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上一个主日,我开始与你们分享关于「教会的剖析」这个话题。我当时指出恩典教会处于一个很关键的历史时刻。因为神行了大事。我认为将来会有更大的事发生。我一生中没有比现在服侍这个教会更委身的了。我对于未来感到兴奋。但是,同时我也知道有一个敌人想破坏那个计划;我也知道我们在未来的日子将面对更恶劣的属灵战争。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暂停马太福音系列的教导,让你们看看我的内心,与你们分享我们教会的实况,我们需要重申什么。我也很感恩上个星期得到的回应。我收到了很多卡片,一些信件,一些电话,还有来自不同人的面对面鼓励,他们说:「我想重申我对神,对这个教会的委身,我要支持你的服侍。」这对我来说意义太重大了。每当我看到你们回应神的话语,回应牧师或牧者的心声的时候,都会很感恩。

我想继续我们上次开始的话题,或许我可以说这是一种简要的属灵考古学。你们有些人来到这里,看不到根基。建这栋楼的时候,你们没有在场,不太理解事情的缘由,所以我现在想做的是挖一下根基,与你们分享这个事工所委身的根基。为了让你们看到那个根基,让你们去挖掘恩典教会的根本,我想借用保罗的身体比喻。我们现在谈的是教会的剖析,我建议我们要看身体的四个特征:骨骼,内部系统,肌肉,肉体。虽然这个角度比较简化,但我相信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们上次说过教会必须有骨骼。骨骼给身体提供形体,提供构架,使它可以站立。这是一个不可妥协的,基本的根基,其他的所有部位都需要骨骼来活动。我们也说过我们的五个不可妥协的基本原则是:对神有个崇高的观点,经文的绝对权威性,教义的清晰度,个人圣洁,以及对属灵权柄的理解。那些是关键的。

我们要继续高举神,尊崇他圣洁的名。我们要继续把神的话语放在首位,研究它,传讲它,教导它。我们也必须从神的话语里获取清晰的、准确的、能应用在生命中的教义。我们也要用圣灵给我们的力量来追求:圣洁、美德、敬虔、公义;我也要明白属灵权柄。

作为一个属灵领袖,作为一个跟随领袖的人,双方都有很大的责任。所以,如果你不时听到我讲关于神,关于经文、教义、圣洁、权柄,你要明白我需要把结构,骨骼,构架摆到位。所以这些主题会一直重复。有时或许听起来会像是同样的道,或许是,但大多数时间它不是。如果偶尔出现一次,我总是尝试在不同的地方呼喊,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不一样的。

但是,有些事情需要不断的重申,像我们上周看到彼得说的,「我想你记住这些事,到我走后,你就会记得。」你们还会记得它们。这跟当时在保罗心里想的一样,他写信给腓立比说:「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就当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工夫。」我不知道神将会给我多少年,我也不知道我还会在这个地方多久。但我最大的满足感会是,如果是神的旨意让我离开,我回头看,如果从我所在的地方是可以看得到的话-我也不知道我能否从天堂看下来-说:「他们依然继续着,依然委身于那些当我还在的时候所委身的事情。」

为了更好的帮助我们重申那些基础的东西,我们一直在建构自己。我相信在教会生活里,强调这些不可妥协的东西,是完全必要的。也就是说,它们将会一直是我们讲道服侍的一部分。

第二,教会生活必须是教学服侍的一部分。如果你教一个团契、或羊群、或一个查经班、或孩子班、或少年圣经班等等,无论你在哪里,如果你在进行门徒训练,你必须要不断地把骨骼放到根基里面,要给身体所需要的形体,成为基督想要的样式。所以,我们要讲要教,还有关键是要做榜样。我们要做榜样。要对于这些东西的委身;要做示范;不仅是我们所说的,也要在我们所活的生命中做榜样。我对于个人圣洁,教义的清晰度,经文的权威性等等的委身程度要跟我所讲的道一致,否则就会乱套了。所以我们要对这些事情委身。

这就带领我进到第二类,内部系统。我今天早上和下周想谈论这个话题-看看两周内能否讲完-但我想谈关于内部系统。我相信教会要有某些属灵的态度在内部系统里面流动。一个肉体有内部系统,有液体流动,使那个身体可以存活,可以运作;所以我们不单只是一个骨骼。一个骨骼没有生命。它可以提供形体,但不是生命。在它里面必须流动着某些属灵的态度;这就是我所看到的教会的内在体系。

