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今天,我将花一点时间在序言的部分,然后,我们就进入创世纪1:1,幷且逐节、逐句来思想创造的论述,让主向我们揭示创造的重要性。

我现在先说几点免责声明来开始。首先,我不是一个科学家。我不声称自己是科学家。过去当过我科学老师的人,都可以站起来为这个事实作证。我是个神学家。我是个圣经教师。我是个部分时间的哲学家,但我不是科学家。因此,当谈到那些科学领域的事情,我基本上要交给其他人,相信他们的权威,因为我不是权威人士。这主要不是一个科学研究;事实上,那不是我们的意图。但是,这将是圣经研究,用一点理性去研究神学。

我真的相信,你将从圣经内容里面得到关于起源问题的答案。那些议题,如渐进创造论、神导进化论,将会由经文本身回答。因此,我们要来研读创世纪的经文,从第1章到第2章,我们将在其中获得关于起源问题的重要答案。

如果你是初中生;如果你是高中生;如果你是大专生,在非基督教学校就读,你将被灌输进化论,仿佛那就是事实,而你将会发现我所要与你分享的内容,跟你所听到的一切完全相反。今晚我们要为那个对立作铺垫。然后,我们会进入圣经经文,看看圣经怎样处理流行的进化学说。

对我们大家来说也是重要的,因为理解创世纪中的起源,对于理解圣经其他部分是关键的。如果创世纪第1和第2章,没有告诉我们事实,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相信圣经其他地方?如果在新约,它说创造主是我们的救赎主,但神不是创造主,那么,或许他也不是那个救赎主。如果它在彼得后书告诉我们,神自己将使整个宇宙瞬间消散,神在一瞬间将灭绝一切,那么那就与他创造的大能有极大的关联。相同的一位主,他用一个字就能灭绝宇宙,同样地,他也可以按着他所渴望的,以最快的速度创造它。

因此,我们所相信的创造,我们所相信的创世纪,对于我们理解全部圣经具有影响;对于圣经的精确性和真实性具有影响;对于福音、人类历史的终结都有影响。所有都概括在我们如何明白创世纪中起源这个话题中。对于全人类的思想来说,起源这件事绝对是关键。它对于我们作为人类,应该如何生活,是关键的。

不明白起源,没有正确地明白起源,就无法理解我们自己。我们就没有理解人类的途径,不知道生存的目的,不晓得我们的结局。如果我们不能相信创世纪中所谈论的起源,那我们对于自己的目的和结局就茫茫然不知所以。到底这个世界和它的生命,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是偶然进化的,没有一个原因,还是,它是被神所创造,二者对我们人类的生命都有巨大的、综合性的影响。

好了,那基本上有两个选择。你要么相信创世纪所说的,要么你不相信。那并没有过度简化。坦白说,相信一位超自然的、有创造大能的神,他造了一切,是能够给与宇宙、生命、目的和结局的唯一理性的解释。圣经所提供的神圣方程式就在创世纪1:1中。「起初神创造天地。 」我不知道还有怎样的说法,可以比这更加简单或直接的。

要么,你相信神的确创造天地;要么你不相信。真的,那是你仅有的两个有效选择。如果你相信神创造天地,那么,你能获得关于创造的唯一记录,就是创世纪1章,而你必须接受创世纪1章的内容,作为那个创造行动的唯一准确的描述。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相信创世纪,要么你不相信。要么你相信创世纪的叙述,神创造天地;要么你相信它们是偶然进化而来的。让我们来看一下创世纪1:1;那第一节的经文挺精彩的。它们说明神不可思议的心思。神在那第一节中,用仅仅几个字就说明了一切。那个陈述是精准的、简洁的,超乎人类理解的措辞。

