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约翰·麦克阿瑟,欢迎收听「赐你恩福」这个节目。

几个月以来,我们一直都在研读一些教义性的主题;也就是圣经所探讨的课题,神已经针对这些对我们的信仰和生命极为重要的课题,作过默示。从现在开始,我们将要讨论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当我们学习圣经的时候,神的话语就被打开。你们当中有许多人每日都会定时阅读神的话语。

神的话语是我们交谈的话题,而在我们的判断中,它是道路。正如圣经本身所说的,「神的话就是道路。神的话是灯以及道路。」我们相信神的话语。我们相信它是神所默示的。

我们相信神的话语是没有错误的,是原来的亲笔手稿,而神一直保护它、保存它,所以,直到今日,它实质上仍旧忠于原本的默示。我们相信,当神说话的时候,我们就得聆听。这就是为什么圣经是我们行事为人的核心。我们用圣经的词汇定义生命和服侍。圣经是我们的信念,是我们行为的准则,又是我们宣扬的信息。而圣经自称是神的话语,它是以一种自然和清晰的方式这么声称。

例如,旧约作者们把他们的著作视为神的话语,超过3800次。新约的作者们引用旧约,作为神的话语有320次之多,并且至少有1000次提到它。新约的作者们一再宣称自己有来自神的默示,正如旧约的作者们一样。耶稣自己宣称旧约和新约都是神所默示的。

新约中有几处决定性的陈述,为我们定义默示的本质。请听彼得后书1:20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圣经是由人书写而成,但他们不是根据人的意志,或任何人的解释去书写,而是由圣灵感动人写下神所说的话。 圣经中有一段我们非常熟悉的经文,说到这个议题,那是在保罗的提摩太后书3:16:「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圣经是来自于神,而且「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全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而那个默示的意思是:它来自于神,借着被圣灵感动的作者,把神说过的话,而不是把他们想要说的话,写下来。圣经就是神的话语。以上提到的,是两处明确的经文。当然,还有很多经文,在往后这几星期,我们将会看其中一些。

很明显的,我们需要知道,有关神、我们自己、救恩、未来、时间和永恒的每一件事,都包括在圣经里。

神要我们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在这里。这就是为什么在最后一卷书——启示录的末尾,神的灵促使约翰写下,不可以在这本书中增添任何东西,也不可删减任何东西。这是圆满的;这是完整的。

在犹大书中,圣经甚至被指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圣经是真理的实体,从前一次交付给圣徒,既不可以减少,也不可以润饰。我们需要知道的每一件事,比如,对宇宙的理解、神、我们与神的关系,以及与他人的关系,全都在这本书里。

因为我们需要的一切全都在圣经里;因为我们是被真理的道拯救;因为我们被真理,就是神的话语成圣;因为我们在道中找到荣耀的盼望;因为关乎生命的一切教导都包含在这里,所以,这个道就成为仇敌经常无情攻击的目标。而我们不要为这一点感到惊讶。

让我们回到创世纪第3章,看开头的五节。

第1和2章描述创造,亚当和夏娃住在一个幸福、无罪的环境里,在一个与神全然和好、相交的状况中。

第2章末尾总结当时的境况:「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幷不羞耻。」因为罪不存在,所以羞耻也不存在。

在第3章,一切都改变了,我要你留意这个实际的状况。经文说, 『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当然,你还记得余下的故事。夏娃相信撒但,她吃了那果子,就堕落了,就因为那一个动作,牵连整个人类,玷污了全宇宙。

撒但是个大骗子,耶稣在约翰福音8:44说他是「说谎之人的父」,而在这里,他第一次使出最初的大欺骗,他很成功地得逞了。

让我们来看一看第1节。那蛇,撒但以蛇的形态出现,它来到夏娃面前,对夏娃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当然,实际上神只是说,他们不可以吃园中某一棵特定的树上的果子,创世纪2:16说,『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因此,撒但走到夏娃那里,说,「神岂是真说吗?」

你或许会问,「为什么撒但走到夏娃那里,而不是到亚当那里?」嗯,也许彼得前书3:7可以给我们答案:「因她比较软弱,她的丈夫要保护她,而她必须顺服丈夫,在丈夫的保护下,她会有安全感。」因此,撒但乘着夏娃容易受到伤害,又没有得到保护的时候,来找她,而撒但的策略是渐进地,非常、非常狡诈。它的问题一开始看来好像是没有冒犯的意思,「神岂是真说吗?」