牧师的努力,长老们的目标,教会领袖们的目标,在人们心里激发起某些属灵的态度。我们并不只是尝试让你做某些事情。我们不只是会用,「你需要做这个做那个做这个,」等等来打击你。但我们要激发正确的属灵态度,以激起正确的行为。你们可以外在做对的事,但态度很差。但是,如果你持有好的态度,因为你的好态度,你所做的事情也会是好的。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会思想圣灵的果子,以激起内在的动力,促成内在的态度。

有时候,年轻人当牧师,他们来到一个教会,看到教会的组织或许不太正规,或许他们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事,因此他们跃跃欲试,想要重组教会。有时候,他们会打电话给我,或对我说:「哎呀,我们想,我们想让长老参与,想重整这个,重整那个。」一般我会对他们说:「你知道你们重新整理教会后会是什么样吗?你将会有同样的人有着同样的态度,只不过是在不同结构里面而已。就这样,然后问题将会是他们不知道你为什么更换结构;或许很难改变。」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恩典教会,我有个完全新的方法运作主日学。这是我刚来的第一个月,我进行了一次集体讨论。我把整个计划写出来,呈交给教育委员会,他们一致的否定了。他们说:「小子,你是谁啊?我们在这里很久了。你是哪里来的?先证明你自己。」实际上。多年后,他们编了同样的体系。问题是在于要培养正确的属灵态度,带来正确的回应。在另一方面,你不能担心教会结构。如果你建立正确的属灵态度的话,结构自己就会成形,因为被圣灵掌管的人会被圣灵带领做事。他们也会发现自己走向跟教会一致的属圣经模式。

所以我们在教会要强调态度。我们要注重你里面发生的事情。我们并不想强迫你有某种行为。确保你奉献。确保你每个周日早上、周日晚上、周三晚上都到场。确保你每周花五个小时祷告什么的。确保你每天读圣经;尽责地奉献自己。并不是这样的。

那些不是正确方法。我们并不是从律法角度或表面地做事。但是,我们服侍的努力,一直都是培养态度;有时候,你会争战,因为有些人没有正确的态度。你很想对他们说:「就做嘛,哪怕是有不好的态度。」但你不能这样,因为我们不希望透过律法主义得到满足,因此我们很注重态度。多年来,我一直都很关注自己的心和生命,我个人的生命以及这里的所有人都持有这样的态度。

首先是顺服,顺服的态度。这是众多态度里的中心。这就是说,「如果神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是完全没有妥协的灵在里面,这个妥协的灵就是我们几个月前掰饼聚会的时候,看但以理书所谈到的。这就是不妥协。我的意思是如果神说了,那就定了。不能讨价。不是我们可以争论的。你就去做。顺服:这就是中心态度。所以一周接一周,一个月接一个月,一年接一年,我们一直把神的话铭刻在我们的心里,表示:「这就是神所说的,我们要回应。为着神的荣耀。为了你自己能够蒙祝福,为了灵魂得救赎,为了给其他基督徒做榜样,你必须遵从。」

为了那些原因,我们顺服,因为这是正确的,是荣耀神的,因为这样做会使我们蒙福,因为顺服使我们被圣灵充满,好让我们可以接触到其他的人,他们看着我们如何生活,给他们树立榜样。顺服。你或许说:「嗯,看起来挺明显的。」是啊,因为你承认耶稣基督是主而蒙恩,对吗?而这就是说:「主啊,你掌权,」对吗?「我要跟随。你是主,我是仆人。」耶稣说:「为什么你们称呼我主人但不按我的话去行?」「我的意思是不符合逻辑。不要顺服我就不要称呼我主。所以如果我是主,那意思就是你做我所吩咐的事,对吗?」对,这很明显。

这就是他在马太福音7章的意思,当他说:「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路是窄的,因为它被神的旨意、神的律法和神的话语辖制。所以我们确认耶稣是主;罗马书10:9,10节。我们顺服在他主权下;基本上,这就是一个顺服的生命;所以这也是首要的态度。

这星期菲力强生很积极地跟我分享他在福音电台的服侍中收到一个听众寄来的磁带。我想这个听众在来信中附上一盒磁带,基本上,那盒磁带是在述说他心里的渴望。他花了十分钟讲述他一直听节目,很喜欢研读圣经什么的什么的。然后他进入他的问题。他生命中有很多罪,主耶稣正在处理哪些罪,但是,有一件事他希望听听主持人的观点,那件事就是:他不认为他对女性有正常的感觉。