一个知名的科学家,一个广受赞誉的科学家,名叫赫伯特·史宾塞,于1903年去世。在他的科学生涯中,因着一次伟大的发现而闻名;他发现,宇宙中所有存在的实体,都包含在五个范畴里:时间、力量、行动、空间、事物。赫伯特·史宾塞说所有东西的存在,都存在于这五个范畴中:时间、力量、行动、空间、事物。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于这几个范畴外。那是非常敏锐的发现,那是在19世纪才出现。

好了,请想想这一点。史宾塞甚至把它们列成这个顺序:时间、力量、行动、空间、事物。现在请听创世纪1:1:「起初」,那是时间。「神」,那是力量。「创造」,那是行动。「天」,那是空间。「地」,那是事物。在圣经的第一节,神简明地说了人类到了19世纪才分类的事情。现在,你相信它,还是不相信。要么你相信那一节是正确的,神是那个力量;要么你相信神不是创造一切的力量。然后,你只接受偶然或随机或碰巧。

这不是一个重要的议题。有人写一封信给守约者的总裁,问他们有关创造的立场。

总裁的助理这样回复:「你要知道的是,对于像这样的议题,守约者的牧者没有任何立场。事实上,我们尝试避开那样的辩论。我们致力于根据正统基督教的历史性基本教义,把人们联结在一起,这教义是由我们的信条所代表。既然不同的教会和个别的基督徒对于创造持不同的观点,那是我们认为属于次要教义的其中一项;次要教义如属灵的恩赐、永恒保障和被提等等。简而言之,当论到像创造这类题目时,我们相信基督徒需要彼此展现恩典,就如在以下陈述所总结的:『在基要的事情上,合一;不重要的事情上,自由;在所有事情上,慈善。』」

那是对创世纪的叙述中,关于一个信念的次要本质相当有攻击性的声明,它没有处理以下这个问题:如果你不相信创世纪那卷书,你就不会相信圣经。我不是尝试中伤那个机构,我只是简单的说,这是大多数基督教人士普遍的观点。

到底世界是神所创造,还是毫无原因地偶然进化而成,一直被争论了一段长时间。自从达尔文以来,人们一直在辩论。但是,所争辩的焦点归结为:你要么相信圣经,要么你不相信。如果你不相信创世纪这卷书,那么,你相信什么?

嗯,在大多数情况下,你相信自然的演化。有些人可能是神导进化论者,他们会说,嗯,全都是神开始的,但是,后来进化取代了,他们会否认创世纪的叙述说到神六天创造,每天24小时,是准确的。渐进创造论者基本上会说相同的事情。他们认为,创造并不像创世纪所说的那样,而是它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神自己逐步地参与到创造的过程中。在进化过程中,他做了一些创造性的工作。

那些观点,神导进化论、渐进创造论,也否认创世纪简单的内容。因此,我再说一次,要么你相信创世纪,要么你不相信。如果你不相信,你有一些选择。你可以是一位神导进化论者,或者,你是一位自然主义的进化论者。在基督徒当中,有些人是神导进化论者,但是,在那些不相信的人当中,他们是自然主义的进化论者。

道格拉斯.凯利以独到的洞察力写过这个主题,他说:「毫无疑问地,圣经把人看作是神的创造物,这创造物是按着他自己的形象被造。这对于人类的尊严、自由、个体权利的扩展、政治制度、医学发展、文化的每一个领域,都有最强大的影响。」他写道:「从人的人本主义的观点去看,人只不过是进化的生物,因为神不存在,所以人不是照神的形象被造。那观点是何等不同。这样的前提,使马克思主义极权国家方便地清算数百万民众,因为这样一个假设,即没有一个超越者的形象,让这些公民能照着他的形象被创造出来,没有人能给那些公民一个尊严和一个超越国家决定的存在权利。」

这观点曾经被奥地利的冯.屈内尔特勒丁伯爵详细探索。他可能是那个世纪研究自由和极权主义的最伟大学者。他写了一本非常重要的书,书名是:《再受重视的左翼主义:从萨德和马克思到希特勒和波尔布特》,这本书处理那些议题。

