給受刑者,然後他們會被扔到地上,背靠着地。十字架放在他們雙肩底下,而後他們的雙臂被釘在十字架上。羅馬人用的是釘子。考古學家已經發現公元1世紀甚至更早的受十字架刑罰之人的遺骨,發現釘子是一頭逐漸變尖的鐵釘,長5-7英寸,方形直徑差不多半寸。釘子直穿入手腕,而不是手掌,這樣釘子才能夠承受身體下垂時的全部重量。所以,這三人都背躺在地上,要被這種方形大鐵釘直穿入手腕地釘在十字架上。

然後,被釘住的受刑者被擡起來,十字架被固定在一個水平的柱上。接着是釘雙腳,需要彎曲膝蓋。雙腳是用一個釘子釘上的,雙腳疊起來,以至於受刑者能夠把自己向上推來呼吸,吸氣、呼氣的時候,傷口也同樣挪移着。或者是拉着手腕,或者是推着雙腳,受刑者總要拉扯傷口。順帶一提的是,下垂的狀況和彎曲的膝蓋會嚴重到令你無法以那樣的姿勢呼吸。兵丁可以打斷犯人的腿,讓他在幾分鐘內死去。如果他們打斷了犯人的腿,他們就無法向上推,這樣就會因爲無法呼吸而在幾分鐘內死去。爲了要活下來,受刑人得推拉着傷口。蟲子會鑽進傷口、眼睛、耳朵和鼻子。猛禽會撕裂身上洞開的位置。順帶一提的是,被釘十字架的人必死無疑。

當幾小時或幾天後羅馬人認爲犯人應該死了的時候,爲了確認他真的死了,會用槍扎屍體,準確地扎在心臟的位置;正如聖經所述,血和水就會流出來,表明犯人真的死了。順便一提的是,所有羅馬士兵都被教導人體解剖構造上最準確的位置,以便能扎得準。如果他們是士兵,他們也就是殺手。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每次努力呼吸,就意味着他必須拉或推自己;這會令開放的傷口摩擦粗糙的十字架,然後使得那些傷口撕裂得更厲害。手腕上的釘子會碾碎或割斷大的感知正確運動的正中神經;而當神經被破壞、被刺穿時,鑽心的疼痛是無法抑止的。雙腳上的釘子很可能同樣導致刺穿腓深神經與足底神經。所以通過你的雙腳和雙手,你會產生強烈的、無法抑止的神經疼痛。身體的重量全在上面實在痛苦難忍,折磨人的鑽心之痛,在掙扎中推拉自己,呼吸又很短淺。你得不到足夠的氧氣,那麼你會怎樣呢?手足抽搐,肌肉痙攣。除此之外,還會出現脫水,心律失常,充血性心力衰竭和胸腔积液。我們甚至無法理解這一切究竟是多麼的痛苦。有一個詞可以來形容:痛不欲生。痛不欲生。在英文中這是我們所知用來形容痛苦的最極端的一個詞,這個詞來自一個拉丁文詞,意思是「由十字架而來」。「由十字架而來」。這是三個人的經驗,三個人;不過對於三個人中的一個人而言,這是他的命運。但不僅是他的命運,也是我們的命運。

猶太人本該知道;這絕不會證明耶穌不是他們的彌賽亞,反而會證明相反的道理,那就是恰恰證明了耶穌是彌賽亞。請看詩篇第22章。讓我們回到1000年前,詩篇第22章;回到1000年前大衛的年代。那時無人見過釘十字架。釘十字架直到基督之前的500年才出現。詩篇第22章是1000年前寫的。詩篇22:12:「有許多公牛圍繞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這是甚麼意思?這是甚麼意思?巴珊原本是亞摩利人的地——亞摩利人的地在約旦河東岸、黑門山的南部——一直通到以色列的北部;這是一塊美麗、繁茂的土地。黑門山的積雪從北部送來大量的水。那裏有得到良好灌溉的牧場。因此,這裏是飼養牲畜的土地。巨大強壯的公牛在巴珊地上成長。阿摩司書4:1說這是一塊母牛的土地,在這裏如果你有公牛,你就有母牛;所以這是一塊富庶的肥沃之地。這裏一度是亞摩利人的領土,但是上帝將它給了以色列人。這塊地代表着有力和強壯,所以它是猶太人的象徵,象徵着有力、富庶、得到很好餵養、得到很好灌溉的猶太人。詩篇說牠們圍繞我,牠們四面困住我。牠們向我張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這是仇恨、憎惡和敵意,也恰恰是那些得到很好餵養、富庶的以色列領袖在十字架前圍繞着耶穌時,對耶穌所做的。