他不觉得自己对女人的感觉像一般男人那样,但是他对农场的动物却有很强烈的感觉。嗯,没错,说的是农场的动物,他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他说他并不觉得那是问题。他做那些事的时候不觉得愧疚,也认为主在其他方面熬炼他,那个方面并不是问题。

后来我们回复他一封四页纸的信,告诉他那的确是个问题。其实,如果他生活在旧约时代,他可能已经死了,因为如果一个人跟兽发生关系,他就要被杀。然后我们继续用温和的语调提醒他,神不会把生活的不同部分分开处理,说:「这些罪我会处理,但这些不太重要。」所有的罪都是对他圣名的侮辱,因此我们发了各种经文给这个男人。

后来,我们又收到另外一盒磁带,菲力把磁带播给我听,以下是磁带的原话:「我不觉得任何人理解。基督徒与圣经中神的话缠结在一起,他们根本不明白神是怎么动工的,或怎么感受的。」太不可思议了。「基督徒与神的话,与圣经缠结在一起,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神的感受是什么。」如果你不读圣经,如何知道神的感受呢?这个男人在表达的是:「不要跟我说圣经说什么。我不感觉到我有任何错,我也不会理会神说什么。」

我的问题就是:他是基督徒吗?我不管他是不是经常去教会。约翰一书2章说:「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对吗?如果我们遵守主的诫命。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可以培养出那种厌恶,说对我没有太大影响;然后你说,你不想被圣经缠结在一起;你不必依靠圣经,就能够知道神的感受;那你就有问题了。罪就是这样的东西。它使人变得自以为义。

明显地,这是个极端的例子。 它指出神要我们顺服他的话。我们知道他的感受,因为他在他话语里面告诉我们了,对吗?这就是关键;也是这个事工的伟大目标。请听好,这在经文里说的很清晰-要建立一群顺服的人。这就是神在旧约里想做的事情。这也是他在新约想做的事情,建立一群顺服的人。神说话。我们顺服。

但不幸的是,当我们被神圣的真理挑战,让我们觉得我们生命中出了问题的时候,与其顺服,我们会把它推往一边;然后我们就遵行不顺服的模式。或许,或许那是有关于饶恕的信息,你也正好没有饶恕某人。与其处理那个问题,你就把那个信息推往一边,继续过你苦毒、不饶恕的生活,事情就好象没有发生一样。这就是不顺服。这就与神想要在你的生命中成就的事完全相反。

你或许说:「我去教会啊。我有尽我的本份啊。」你记得撒母耳记上15:22神说:「听命胜于献祭」。仪式总不能代替顺服。在彼得前书第1章,彼得说:「所以要约束你们的心,谨慎自守。」换句话说,我们要调整自己。作顺服的孩子,我们要把优先次序搞好,不要因着无知,跟随之前的欲望去行。不要跟以前的生活一样。你要做顺服的孩子。路加福音11:28,耶稣说,「听神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听到我的话去遵守的有福。保罗在罗马书16:19表扬基督徒:「 你们的顺服已经传于众人,所以我为你们欢喜;」当神的子民彰显他们的顺服,牧师的心就欢喜。

你来这里得到圣经的教导,但是,如果你不以顺服的方式应用出来的话,你不会成熟。这个礼拜我开车的时候打开收音机,突然听到了韩瑞克博士讲道,他说了些我认为很有意思的话。他说过了50岁的基督徒应该是最感兴趣的,最兴奋的,最委身的,最纯洁的,最积极的,最有空去服侍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听神的话听了最久。他们应用了最久。他们成熟的时间最长,所以他们最应该展现那个过程的果子,对吗?

我的意思是,在教会里最感兴趣的,最热情的,最兴奋的,最有空的,最有活力的,最有能力的人,教会中最有活力的人应该是50岁、55岁、60岁以上的人。他们应该是那个教会的喜乐、刺激、活力。他们应该在最前线传福音的。他们应该是祷告的前锋。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跟神活了最久。他们应用神的话语,所以他们的顺服模式持续了更久。因此,他们比年岁较小的更成熟,因为他们不断地应用真理。

但是,你经常听人这样说吗?我完全同意韩瑞克博士。你经常听人这样说?「呐,我们教会很好,我们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是教会的活力,教会的能量。」我喜欢年轻人。我是其中一员。我是。我很同意。我的意思是,年轻人有一种活力。我总说我喜欢跟年轻人交谈,因为如果他们不感兴趣,他们会有礼貌地说,让你马上知道他们不感兴趣。年轻人有一种活力。

但请听好,这对教会是一个不幸的评论。当你看一个教会,我经常听到年轻牧师这样说:「哎,教会到处都是老年人。」我听到这话。「嗯,教会很好,这地区很好,但就是充满了老年人。」那应该是教会的活力,但是,你知道事实是什么吗?