在书中,他表明人类是由一位超越的神按着他的形象被造,人类从神而来的尊严和自由完全消失。他说:「对于真正的物质主义者来说,没有根本可言。只有一个人和一个害虫、一个有毒的昆虫之间的逐步进化差异。」

而他的结论是:问题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人和拥有人类形体的白蚁。他是正确的。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是从粘土进化而来,幷且只可以按唯物主义的意义被解释,意思是我们不是由什么被造,而是由物质所造;要么,我们是被神所创造,幷且是按着他的形象,依照一个属天的模式所造。

而所争论的不仅是生物方面的,是道德的,以及属灵方面的。那个争论涉及有关人类的尊严问题,有关人类所具有的属天模式的本质,就是神的形象的问题。它问到的问题是有关控制的议题,宇宙中谁在掌权,谁在控制。它问:是否有一位宇宙的审判官?是否有一个宇宙性的道德律?是否有一位律法颁布者?人们是否按着神的标准生活?男人和妇女的生活是否会面对一次最后的评估? 将来是否有一个最终的审判?

你看,这些是进化论被发明后,要避开的问题。进化论是被发明,要去杀掉圣经中的神,不是因为进化论者和物质主义者和自然主义者不喜欢作为创造主的神,而是因为他们不要神来当审判官。进化论是被发明,要去杀掉圣经中的神,除去那位律法颁布者,除去他律法的不可侵犯权。那个律法是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约束标准。进化论是被发明,去废掉普遍的道德和普遍的罪咎和普遍的问责。进化论是被发明,去除掉那个审判官,让人们毫无罪咎地、不需要承担后果地为所欲为。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把这两种选择总结一下,物质主义的观点说:终极现实是非个人化的事物。神不存在。基督徒的观点说:终极现实是一个无限的、个人和慈爱的神。 物质主义的观点说:宇宙是偶然被造,没有任何终极目的。基督徒的观点说:宇宙是由神以慈爱的胸怀,为一个特定的目的所造。

物质主义的观点说:人是和个人无关的时间加偶然加事物的产物。

基督徒的观点说:人是神照着他的形象被造,幷且被神所爱。因为如此,所有人都被赋予永恒价值和尊严。他们的价值最初不是出于他们自己,而是从超越他们的根源而来,那就是神自己。

对于道德,物质主义的观点说:道德是由每一个个体按着他自己的观点和兴趣被定义。道德最终是相对的,因为每个人是他自己观点的最终权威。基督徒的观点说:道德是神所定义的,并且永不改变,因为它是基于神不变的和圣洁的属性。对于来世,物质主义的观点说:对每一个人来说,来世带来永恒的毁灭,或者个人的毁灭。基督徒的观点说:来世涉及与神同在的永恒生命,或者与他永远隔绝;来世涉及天堂的荣耀,或者地狱的可怕。

好了,朋友们,让我告诉你一些事。观点不是次要的问题,而是主要的问题,不仅是为了科学,而是为了神学。基督教怎么能够认为那些是次要的问题呢?这是一切真理的基础。

护教士法兰西斯.薛华说,如果在飞机上,他有一个小时来跟一个不认识主的人聊天,那么他会利用头55分钟谈论人是按神的形象被造,而最后五分钟则讲述救恩的福音,那福音可以把人恢复到最初神预期的形象。基督教不是从接受耶稣基督作救主开始。基督教是在创世纪1:1开始。神为着一个目的和结局创造天地,而那个目的和结局是他自己决定的。请仔细听好,当圣经向真正的世界说话的时候,我们同意必须严肃地看待圣经,这对于明白和相信创世纪中的创造教义,是基本的。