这是圣经中的第一个问题,又是在人类历史中的第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是由撒但设计的,来促使夏娃开始合理化自己对神的话所产生的疑惑。这里是整个议题的关键,去诱导她……与她幷肩,还有她的丈夫……一齐来质疑神话语的可靠性。那恰恰是撒但的恶行。

自从创世以来,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那个最致命的属灵势力被释放出来,被秘密地被偷运到地上。你作为一个活物,有权来审判神说过的话,这是致命的权势。

撒但诱导夏娃质疑神的话。撒但重复神说的话,「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都不可以随意吃吗?」撒但把正面的说话,转变成反面的,特意把你可以吃其他的那个部分漏掉;它扭曲、歪曲、扭转神的话,将强调的重点放在你不可以做的上面,而不是放在你可以做的上面。

这么一来,它进一步提出「禁止」这个课题。它在夏娃的思想中唤起的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神要禁止你们?」这是主要的攻击。

撒旦的意思是,你们可以审判神,向他提出质询,为什么他要说一些事来禁止你们。这是一个否定的陈述。这是一个禁止。这是受限制的、狭隘和有限度的。而他暗示的是:如果神是完全美善的,为什么他要那么做?他暗示的是:在神的里面有某些特性,使他要限制你们的自由意志;使他要限制你们的娱乐、喜乐、满意、满足感,和你们的自由。

神在干预你们的权利。他拿掉你们的一些选择。为什么他要那么做?是什么令他那么做?他是残酷的吗?或许,他的个性有某些缺点,导致他限制你们,所以,他就不是完全可信靠的。

现在夏娃对神的性格产生疑问,并促使她对神的话加以审判,好像她有权去决定是对还是错。

她现在已经决定不相信神说的话。她以非常软弱的语调回应,第2节说,『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

她应该在那里对所知道有关神的真实事情,采取强硬的立场。她认识神。她知道神是真实的,而且只说真相,她知道神是完全美善的。她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命令,一点都不含糊。对于任何使到她质疑神的人,她应该加以防范。实际上,她应该怀疑一条会说话的蛇。

在第3节,她确实尝试为神抗辩,「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

接着她补充:「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她的回答是软弱的。而我真的相信,就在那里,在她还没吃任何东西之前,堕落发生了。

一旦她没有完全地、全心全意地相信神的话是真实且美善的,又是我们最大的喜乐和最大满足的源头,那么,不信靠神的心已经占有一席之地;罪恶已经进入她的心,堕落已经发生了。

她不仅没有为神抗辩,她还在神的话语上加油加醋,让神看起来更加严厉。她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但神没有那么说。她把那件事变得更加有限制。现在她觉得有点生气,因为神把这个限制加在她身上。神已经被审判,如同他已经颁下一道不能被接受,而且是不可信靠的命令。而那就是堕落,不信靠神的话。在这之后的每一件事,都只是堕落的证据。

第4节:『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撒但乘虚而入,因为它知道夏娃的立场。它知道夏娃已经不信神的话。夏娃不再认为有必要相信神。她认为神的性格里有一个缺点。神不必那么严格,而她应该有自由,她有权审判神的行为。撒但知道夏娃已经堕落了。于是它乘虚而入,全面否定神的话语,它说,「你们不一定会死。神在撒谎。」

我告诉你真相吧,撒但是最大的撒谎者,今天它还在说谎。他不会把你们的幸福看为最重要的。因此,夏娃已经相信神有缺点,神是骗人的,他没必要那么严格,把他们的自由夺去,又限制他们的喜乐。

而撒但说,「你们不会死。你们不会死。从这些限制中解放自己吧。做你想做的事,没有限制,没有审判,没有后果。自由吧!像那样的一位神,不是慈爱的。像那样的一位神,不是仁慈的。我才是慈爱的。我会给你们自由。跟随我吧,你们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接着,在夏娃的思想中很自然地会问这个问题:「那么,为什么神要那么做?为什么他要限制我们做那件事?」撒但有一个答案。在第5节说,「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神不希望你们像他一样。他嫉妒,他在保护自己。他要保住自己最崇高的地位。他撒谎,因为他憎恨竞争对手。撒但不是力图做神的竞争对手吗?但它被神扔出天堂。