如果你是一名基督徒,而你没有好好地应用你所知道的真理,你就跟老年人一样。如果经常不应用真理,你就会过了50岁什么的,你就会把帐篷叠好,在夜里离开。你就想在属灵上退休了。「啊,我服侍了很多年了。我不知道。我不想参与门徒宣教。」「哦,我老了。让年轻人去做吧。」

当我们看旧约的时候,看到以色列的领袖有灰白的头发,敬虔的白发男女。我们看初期教会,看那些成熟的圣徒的活力,看当代教会,我们却要在年轻孩子身上找到活力。我喜欢小孩,但我对一个新潮少年的教会毫无兴趣。我觉得教会不只是那样。我们需要拥有小孩所拥有的生命和活力,但是,我们也需要成熟信徒所拥有的能力,他们多年来都在应用真理。但是,如果你听完真理之后,你走出去,继续过同样的生活,不努力寻求圣灵帮助你应用真理,那么你就会变老。就是那样。你不会更有力量。你不会更有活力。

我的意思是,你好像一起飞,就跟快要到天堂一样,你知道吗?几乎是一个发射的经历,因为当你接近生命的那个时刻,你充满能量。我多么希望那是事实啊,但是,我看过好多人去教会,他们慢慢变老,因为他们不怎么应用所听到的真理。他们听道,在教义上很有见识。他们学习很多东西,但从来不去应用,所以他们的生命没有改变。他们变得刚硬,成为了一种属灵的冰冷,充满事实,却毫无力量。

我不想变成那样。我的意思是我只想一直发射。如果我需要从讲道台上捡起我的假牙我也愿意-直到或许有一天,我太投入了,我会离开。但我还没有到回顾我的生命的时候,说,我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活力都在我45或50岁的时候已经用尽了。我还不想退休,不服侍基督。我觉得这些人开始退下来,是因为他们听到神的话语却没有加以应用。有些时候,是他们没有真正的听到。他们没有得到喂养。他们没有被教导,但这个案例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必须顺服。

哦,这是多么基本的道理啊;顺服神的话语。如果有一个真理,你要靠着圣灵的能力有意识的听,然后把它应用出来。当你面对是否要相信耶稣的时候,不要推卸给其他人。不要离开,说:「哎,要是谁谁谁听到这篇讲道就好了。」你要应用它。你应用它,因为你是在基督的主权下;当你顺服的时候,你就一直迈向成熟,做一个对神来说更有用的人。我很希望看到这个教会充满各个年纪的人,但力量和能力要来自那些学到最多、应用最多的,因为他们顺服地回应了。

让我与你分享第二个态度:谦卑。谦卑。我们非常渴望能够在人们的心里培养出谦卑的态度。这一直都是我所关注的。我的意思是,骄傲对于我来说是个问题。我知道对你们也是个问题。骄傲曾经对我来说是个问题。我觉得现在依然是,但是,以前彰显的更多一点。我一直认为,我一旦明白了神的事,那神就会使我谦卑。这是很难把握的,因为我一对我自己说:「你终于谦卑了,」谦卑就立刻消失了。所以很难把它抓住。很难抓住,但我一直想带领人们明白谦卑。

我记得当我们建体育馆的时候,里面盖了一个有舞台的礼堂。有人订了五张大椅子,有很大的扶手,上面有一个像皇冠一样的东西突出来跟这个一样,在这些椅子的顶尖,他们让我坐在正中间。正中间的那张椅子是我的。他们不管谁坐在其他位置上,但中间的是我的。我尝试坐在那张皇冠椅子上几个星期,但是感觉好痛苦。我做不到,所以我去坐在下面第一排。这并不是说那是谦卑的行为,只是我坐在讲台上,头顶戴上皇冠,好像传达的信息并不是我想传达的。所以就是这样,我希望自己与你们一样,处于同一个敬拜的角度。

唯一的区别,是神呼召我去做这个事工,给我做那个事工,没了。跟我的属灵程度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当克莱顿进来的时候,他说:「你为什么坐这里?」我说:「我不知道。我坐这里很舒服。」「不,我觉得你应该坐在讲台上。」我说:「我们没有椅子了。」于是,他到处看了看,找了些椅子,然后,我们把所有的椅子放了上去。之后他说:「那样不好吧?」我说:「不好,我都告诉你了。」于是他对我说:「你还是回去下面坐罢。」