人们也许说:「嗯,创世纪这卷书是神话、传说、幻想、寓言和传统,没有真正论到真正世界的真正事实。」但它有论到啊。当神的话语向真正的世界说到任何题目的时候,神的话语必须严肃看待。如果我们避开,不去处理圣经说到关于物质宇宙的创造,那么,我们的宗教会倾向于与真正的世界脱轨。今天有人倾向把圣经放在某种神秘的范畴里,把基督教放进某些玷污的玻璃柜里,正如道格拉斯.凯利说的,那不会影响时空的世界。

苏格兰神学家詹姆士.丹尼在1890年代末说:「宗教和科学手段的隔绝,最终意味着宗教和真实的隔绝,而这意味着宗教在真实的人们中间死亡。」

你不能拿起创世纪这卷书,翻到第1章,说,这是一个童话故事,这不是真的历史,这不是事实,这不能反映对真实时空里真实世界的真正的认识,而不会对圣经其他的信息产生严重的影响。创世纪中所确定的创造教义是基本的。神是在那里开始他的故事。而你不能改变开头,而不影响故事的其他部分和结局。在圣经中,神在创世纪1:1说,他创造了天地。他是在创世纪1:1说话的那一位,并且他在全本圣经中说话,一直到末尾。

当你干扰创世纪第1章,你就是干扰永活神的道,认为真实创造的神圣叙述是不正确的,是不合法的,那不是真理。那是一个严重的攻击。它从现实中松开圣经,并且脱离真正的宗教,脱离现实。那是严重的。

进化论喜欢那么做。它喜欢不把神当神。它喜欢剥夺圣经的准确性。它想要抗拒神作为律法颁布者、审判官、救主。它想要摧毁人的尊严,否定人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这是挺荒谬的,不是吗?按进化论的说法,人在量上,比动物好一点。那就是说,他有某些特质,是动物所缺乏的,但是在质方面,他幷不是较好。他有较大分量的头脑,但是,在质方面,他不是按神的形象被造。所以,从进化的角度来说,触犯其他动物的权利,在道德上是错误的,因为动物是我们的兄弟。

今天,我们一直都听到那样的言论,不是吗?那个声名狼藉的善待动物组织,他们的国际主任,英格丽.纽寇克,发表过这个有名的陈述:「一只老鼠就是一头猪,也是一个男孩」,「一只老鼠既是一头猪,又是一只狗,又是一个男孩。」没有差别。所有较高形式的生命,要被看作是平等的。

我们有一个有趣的组织,叫做安乐死教会,认为动物的权利比人类的权利要高。那个组织的一个代表对电视观众,全国的观众,说,「如果我们要杀物种,让我们先杀人类,因为人类仅仅是较小的物种,在整个多样化的自然界里,扮演一个小角色。」

我听动物权益团体的言论,他们坚持吃肉就是谋杀。人类是专横霸道的物种。宰杀牛是谋杀。还有一个人说,杀鸡等同纳粹所犯下屠杀犹太人的罪行。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愚蠢的言行,是因为他们真的认为,人类只不过是一系列偶然进化的末端产物,既没有目的、没有结局,也不是按神的形象被造。在那个进化过程中,对比其他的物种,人类没有任何尊严。

而你知道吗?如果进化论是真实的,你不能跟他们辩论。我们只是动物。我们刚刚完成进化。而他们的论点或许是有效的。

马文.卢布纳写道,所有这些动物权益倡导者,他们已经在这个题目上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都是进化论者。

根据进化论,人类的大脑能够进化,这仅仅是靠运气罢了!假设在我们的祖先当中,没有发生某种基因突变,而是发生在大猩猩的祖先当中,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处身在动物园里,而他们就在我们的这个地方。

因此,他写道:「我没有道德权利,来使用我这单凭运气得来的优势,去侵犯其他动物的权利。其他动物本身没有犯错,它们没有相同的能力。」正如他说的,如果人类只是一个动物,是自然界中一次意外,是基因突变的一个团体,那么他的意义何在?他的尊严在哪里?他绝对的价值在哪里?他的目的是什么?很显然的,他没有。