撒旦说;「你们做想要做的事吧,你们就像他一样自由。他做他想要做的事,而且他是自由的。在他身上没有任何限制。在你们身上也应该没有限制。他限制你们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他憎恨竞争对手。」因此,说谎之人的父败坏了整个人类,他告诉人:神启示的话语是不可靠的。

撒但的言论是骗人的,因为它说神有缺点,神的缺点就是神嫉妒。相反,耶稣却是完全信靠神的话语,在他道成肉身中,透过苦难,彻底地被剥夺,并且限制自己属神的特权,尤其是在他受到试探的时候,他仍然说,「人不是单靠食物,而是靠神口里所出的每一句话。」

好了,我们不需要花时间去追踪撒但连绵不断的攻击。撒但借着一批又一批没完没了的、无情的假先知、假教师、撒谎者、假使徒,从创世纪一直到启示录,对神的话语进行攻击。

而那个攻击甚至到今天还持续着。在每一个世代中,在每一个地区里,我们都要为圣经的权威来抗争。随时都有必要起来为圣经辩护。

我的人生就是专注在那些争战中。在早期的岁月里,我抗争的目标,是针对圣经无误性和权威的议题。在布易士博士带领下,我和100位学者参与圣经无误会议,长达十年。我们努力写作,出版资料,为圣经无误和权威辩护,所写作的「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那是教会历史上有纪念意义的宣言。

我们对付了批评者迎面的攻击,然后是灵恩运动,以及神秘运动,我们都要对付它们。在我服侍的往后几年,也许是我在这里的第二个十年,那是一场为圣经单一性进行辩护的战争。

我们要针对圣经单一性的攻击作辩护。

接着,圣经开始被心理学家和实用主义者攻击,他们想要把圣经搁在一旁,以便在某种程度上,使他们可以将一些属灵的洞见加添到圣经里去。而最近,另一个关于圣经的议题,就是攻击圣经的清晰度。所谓清晰度,就是说它不能被人明白,不能被人理解,不能准确地诠释它,或成为教条。攻击接着而来。

我要指出一些攻击圣经的事物,那是你们必须认识的。有些事我们要把它们看作是误伤。那些看来好像是基督徒的人,他们在理解圣经方面受骗了。

几年前,《现代改革杂志》的十周年特刊,刊登了一篇文章。《现代改革杂志》这份杂志高举唯独圣经的概念。但是,这篇文章的标题为:「圣经不够全备」。文章是由一个名叫戈登的人写的。他是美国长老教会的牧师。这个宗派来自美洲长老教会,因为它已经走向自由路线,并且否认圣经。在这篇文章中,他表示圣经不够全备,不能够像改革宗人士的看法那样,成为人生指南。他提出具体的争辩,说,圣经所给我们的资料,不足以告诉我们要怎样拥有美满的婚姻。他专挑婚姻的议题来攻击。

他这样说,「圣经教导我们,婚姻是海誓山盟,圣经显然不够全备,来教导人们怎样达到那个目标。是的,圣经包含一些广阔的原则,例如在以弗所书5章或箴言29章所遇见的,但是,就一切关于男人和女人角色的福音性讲话来说,那些讲话没有明显地产生愉快或成功的婚姻。」

今天,他表示,那些草拟《威斯敏斯特信仰信条》第一章的人,如果他们稍稍微调他们的语言,就可能更好地陈述要点。《威斯敏斯特信仰信条》证实圣经的全备性。《威斯敏斯特信仰信条》这样说:「凡神关于他自己的荣耀,人的得救,信仰与生活一切所必须之事的全备旨意,都明明记载在圣经内,或从圣经中推出正当的与必然的结论。」那是《威斯敏斯特信仰信条》的部分内容。数世纪以来,那一直是改革宗神学的标准。

然而,戈登说:「如果那些神学家们清晰地发表一个更明显的条约性陈述,指明圣经是神与各个立约子民所立的不同盟约的全备指引,那么,整件事可以更好地被表达出来。」换句话说,他希望有某些比较含糊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声称圣经具体的全备性,而应该从更大更广的范围去谈论它。他特别提议「信仰与生活」那个语句,应该从一个狭隘的宗教意义去解释。那就是说,它并不真正指人与神之间的关系,而是与任何人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说圣经是全备的?当他看到一份调查显示,福音派人士的离婚率和非信徒之间的离婚率差不多,或者更糟糕的时候,他改变了对圣经全备性看法。因为他看到一份调查,所以他改变了对圣经的观点。