那是小问题,但是我相信经文在向我们表达一个很根本的态度,那就是谦卑。并不是说我们已经找到了,而是我们要靠着神的力量来追求它。当你成为基督徒的时候,我希望你不会有错觉,以为神很需要你这个人。你是这样吗?我听到了。「你知道吗,神能拯救这个人就好了。他有钱。他有才干。他是个伟大的领袖。哇!要是神能得着他就好了。」太荒唐了。神想得着谁就得着谁,这不是关键。你看,基本上,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不管你是谁-我也没有。

就像马太福音第18章说的那个人,他面对一千万银子的债,无法偿还,因为经文说:「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或者像马太福音第5章说到当我们要进入神的国度,经文说,我们必须心灵贫穷。我们要像乞丐一样赤贫;我们根本不能赚钱养活自己。我们要乞讨。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不但两手空空,我们连才干都没有。所以我们只能乞讨,我们就是这样进入神的国-我们是破产的。你想知道吗?如果我们现在拥有什么,那并不是我们的。那是什么?那是神赐给我们的。

我唯一能献回给神的就是他所赐给我的,用他的救恩和他的灵分别为圣的;那不归功于我,而是他的荣耀。所以有什么使我骄傲的呢?我们努力尝试抵挡那自尊的异端,当代社会的自私,指出神呼召我们,要我们谦卑,要无私,要牺牲我们的谦卑。这一直是我们强调的真理,我们也从各个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记得吗?在马太福音第10章,主说,人应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舍弃生命的,才能得到生命。在第16:24-25节说同样的话。拿起你的十字架。舍弃自己。跟随我。要付出谦让、自我谦卑、自我诋毁、把自己放的比别人低的代价。我们多次仔细地看过腓立比书第2章,那里说,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要看别人比自己强。总是谦卑地说:「你比我强。我要做尊重你的事情。我要做能鼓励你的事情。我要做满足你需要的事情。」

这对一个教会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教会内部有人争权威的位置,那就好像当时的门徒,他们也面对同样的混乱,所有人都想做最大的,而那是很糟糕的事。我们都寻求做最小的,但同时并不代表我们就轻视自己,因为在基督里我们永远都是无价的。但那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他。谦卑总是说:「你比我重要。」谦卑就是这样说的。并不是到处去说:「我是虫子。我是老鼠。我是懒汉。我什么都不是。我是垃圾。」不是那样说的。不是说:「我没用。」你有用。你对神来说很有价值,因为你是被神救赎、被神洁净、被神给予某些潜力来服侍他的。但谦卑说的是:「你比我对我自己还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爱邻舍如同-什么?如同自己。在邻舍面对需要的时候,你要给予他同等的关注,就如你关注自己一样。你记得我们学习哥林多前书吗,保罗是怎样斥责哥林多教会,因为他们经历狂喜时所表现出来的骄傲、自夸和自我中心,他们似乎也戴上了属灵的丝带,好像他们因为有更深邃的狂喜就变得更属灵一样。

神在他的教会里追求的是谦卑,这也是我们必须持有的态度。意思是说,当事情顺你意而不顺我意的时候,我不会不开心,因为你对我比我对我自己更重要。这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我要把我的一些优先放一边,来确保你的需要被满足。意思是说,我要对我的自由说不,对你的自由说是。意思是说,我不会违反你的良心。如果肉会冒犯你,我就不吃肉。如果酒冒犯你,我就不喝酒,就像神的国不是在乎吃喝,而是在圣灵里的公义、喜乐、平安,就像罗马书14章说的。我不会违反你的良心。我不会绊倒你。我要把我的自由放在一边。我不要冒犯你。我要确保如果你有需要,我来满足那个需要。

我把我自己看做一个关心你,爱你的人。如果你脱离羊群,像马太福音第18章所说的,我要去追你,把你带回来。那就是谦卑;也像哥林多后书第10:1所说的,「基督的谦卑与温柔。」那应该在我们身上可以体现。所以我在教会里总是渴望我们总体来说不但要做顺服的人,而且还要让谦卑、温顺、孤单和自谦的态度从我们身上流露出来,而不是求自己的益处。