进化论基本上说,因着时间的关系,靠着偶然的机遇,物质进化到整个宇宙。诺贝尔奖得主莫纳德,在他的书《机遇与必然》中这么说:「人类是无限宇宙中的孤立,因为他的出现,只不过是偶然的机会。」那是诺贝尔奖得主,生物学家的言论。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观点。每一项革新都是靠机遇。生物圈里的生物仅仅是靠机遇。

著名进化论者J.W.布罗给《物种起源》一书的序言中写道:「根据达尔文,自然是盲目机遇和盲目挣扎的产物,而人作为一个孤独、聪明的突变,为着维持生计,与野兽争夺。对一些人来说,那个失落感是不能挽回的,犹如一条脐带被剪断。而人发现自己是冷漠、无情宇宙的一部分。有别于希腊人、启蒙运动和理性基督教传统所认为的自然,达尔文认为自然不会对人类的行为提供线索,也不会对人类的道德困境提供答案。」

我的意思是说,人不具有任何意义。他是一个孤单、聪明的突变,由机遇所产生。他是等待成为肥料的细胞质。好了,那与按神的形象被造大不相同。这个进化观点不仅剥夺了人的尊严和意义;这不仅仅是愚蠢,更是不理性,更是压抑,更是侮辱,甚至更是不道德。这个进化观点是致命的。

而在我们的历史中,在西方文明的近代历史中,没有人比阿道夫.希特勒更好的演绎这个进化观的致命性质,而跟随在他后面的是约瑟.斯大林,以及所有那些屠杀大批群众、数以万计群众,并且触犯种族灭绝罪行的人。进化论是他们的根本信念和哲学。

举个例子,希特勒在进化学说中,看到可以支持他个人观点的科学理由,正如19世纪那些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看待他们可怕的暴行一样。毫无疑问,进化论的观点,从开始到末尾都潜伏在纳粹的思想中。然而,很少人察觉到那一点。

埃里希.弗罗姆写道:「在上世纪的思想中,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宗教属于最危险的元素。它透过设立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宗教为一种道德规范,来协助推广无情的国家和民族利己主义。如果希特勒相信任何事情的话,那么,他相信的就是进化论的法律,这证明他的行为是正当的,且是神圣的,尤其是他的暴行。」因为进化论说适者生存。

希特勒只是在表演进化论角色。他是那个适者,因此,他把其他人都杀掉。在进化论的学说下,他是那位最强者,而他正在帮助那个超级种族的发展。那全是从进化论学说衍生出来的。

在达尔文的生物学理论中,希特勒找到他最强大的武器,来对付传统、对付宗教和基督教的价值观。他挑选出生物进化论,作为他对付传统宗教的最强大武器。他一再地谴责基督教,因为基督教反对进化论。他憎恨基督教。事实上,他说,「我把基督教看作是曾经存在过的最致命、最诱惑人的谎言。」

《我的奋斗》这本书基本上是希特勒以政治形式,来表达他的进化论学说,幷且,借着它来证明毁灭群众是合理的,因为那些群众威胁超级种族的持续进化。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写道:「活着的人必须战斗。在这个世界上,不想战斗的人,没有生存的权利。在这个世界上恒久的挣扎是生活的定律。我看不到为什么人不可以像自然一样残酷。

最后,他说:「在这个世界上,凡不纯净的种族都是垃圾。」因此,他毁灭犹太人;他毁灭黑人;他毁灭吉普赛人;并且他协助自然选择,满足进化生物论的梦想。纳粹工人阵线的首领说,希特勒的屠杀表达了「人类最高和最好的一面」。

朱利安.赫胥黎,一位生物学家和进化论者,在1964年写了《人文主义者的散文》,他说:「进化论是在地球上出现过的最有能力、最全面的观点。」你知道吗,进化论是世人所能够知道的最大的、属魔鬼的谎言,因为它排除人类对造物主的需要。人们可以一起躲避神,尤其是圣经中的神。