他写道:「影响我对圣经全备性的看法,是调查所公布的结果:福音派人士的离婚率,与普通大众的离婚率大致相同。如果我们问,为什么福音派人士的离婚率,与那些非信徒的离婚率相同,答案一定是这样的:尽管圣经教导我们婚姻是海誓山盟,但是,圣经明显地不够全备,不足以教导人如何达到那个目的。」

他继续说,相信圣经全备性,甚至可能与福音派的美满婚姻生活,产生冲突。他说,「我要说明一下,我们那些非信徒朋友们,通常在婚姻生活上成功的部分原因,正如我们一样,是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相信圣经是全备的。」

他在这里谈论的是什么调查,使他抛弃他的神学?嗯,那是在1999年12月一份报纸的调查报导,标题为: 「基督徒比非基督徒更有可能经历离婚」。我还记得,当那份调查放在我的桌面上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惊讶。它说,相对于百分之24的非基督徒已经离婚,重生的基督徒已经离婚的则有百分之27。

其实,那个统计本身不能证明什么。那份调查又说,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之间的离婚率,大大低于标准,只有百分之21。

好了,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一个问题,你用什么标准来界定谁是重生的基督徒?当我更深入地读那份调查的时候,发现它根本无法断定那些被界定为重生的人有没有上教会?

他们被视作重生,是基于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个人有没有委身于耶稣,到目前为止,与耶稣的关系是否是在你生命中仍旧重要?天主教徒、摩门教徒、耶和华见证人以及各种人都可以回答是。另外一个问题是,当你死了,你是否会因为认罪,因为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而上天堂。

表面上那听起来很好,罗马天主教徒、摩门教徒、各种异端信徒甚至不明白基督死亡的意义的人都可以回答是。问题是没有论到复活,没有论到基督的本质,神的本质和救赎的本质。

但是,如果对那两个问题回答是,并不能保证一个人真正重生了。在我们所生活的文化里,接受耶稣基督做个人救主的说法,已经被滥用。

事实上,如果你进一步调查重生的人,其中,百分之45说撒但不是一个活着的人,而是一个邪恶的象征。百分之34相信,如果一个人够良善的话,他可以在天堂获得一席之地。百分之28的人同意,当耶稣活在地上的时候,他像每个人一样,犯过罪。百分之15的人声称,耶稣被钉十字架,死了以后,他幷没有在肉身中活着回来。百分之26的人认为,你相不相信都没关系,因为它们都教导相同的事情。

这个统计说,相对于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有更多重生的基督徒离婚。当你发现所涉及的仅仅是那些挂名的基督徒,你会很惊讶。而现在,在我们的国家里,我想,挂名基督徒已经达到百分之80以上。

而这个调查可以完全使人抛弃他对圣经全备性的信心,真是奇怪。可是,今天普遍现象就是,人们因着最古怪的理由,抛弃历史性的真教义。而且因为我们已经丧失一切能力,去真正定义怎样才是一个真基督徒。

现在,让我谈谈攻击是从哪里来呢? 第一,攻击来自批评家。有些攻击来自学术方面,他们仍旧继续攻击圣经。德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格拉夫.威尔豪森的高等批判理论,和巴特的新正统神学的复兴,二者联合起来批判圣经;留下的争论席卷主要的宗派,席卷各个院校、大学和神学院,粉碎幷且摧毁圣经的默示,全力否认圣经是从神而来,是真实的,无谬误的,神所默示的,并且是权威的。

而如今,攻击仍旧以最怪异和愚蠢的方式进行。不论你什么时候打开电视,你就会听到这些批评家在发表意见。

曾经有一个历史频道接触我,问我能不能定期投稿,去讨论圣经。我立刻说,不,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作品被随意剪辑,并且被塞进所有否认圣经的人当中。

你有听过「耶稣研讨会」吗?他们在报纸的愚昧宗教栏目上花心思。这些自我委任、呆板又眼瞎的自称有智慧的学者,超过200位。他们其实是笨蛋。他们声称自己对于耶稣和圣经是权威的学者。而且他们根据大多数的票数来决定关于圣经的事情。