当人们寻求自己的益处,自己优先,或寻求被抬举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有些人不断需要被安抚,需要人告诉他们有多棒,多伟大而不会去尽力鼓励他人。

第三个态度是爱。我们不能把谦卑和爱分开,因为只有谦卑的人才会爱。除了谦卑的人,没有人会去爱。我并不是说世界的那种爱,那是假的。那是目的导向的。他们看到了一个好的东西。他们感觉到一个感情上的爱慕。这就是为什么婚姻不会长久,因为那种爱只是一个情感;当情感消失了或换人的时候,关系就没有了。但我不是在说世界那种目标导向的爱。我不是在说自我供给的爱。对世界来说,当我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感受那份爱很伟大,对吗?爱,并不是因为我可以给出去。而是我能得到的。是那种兴奋感,但一旦兴奋感消失了,关系就没了。

所以那是世界的想法;但合乎圣经的爱完全不一样。它根本不是情感。爱仅仅是一个牺牲的行动。爱是一种行动。爱不是一种态度。它是一种行动。爱总会做些什么的。请读一下哥林多前书,那里都是动词。爱是有恩慈。爱是恒久忍耐。这些都是动词。爱在做这些,做那些,做这些,做那些。爱是一种行动。让我告诉你。爱是一种代替你做的行动,是从一颗谦卑的心里发出来的,一颗谦卑的心说:「我比关心我自己更关心你,所以爱是一种回应。」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只有谦卑的人会爱。

骄傲的人不会爱,因为骄傲的人只想满足自己。他们只知道身体上的爱。他们只知道对某些人的感情上的爱慕,如果你不是那些人,那你什么都感觉不到。或许你从他们那里什么都得不到。他们有那种只跟自己相似的人,和他们喜欢的人吸引在一起,对于其他的人的需要,他们完全冷漠相待。你明白这个区别了吗?

当我第一次来到教会的时候,我也很难去爱某些人,这很影响我,因为我觉得我要对神负责去爱整个羊群,但却有一些人,无论我多努力,我不能在情感上去爱他们。我的意思是我根本不在乎跟他们在一起。或许我和他们在一起我说:「如果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他们在一起也没关系。」或许他们也在想同样的话。我和他们就是没有那种合得来的感觉,这是事实。

我的意思是,有些人我是可以活一辈子,死了,去天堂过永恒的生活,从来不花时间和他们一起,我也不会那么伤心,或许有很多人对我也是同样的感受。其实,我知道有些人在天堂的时候会找一个离我最远的地方。有些人迫不及待要去,因为那里不会有磁带。但无论如何,在我们人际关系中,我们不能被每个人所吸引是合理的,因为我们就不是那样的。但那不是爱;那都不是关键。爱就很简单地说,「如果你有需要,我来满足那个需要。」

当耶稣说我们要爱人如己,有人问他:「呐,谁是我的邻舍?我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在说谁?」然后他讲了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他说的是,「你走在路上。有一个被人打了的人躺在地上。他有需要。你来满足他的需要。」就这么简单。谁是你的邻舍?任何在你路上有需要的人,就这么简单。你应该去爱谁呢?在你的路上有需要的人。你怎么去爱他?满足他的需要。

或许你从来不感性。或许你从来没有被人吸引,而我们一直尝试强调这么多年的是,我们被呼召去爱,一个从谦卑而流出来的爱;谦卑是说你比我重要。让我分享一个经典的例子-我还记得我分享约翰福音第13章-那个典型的例子就在这章里面。我记得那个周日。我记得当时的天气。我记得当时教堂的情景。我记得会众的样子。圣灵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做了印记不能涂抹,肯定是因为它重要。

耶稣就在那里,而门徒们在争论谁将是最大的,当时是吃饭的时间,他们也开始吃饭了,那是晚饭。当年吃晚饭的时候是斜靠着坐的,意思是,你的头离另外一个人的脚距离有差不多8英寸;而那时候的礼仪是要在这种场合之前先洗脚。我不能想象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但没有人被顾意来做这件事。没有仆人,没有门徒想那样做,因为他们在争论谁是最大的,而没有人想弯下腰来做仆人。

所以主脱下他的外衣,把毛巾绑在他腰上,洗他们的脚,给他们上了难忘的一课。然后他对他们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就跟我爱你们一样。」他刚才是如何去爱他们的?感情上爱吗?不,他唯一的感受可能是恶心。他们很让耶稣恶心,如此的骄傲和自私。那并不是情感,而是当时的需要。耶稣在说的是:「当你看到一个人有需要,你去满足他。」