达尔文不会关心你是否想要敬拜另一位神。希特勒并不关心你是否想要敬拜另一位神。当达尔文最早出版《物种起源》这本书的时候,它被他那个时代的科学家普遍反对,因为他们一般都相信神创造世界。没有其它理性的解释:有因就必定有果。

当他写《物种起源》的时候,那本书从一开始就受到批评。科学圈子几乎完全反对它。后来,多马士.赫胥黎谈论1860年,描述当时的境况,说,「达尔文先生观点的支持者在数量上是极少数的。毫无疑问,如果当时召开一次教会的科学会议,我们应该被大多数的人谴责。」

那是一个强行推销。甚至达尔文都吃到苦头。如果你读达尔文的文章,你会发现他不断的在他的著作上补充大量的疑惑。举个例子,他在《物种起源》的第六章写道:「在我进行这部分工作之前,读者会面临一堆的困难。有些困难是那么艰巨,以致到今天,我还是要很吃力地思考它们。」

在他讨论本能的那一章中,他承认:「那些简单的本能,如蜜蜂造蜂巢,足以推翻我整个理论。」

在地质记录上关于缺陷那一章中,他埋怨在地质记录中完全缺失化石中间环节,他说:「针对我的理论而被提出的最明显、最严重的异议。」换句话说,至少他够坦白地承认,那件事并没有什么意义。

达尔文说,他深深知道自己的无知。在他的个人书信中,他写道自己有可怕的疑虑:「已经哄骗自己,幷且把自己献身在一个梦幻中」。

但是,达尔文不惜一切代价,决定要躲避一个个人的神。他说:「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躲避构想和一个个人的神。」

到他生命临终之前,他还在那个争战中,力图躲避神,但他却是永远办不到。 最后,在那个争战的压力下,他的情感生命萎缩,宗教生命消失,连带其它一切。世界变得冰冷和死寂。显然,达尔文自尝苦果。他已经丧失了神的宇宙,以及所有的意义,因此他剥夺了自己一切的意义。

詹姆斯.摩尔写了一本关于达尔文的传记,叫做《受折磨的进化论者的生命》。达尔文在他的一些信件中称自己的理论为「魔鬼的福音」。就算他取得了胜利之后,因为他的确把人从圣经中的神解放出来,他的确解放人们,叫他们去享受他们的罪,而不必想到有一位审判官,他已经开始赢得争战,但是,他的心理苦难实在太深刻,以致他的肉体症状持续。他不仅真的为自己杀害神,甚至为每一个人杀害神。

一位作者写道:「他的生命是一次长期的尝试,以躲避教会,并且躲避神。正是这一点有很多解释,否则会在他的生命和性格中显得不一致。」

让我们澄清是非。这全是有关除掉神,圣经中的神,圣经的权威,以及它的道德含义。我们为什么要跟那些竭力直接抵挡圣经中神的权威的人联手?我只想找出真相。

好了,我想用几分钟来探讨一点哲学。我想你会喜欢的。最后,那个进化论者,那个自然进化论者,甚至那个神导进化论者说,事情的发生在于机遇。机遇。我们除掉圣经中的神;我们除掉创世纪中的神;我们除掉创造主,然后,我们有机遇。这是挺有意思的,让我们思考的事情。

阅读这些人的作品的时候,我一再读到机遇这个词。带动整个进化论历程的神话,带动这整个非圣经的、非理性的、不道德的进化论想法,带动这一切的神话,是机遇的神话。

机遇是因。在当代科学中,机遇具有新的意义。他们不要神作为因。但是,必须有一些东西作为因,所以,机遇就是那个因。

好了,当我说机遇这个词,我们要回到它的词源。它过去只限于用来描述数学概率。你会说:「嗯,如果我去那里,我有机会遇见她,因为她可能从这条路过来。」或者,「如果我把钱存进这个户口,有可能我就会赚到这笔钱。」「如果我搬进这个社区,开始遇见一些人,那么,我可能在生意上发展一些好处。」那是数学概率。那基本上是使用机遇这个词的意思。