他们有一套古怪的方式去进行。他们拿出圣经中的某一段,然后大家来投票。每一个参加者投一粒粉红珠子到一个票箱里,表示他或她相信那是可靠的。

灰色珠子表示,他们认为那些话语曾经被门徒或早期基督徒修改过。黑色珠子是最强而有力的,那是一个否定的票。凡被视作编造过的经文,或者不是圣经说的话,就用这个票去否定。

结果叫人大吃一惊。那个团体发布,在福音书里,超过耶稣的700条说话当中,仅有31条被认为是耶稣的言论,是真正可靠的。在那31条中,有16条是平行经文里的重复说话。在耶稣的言论中,超过一半收到那个可怕的黑色珠子。经统计,那个专门小组收到百分之80完全拒绝承认耶稣的言论。在被剔除出来的经文中,有马太福音5:11:「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并且,还有马可福音10:32-34,耶稣在那里预言他将被钉十字架。

他们拒绝所有关于未来的经文。除了第4章44节,那节经文说,「先知在本地是没有人尊敬的。」这节经文拿到一粒红珠子外,他们拒绝约翰福音中所有的事情。

「耶稣研讨会」的创始人罗伯特·芬克猜想,大多数主流学者将同意他们抛弃约翰福音,他说,「在经文的对话和辩论中,耶稣定时地用格言或警句或比喻或俏皮话,来制造出一种断然拒绝或扭曲的状况。很明显的,他没有说很长的独白,正好像在约翰福音里找到的那种形式那样。」有人不禁会好奇,他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你在耶稣研讨会和自由神学中得到的,就是60年代大学校园里激烈的抗议者。在大学的体系中,他们现在正处于中层管理位置,幷且要升到高层管理。在大多数学术圈子里,他们的意识形态,已经成为正统派的考验。

人们期望学者不要创新,不这么做的,基本上,会在他的大学的宗教系,或哲学系,或社会学系里丧失职位。还有神圣的教条给这些自由主义者遵行。

妇女平等,同性恋可以作为一种可代替的生活方式,环境保护行动主义、动物权益、种族配额、强硬路线的反战教义等等。凡挑战上面任何一项的人,尤其是耶稣,他们都会公开谴责他。你只要看一下那些专家小组的决定,就可以明白他们真正的计画是什么。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不义的管家的比喻、芥菜种的比喻,有钱人进天国的描述,去爱仇敌的命令,款待门徒的经文以及鼓励门徒彼此相爱的言论,都得到红珠子。

对于呼唤人要悔改、确认耶稣的神性、向门徒提出困难的命令、讲到救赎的需要和重生的经文,他们会直接投下黑珠子。而他们还没有结束呢!他们要缠住不放,攻击神的话语。只要他们找到有人会听他们的言论,他们就会在每一点上提出质问。这仅仅是自由派人士攻击圣经的一个例子。关于这一方面的事,我们可以谈很多,但是,让我们继续讨论下去。

保罗的新观点,是在攻击新约圣经对称义的教义。开放神学,是在攻击神的本质。开放神学是一项新的自由议程,它否定神完全知道或者掌管未来。开放神学是说神对未来是开放的,他不知道将来怎样,他没有线索,他就像你和我一样。

他正在努力对周遭事物作出回应,而他对一切事物不会比你和我有更多的预先认知,因为那个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他不可能知道。等到人们作了选择之后,他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不知道将会有什么选择,而他的回应,就好像是一个非常擅长玩象棋的棋手,根据我们所采取的行为,进行反应,去尽他所能来完成他的旨意。这是一个非常、广泛流行的、正在发展中的观点。

这观点已经闯入福音派当中。「福音派神学协会」,它到目前一直拒绝开除持那种观点的人。它攻击神的本质,神的神性。神不再是他自己所宣称的那一位神。

当他说,他从起初就知道终末的时候,他在撒谎,而那正是我们在伊甸园中所看见的预演。对于这些批评家所做的每一个攻击,对于否认圣经的任何部分,都是我们必须要去打的一场仗,而且是我们要为圣经的权威作辩护的一个要点。但是,你不仅有来自批评家的攻击,还有来自异端信徒的攻击。