你碰到一个人有需要,你就立马主动去帮忙,就像是自然反应一样,因为你有一颗谦卑的心。一颗谦卑的心总会彰显自己,他不会通过一个人穿着破烂衣服走在街上说,「我是虫,我是虫,我是虫」而出现。很多时候,那是假谦卑。那是歌罗西书2:18说的用假谦卑欺骗你。不,谦卑不会到处跟人说他有多谦卑。谦卑总是可以被看见,因为谦卑会服务那些有需要的人。谦卑会把他人看得比自己好,而且马上变成爱,而爱是一种行动。要记住。

约翰一书说:「你说你里面有神的爱?问你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看到你弟兄有需要吗?如果你对那需要不发出怜悯,神的爱怎么在你心里呢?」因为神的爱会去满足需要。那不是一个情感,而是服务需要的人;如果你说你是属神的,约翰一书2:9-11说,你却不爱你的弟兄,你就是撒谎的,因为神在基督徒里面产生的是真爱。所以这是个态度,爱,爱,爱;而不是一种感情上的态度,对吸引你的人的感觉。那是服务有需要的人的感觉。

这星期,我收到了一封信描述了这一点。我觉得真的很棒:

亲爱的约翰牧师:

这封信写了很久,但终于有时间写了。去年五月,我丈夫和我有机会去了恩典教会聚会;我想告诉你从一个客人的角度,关于你的教会和你的会众。我们也来自一个很大的教会;我们的座右铭是「教会就是有爱的地方。」但我这一生没有像在恩典教会那样感到被欢迎。那边的人太棒了。他们把我们当王族一般对待。我们去到哪里都有人包围着我们,欢迎我们。

早上我遇到了一个男士,他带我参观了恩典教会。然后第一堂和第二堂之间的休息的时候,我遇到了另一个男人。我们聊了一会儿。他问我想不想要早上讲道的磁带。我说:「当然。」几周后,我不只是收到了一个磁带,还收到了一系列关于耶稣对离婚的教导。我的许多朋友都听了这六盒磁带的系列教导,他们多年的问题都透过磁带,得到解答了。我丈夫和我九月18号会再次去恩典教会。我们很期待。我就想告诉你,你的会众有多棒。神祝福你和你们。

这不是很棒吗?正好我认识这两个人。第一个带他参观的人其实并没有时间,因为他有巨大的责任。第二个寄磁带给他们的人其实是没有钱的,但还是这么做了。你看,爱就是这样行动,因为爱是从一颗谦卑的心流露出来的;爱不求自己的益处,而是求他人的舒适、满足和喜乐;这一直都是这个教会的一部分。我求神让爱一直都这样流露;让我们有从谦卑的心流露出爱,无私的爱的态度。

我想分享最后一点,以后再给你后面的12个重点。合一。合一。我所关注的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合一。耶稣在约翰福音17章祷告说:「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耶稣回应了我的祷告。我也希望能够回应他的,你不愿意吗?他为合一祷告。确切地说,那段经文的应用,就是信徒通过救赎而得的永生祈求合一。

但是从这一点所延伸出来的意义是:他不仅渴望得着救赎的合一,而是在教会里面生命和目标的合一;基督真的渴慕他的子民合一。这就是为什么在以弗所书4章3节使徒保罗呼召以弗所人让他们:「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对吗?他没有说创造合一。你们已经有合一。只要保持它。尽你所能的去保持合一;我认为这是教会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撒但不断攻击它。

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多少个教会分裂?有多少人因为他们不开心而离开教会?有多少的不和?这星期我在赫尔蒙山,一个女士在前两三天都来找我说:「求求你,我需要找你谈话。求求你,我需要找你谈话。」最终,我们坐下差不多40分钟,她向我倾诉。

她说:「哦,我在经历教会分裂。整个教会从中间分裂。」

我说:「为什么,为什么?」

她面无表情看着我说:「我不知道。我们也摸不透。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为什么发生都已经不重要了。有太多的分裂,太多的竞争,我们谁也不知道原因。」奇妙吧?教会分裂了。