然后,机遇这个词的用法比较宽广一点,有较宽广的应用,包含任何未可预测的事件,任何有可能发生的事,不论它是多么遥远,或多么巧合,不论事情看起来是多么不可能。 但是,让我告诉你关于机遇这个词。机遇并不存在。它什么不是。它什么都不是。机遇是用来解释一些事的一个词。

但是,机遇不是任何事。它不是一种力量。机遇不会使任何事发生。机遇并不存在。它只是解释一些事的方法。机遇不会让你遇见那个人;机遇与这件事无关,因为机遇不存在。机遇什么都不是。但是在现代进化论中,它被改变为一种偶然的力量。它从什么都不是,被提升到什么都是。机遇使事情发生。机遇是用来混乱观点的神话。

我的意思是说,从理性或哲学观点来看,这充满问题,你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你怎么样得到机遇所操纵的最初事情?那件事是从哪里来的?你可能说: 「嗯,机遇使它出现。」这听起来太荒谬了,然而,这是进化论背后的坚实哲学。它是彻底不一致和不合理的。但是,新的进化论模式是机遇。而它与逻辑相对立。

你看,逻辑说:「哦,这里有一个宇宙。嗯,有人创造它。」逻辑还会说什么?「那里有一间建筑物,有人建造它。那里有一架钢琴,有人制造它。那里有一个宇宙,比建筑物复杂,比一架钢琴无限地复杂,有人,有非常、非常有能力的人和非常、非常有智慧的人创造它。」但你抛弃逻辑时,朋友们,请听好,那是理性自杀,那不是逻辑。废弃了逻辑,只剩下神话。

神话的敌人是经验数据和天赐的理由。所以,为了成为一个进化论者,幷且相信机遇使事情发生,你必须做两件事:拒绝经验数据和变得不理性。但是如果你够爱你的罪,你就会那么做。

你看,如果你可以排除经验数据、证据、除掉天赐的逻辑,这两件东西是纯科学的精髓;如果你可以除掉那些东西,那么,神话就横行了。正如一位作者写道:「机遇是让科学躺卧的新的软枕头。」亚瑟.库斯勒说:「只要机遇掌权,神就是一个不合潮流的人。」如果机遇掌权,神就不能掌权。机遇废黜神。机遇的存在,把神从他掌权的宝座上拉下来。

如果机遇作为一种力量,甚至以最脆弱的形态存在的话,那么神就不被当作神看待。 这两者是互相排斥的。要么有一位神,他创造宇宙,他掌权幷且控制一切;要么就没有神。如果机遇存在的话,它会摧毁神的主权。如果神不是掌权的,那么,他就不是神。如果他不是神,那么,就没有神,而机遇就掌权了。那是令人害怕的。

但是机遇不是一种力量。机遇不会使任何事情发生。机遇什么都不是,它不存在。它没有能力做任何事,因为它什么都不是。它是无能的,因为它什么都不是。它没有能力,因为它不存在。你明白吗?既然机遇不存在,它就不能产生任何东西。它不能成为任何结果的原因。然而,现代进化论者一直在谈论机遇。

机遇什么都不是,只是哄骗人的手法。它是科学、逻辑和推理最古老的、不可侵犯的定律。任何人作过辩论,或研究过任何理性的哲学家,会记得这个陈述: 无中不能生有。机遇是无。那是理性的自杀。

因此,当科学家把工具的权力归因于机遇的时候,请仔细听着,他们已经离开理性的范畴,他们已经离开科学的范畴。他们已经转而耍出一个绝招来。他们已经转向幻想。然后,所有科学研究都变得混乱和荒谬,因为它真的无法产生它应该产生的东西,因为他们不允许它那么做。