从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基督教科学、见神论、一神论派,到那些怪异的小的异端;这些人不接受神的话语,以及对神的话语的正确解释,而是要在神的话语上加添某些人的作品,某个天使的作品。不论那是约瑟.史密斯,或者那是玛利.巴克、艾迪.伯特逊、格洛弗.弗莱,任何贡献给这些异端和主义的人,他们都无情地透过这些论述扭曲、腐蚀圣经,攻击神的话语,而编写者就是撒但自己。

接着就是来自灵恩派的攻击。我这么说,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来说,那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但是,当你说,圣经不是默示的终结,神还有要说的话,他会有新的默示、新的异象、从天上来的声音、去天上的旅程、去地狱的旅程、神秘的高度主观性的直觉和解释,那么,你就是在攻击圣经。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没有从神来的更多默示,那些默示已经记载在圣经里,除了在圣经上写的以外,再也没有别的默示,这是十分重要的。 今天你甚至听到有人说,「要聆听神的声音,要聆听,神会向你说话。要训练自己去听神的声音。」那不仅是可笑的,也是危险的。如果你想听神的声音,就打开你的圣经,阅读神已经说过的话。

我还要向你提出第四个攻击。那个攻击是来自文化。从批评家、从异端、从灵恩派、从文化来的攻击。今天我们生活的社会,是由文化来告诉教会,圣经能够说些什么。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现代新国际版》的出版。

宗德凡出版社出版一本圣经,书名叫做《现代新国际版》。《现代新国际版》以尊重女权运动见称。它改变了神的话语,使它能够和当代的女权平等运动相提幷论。

那不是唯一一个那么做的组织。还有其它的组织曾经那么做。神的话语不可以用来配合一个文化观念。你不能拿神的话语,加以扭曲,改变神的话语,篡改神的话语,润饰神的话语,删减神的话语,来达到某个目的,以致能配合文化上的期望。但是,有组织那么做了,而且当有某个组织翻译圣经的时候,他们就在本质上那么做了。

当你翻译圣经,你有责任根据圣经的希伯来原文,或亚拉姆语来翻译,旧约圣经有几处用亚拉姆语。至于新约圣经,你就根据希腊文来翻译。你应该做的,就是把圣经忠实地翻译出来。你不会改变圣经,不会用圣经来符合你的文化。那不是真正的、单纯的翻译。特别是你不会改编圣经,使它包含有罪的文化态度、期望、要求。那是最糟糕的事。

因此,我们不会容许文化来定义,我们怎样翻译圣经,或怎样诠释圣经。我读到一本由某间新兴教会的人写的,他问了一个问题,「你的教会容许同性恋吗?你容许同性恋者成为教会的会友吗?」而他的回应是,「当然,我们还有一些超重的会友,和一些喜欢巧克力的会友。」

所以,他把同性恋与超重和喜欢巧克力放在同一层面上。要被文化所接受,他们重新定义教会和圣经。

因此,总是有人试图扭曲、颠覆、纂改圣经,因为文化将某些要求加在我们身上。在新兴教会运动里,有个趋势说,这真的要顺应文化,因为圣经不清晰。

正如布兰.麦拉伦说,「嗯,我们相信圣经;我们喜爱圣经,但是,让我们坦诚的说,圣经不清晰。我们真的不知道它那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真的不能武断。我们真的不确定,我们能否正确地解释它。圣经真的是一本古书。它有各种解释。我们从来都不敢说我们理解得正确。」

「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正确地理解它,而我也不能正确理解它,让我们不要让人说他们能正确理解它。」那就是最方便的文化适应。

它可以说,「嗯,圣经是真的,神赐给我们圣经,但是,我们真的不晓得圣经的意思。」有一个颇有名的福音派人士,他改变了他的观点,说,「确信通常是盲目的。我被迫放弃确信。如果在基督教神学里,有一个基础的话,那就不是在圣经里找得到的。神学应该是人类谦卑的尝试去聆听神,从来都不是用理性的手段去理解经文。」

你不能去阅读经文,用你的思想得到真理。你必须比那更加谦卑。神学是一种谦卑的、人类的尝试。你不能在圣经里找到基督教神学的基础。

为什么?因为圣经是不能理解的。布兰.麦拉伦说,「有时候,清晰被过分强调了。」莱斯利.钮比金说,「福音不是关乎必然的事。」

有不少作者,例如在英格兰的N.T.莱特,他写了许多关于圣经的著作,提出理解圣经的新方法,就好像到目前为止,大家总是理解错误了一样。那就使人问这么一个问题,「在过去历史中大家总是犯了错的话,那么,为什么你是正确的?」