她说:「我应该怎么做呢?」

我说:「做一个和事佬。尽你所能。为了耶稣基督的见证,要尽量维系。」

「嗯,有些人说是神的旨意。」

「不是神的旨意。你们也同意吗?」

「嗯,我们都同意。只是性格不合。」这好悲哀啊。好悲哀。

我记得有一次佩翠西亚和我,以及克里斯韦尔博士的女儿,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参加一个圣经研讨会。她是一个很成功的女高音独唱者;我们在聊关于教会生活;她说她称呼他爹地。我很难想象一个有如此自尊的克里斯韦尔博士和爹地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但他就是她的爹地。她说:「爹地有一个很糟糕的经历,一个男人进来了,是教会的职员,结果他试图搞派别使教会分裂。」(像那样如此大的教会。)她说:「他心里十分紧张。他已经看到事情将要发生。所以一个周日完了后,他打给一个工程公司,没有询问董事会或其他人。他说:『我要在下个周日前在这个教堂里的每排长椅下面都装一个让人跪下的位置。』下个周日前,工人来了。当每个人来到的时候,长椅已经装好了能够翻下来的让人跪下的位置。[现在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依然存在]他起立,说:『在我之前的乔治楚特先生的牧师团的45年之久,然后到我来这里的35年左右,在这个教会里从来没有分裂;因着神的恩典,也将不会有。』」他呼吁那些人把跪下的装置拉下,带领整个教会上千人一起跪下祷告;神在那会众当中施行医治。

这件事荣耀神,不是吗?这件事荣耀他的名,我相信敌人不断的尝试分裂教会。我感谢赞美神,在我服侍这个教会的25年多里,教会没有分裂。或许有一些人挑剔小事,一些人不开心;他们想离开,因为窗帘的颜色不对,或者因为一些事情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通常,他们可能是对的;但是谦虚和爱不是这样行动的。

所以我们努力在神的子民的心中和我的心中播下合一。撒但从没停止想分裂我们。他想使一些不开心的人分门别类;我赞美神的名,因为我们全部人在这个教会历史中享受前所未有的合一。我的意思是,我们为此赞美神,我们还是要警醒,因为我们知道敌人常常想分裂我们。

偶尔有人会来,因为这事或那事制造不合。我们只求神:「给我们一群制造和平和想保持合一的人,而不是不合的人。」即使他们是对的-只因为你是对的,你不一定会想要坚持自己的主张,对吗?有时你说:「神啊,你和我知道我是对的,但是把那件事放在一边,先来寻求合一。」没有人是完美的。分歧是有原因的。但是感谢神,当我们一起跪下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保持合一,圣灵和和平的联结。

这是新约作者的渴望。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0说:「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保罗是真心的对哥林多教会说,不是为他自己,不是为他的声誉或其他,而是为了主耶稣基督。在下一节,他说:「我听到你们中间有纷争。」我不能忍受,他说,我不能忍受。「基督可分开吗?」他说。不能。基督不可分开。在腓立比书1章,他说你应该「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保罗强调的就是合一。

态度。你能在你生命里看见我们所讨论的这些态度吗?你的生命中有顺服的态度,以致你可以不断地成熟,是吗?当你听到神的话语,你立刻适当的应用出来,你就可以逐步达到圣洁的程度。你可以看见生命在成长吗?当你来到生命的尽头时,从奉献的角度来看,你的属灵生命将达到最巅峰。

那么谦卑呢?你有为了他人放弃你自己吗? 你是否让爱的行为从谦卑的心流露出来呢?不管代价是什么,哪怕要自我牺牲,你有否寻求和睦以保持灵里的合一呢?这是我们所追求的。我相信这就是神给我们的旨意。让我们低头祷告。

天父,我求你和我一起开始,重新给我一个顺服的心。在圣灵恩典的帮助下,让我学习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帮助我做出牺牲,当看到需要我帮助的人,我能够施与援手,不求回报。主啊,愿我能够不惜代价,在言语和行为上不使人分裂而是使人合一。如果我缺乏谦卑,我就没有爱,不会追求和睦,更没有真正的顺服。我会感到愧疚,因为我听到了真理,却没有实践出来,甚至心里刚硬、停滞不前和冰冷。

当你们还低头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够在神面前同心合意立约。请你们求主在你里面培养今天早上提到的四种态度,好吗?安静地祷告,让神给你一颗顺服的心,无论要付出多大代价,让神破除你的骄傲,使你谦卑,给你爱心去触摸有需要的人,让你做一个为了肢体的合一而不惜付代价的调解者。

如果你发现为那些事祷告有困难的话,那就只能说你的心已经刚硬了;如果你不愿意就更难。你听了却没有顺服;现在你们养成了不顺服的习惯,很难破除,或许你要在你代祷的过程中追求把那个灵破除,重新建立一个顺服的习惯。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Don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