然後詩人開始描述釘十字架是甚麼,即便還沒有人看見過這種刑罰。「我如水被倒出來;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心在我裏面如蠟鎔化。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犬類圍著我,惡黨環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哇!「我的骨頭,我都能數過;他們瞪著眼看我。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裏衣拈鬮。」弟兄姊妹,這一點也不令人驚訝。在髑髏地所發生的事正是上帝要實現1000年以前的預言。300年以後的公元前700年,來了一位先知名叫以賽亞;在以賽亞書第53章這一個偉大的章節中,沒有人看過十字架以先,以賽亞就在他的預言中描繪了釘十字架。以賽亞在以賽亞書53:5中說:「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在下一節中以賽亞說:「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一千多年前的一個詩篇作者說他將會被刺。700年前,先知以賽亞說他將會被刺,不是爲他自己的過犯,而是爲我們的過犯。弟兄姊妹,在這裏你能看到,是甚麼使得耶穌與其他兩名被釘十字架的犯人有所分別。那兩名犯人是爲他們自己的過犯被刺,而耶穌則是爲我們的過犯被刺。

耶穌所受身體的苦難並不獨特;獨特的是這些苦難所成就的事情。150年之後,仍然是在猶太人見過十字架刑罰之前,有另一個先知名叫撒迦利亞。撒迦利亞預言未來的日子,在撒迦利亞書12:10以下的經文中說「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當他們扎他時,他們曾經喜笑;但是當他們回頭看自己所做的,他們將要哀哭。大衛預言了耶穌的受害。以賽亞預言了耶穌的受害。十字架事件前的550年,撒迦利亞預言了耶穌的受害,也預言了將來會有某個時候,猶太人將會回頭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他們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他們怎麼可能知道彌賽亞將要被刺?十字架刑罰當時還不存在。這就成了耶穌彌賽亞身份的標志。請聽啓示錄1:7:「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誰是那要刺他的人?猶太人。有一天他們要仰望他們所刺的那一位,所以他們刺他,他們也刺那一左一右的賊。兩個賊被刺是爲自己的過犯,而耶穌被刺是爲我們的過犯。獨特的並非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那些物質因素。那些並不獨特。獨特的是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目的和成就。的確,他是被咒詛的,但是他是爲了我們成爲咒詛。的確,他被刺了,但是他是爲我們的過犯被刺。這在希臘人爲愚拙。這在猶太人爲絆腳石,而且他們將它變成一個笑話,一個鬧劇,一個嘲弄。

將來的某天,猶太人將會以不同的眼光看這件事。他們不再會喜笑。他們將要哀哭。一旦耶穌死去,猶太人設法撒謊,並賄賂羅馬兵丁就復活的事情撒謊,因爲他們必須合理化他們所做的事情。他們必須繼續耶穌是王的這個笑話。他們必須繼續這麼做。所以即便在耶穌走了,即便在耶穌死了,他們還否認他的復活;在他昇天了,他們還是要繼續這個喜劇。猜猜看發生了甚麼?公元70年,喜劇停止了,嚴肅而致命地停止了。你或許不會笑話十字架,你或許不會將它看爲喜劇。或許大多數的人都不會這麼做,但是我敢保證,大多數人都沒有非常認真地對待它。十字架有多嚴肅?除非你擁抱耶穌爲你的主和救主,並相信他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是爲了償還你的罪所欠下的刑罰;否則就沒有救贖,沒有赦免,也沒有天堂。你要麼認真地對待十字架,要麼你就變成了永恆的悲劇。下一次我們要更細緻地看這一幕喜劇。如我所說,大多數人或許並不會笑話十字架。笑話十字架是極大的褻瀆;當你讀福音書的記載時,你發現路加對於耶穌實際上如何被釘十字架幾乎甚麼都沒有說,這實在令人驚訝;就在那裏,他們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但是路加在此的所有詞彙都與人們的態度有關,因爲路加正在爲我們描繪猶太人最終的背叛,這種使神的兒子變爲笑話的褻瀆的恐怖。這裏也談及神的恩典的議題,因爲就是在十字架上,在這場喜劇的中間,耶穌說「父啊!」——甚麼?「赦免他們。」還有甚麼恩典比在此所證明的更大?我相信你們對十字架的看法是正確的那種,是救贖的那種。

天父,差遣我們走當走的路。主啊,帶一些人進入禱告內室,因為你渴望來到我們當中。高舉你的兒子。奉他名禱告。阿們。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