今天,进化论的荒谬几乎不受到挑战,所有这些大学和学院都在强调这个东西。每一次,我拿起新闻周刊或一本时代杂志的时候,我就读到一篇关于进化论的疯狂文章,我读国家地理杂志,我也读到那方面的文章。他们一直不断地让我们相信,机遇是作为一股力量存在。而每一件东西都靠机遇自然地产生。

诺贝尔奖得主--乔治.沃尔德是个卓越的人。我引用他的话:「一个人只要等待,时间本身会行神迹。如果有那么多时间,不可能的成为有可能,有可能的成为很可能的,很可能的实际上是确实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只是含糊的言谈,是绝对没有意义的。自我创造是荒谬的,不论多少时间,因为机遇不存在。它不存在。

我们无法解释没有神的宇宙。我会给你一个科学小例子。你听过量子理论吗,你听过量子跃迁或大跃进吗?人们说:「有人经历一次大跃进。」让我告诉你,那是从哪里来的。量子理论要追溯到一个科学家,马克斯.普朗克的身上。他在1900年提出一个理论,认为能量是以分散的单元形成,叫做量子。

在1927年,维尔纳.海森堡,一个德国物理学家,发现当一个光子击打一个原子的时候,它提升一个电子,进入较高的轨道中。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电子就从较低的轨道移动到较高的轨道上,请听好,同时,它不会横过其中的空间。这就是量子跃迁。

让我再说一次,当一个光子击打一个原子的时候,它同时把一个在较低的轨道的电子,提升到较高的轨道中。但它从来都不会横过其中的空间。所发生的事情是:那个电子在某一点上不存在,而同时却在另一点上出现。这就是著名的量子跃迁。

它同时消失,却同时出现。在所有原子里,每时每刻,贯穿所有被创造的历史,它一直都是这样。那是凭机遇吗?说那是量子跃迁,并不能解释它。只有一件事能够解释它,而那就是神持续不断的创造大能。他借着保持所有必要的创造行动,来支撑宇宙以及它的受造物,甚至低到在一个原子里的电子层面。希伯来书1章说,他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

我知道这里有些东西锻炼你的思维能力,那是好的。

下星期天,我要再谈第二部分,接着解释这如何应用到福音里,接着,我们才进入创世纪的经文,请跟我一起祷告。

父神啊,当我们思想这些观念的时候;当我们尽力使用你赐给我们的头脑去思想的时候,我们祈求你引导我们,使我们能明白我们确实应该怎样借着圣经,以及你赐给我们的理性去思考。你赐给我们的头脑,是我们按着你的形象被造的证据。

求你保护我们,离开任何与圣经不符的思想或信念,以及那些会否认圣经的陈述。求你保护我们,离开任何荒谬的事、任何不理性的事、任何不善于使用你赐给我们思想的事。靠着你的圣经,求你激励我们,使我们能够照着我们应该思考的来思考。

啊,神啊,我们忧伤,因为人要毁灭你,设法消灭你作为造物主。这样藐视你,是可悲的,是耻辱。对那些这样做的人来说,是悲剧,并且有永远的后果。我们为着那些相信进化论的人忧伤。

我们为着无意义和虚空生命感到忧伤,那样的生命是属于那些随自己心意过活的人,他们没有罪咎感、没有责任心,不去回应一位审判官,也不必为他们设立一个标准。

主啊,我们忧伤,因为那样的生命后果,那样的犯罪后果,是永恒的咒诅。我们不跟那些否认神道的人同伙。但是,我们要真诚地看待你所赐给我们的道,相信你所说的话,正是你内心的意思。

因此,父神啊,当我们思想这些事的时候,求你引导我们,使我们在你的道上建立一个坚实、稳固的根基,并且,认识你作为我们伟大的造物主和救赎主。为着更能够认识你作为我们的造物主,我们要感谢你,因此,我们要照着你所配得的,来敬拜你。我们这样祷告是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Don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