当你想到神的话语,你必须明白,圣经本身宣称它是清晰的。罗马书1章说: 「如果罪人要为神在创造物中的启示负责任,神的启示和律法已经写在他的心里和良知里……」罗马书2章……「因此他无可推诿。」那就是说,如果罪人拒绝在创造物和良知里显明出来的那个启示,那么,他在神面前要负责任,在神面前是应该受罚的,在神面前是有罪的。

神,也就是圣经的作者、创造主、救赎主和审判主,要清楚地说话,否则他无法完成他的救赎,所以,圣经一定是清楚的。如果他不清楚地说话,那么人将不能知道要相信什么,以及怎样去回应。如果神不清楚地说话,人就不知道救恩,不知道审判将会来到,不知道天堂和地狱,不知道罪和公义。

圣经是可以根据一般的理由和字面意义,去明白它的含义。它没有秘密的、隐含的神秘意思。到处都是光明。甚至对那些拒绝它的人,都是光明。约翰福音3章说,「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圣经是清晰的,不仅因为它的内涵以及关于它本身是明显清晰的,并且它对于理性的思想也是清晰的,因为神的灵光照它。靠着恩典,对于有神的灵运行在他里面的人,那灵可以使不可理解的,成为可以理解的。

给你一个关于圣经的清晰性的例子。旧约圣经对于一些人来说似乎有点不清晰,事实上,它非常清晰地指出神要求人,幷且是经常要求人,为着在旧约里所启示的事情负责任。

例如,耶稣自己在他的教导里,在他的交谈中,在他的对话和争论以及辩论中,从来都没有一次对犹太人说,「我理解你们的混乱。旧约是真的很深奥,非常艰深,经常是不清晰的。」他从来都没有那样说过。

他是对第一世纪的人说话。他们距离大卫1000年。他们距离摩西1500年,距离亚伯拉罕2000年。而耶稣仍然假定他们能够阅读,并且正确地解释旧约圣经。对于距离1000年以外,或2000年以外的某些人,如果他们不能明白圣经,同样,对我们这些距离新约成书有2000年的人,也是一样的。」

但是耶稣从来都没有那样说。不论他是向学者、法利赛人和文士,或者向一般人说话,他总是认为如果他们不明白圣经中任何教导,那是他们的错。他反复说,「你们没有读过吗?你们从来都没有读过吗?你们从来都没有读过圣经吗?」他对他们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你们的问题是,你们不查考圣经。」

保罗写给哥林多信徒,哥林多前书10章说,「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在路加福音24章,当主走在前往以马忤斯的路上的时候,他开启旧约圣经、先知的律法和圣言,他向那两个门徒解释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他们应该明白那些事。

想一想新约书信吧。 你会说,「嗯,新约真的很难。那是对的吗?」新约书信不是写给神学家,不是写给教会领袖,不是写给学者的。它们是写给会众,写给神在哥林多的教会,写给加拉太教会,写给所有在腓立比基督耶稣的圣徒,等等。经常都是写给教会,写给最卑微的群众,写给在耶稣基督里的初信者。

保罗假设在每一封信里,他的听众将完全明白他写的东西。彼得、雅各、约翰和犹大都是这样。例如在歌罗西书4:16,保罗说,「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

要把这书信广传出去,在每一间教会里读它们。 因此,你必须明白第一世纪的基督徒有责任明白圣经。

第一世纪的外邦基督徒有责任以旧约圣经为基础,明白新约圣经。新约书信是写给大多数由外邦信徒组成的教会,他们没有旧约背景,对于旧约完全没有概念。而他们有责任明白并且顺从。

圣经在任何时间,都会从各个角度无情地遭到攻击,不论是来自批评家,或异端信徒,或灵恩派人士,他们想加添东西在圣经中。

那些针对圣经的反复的、愚蠢的、愚昧的攻击,就好像是圣经密码。有一次在广播节目中,有人问,「你怎么看圣经密码?」我就说,「嗯,我要告诉你我怎么看圣经密码。当你说神说了一些事情,而他事实上并没有说的时候,你应该小心,因为神会定假教师的罪。」

神在圣经里的话语是清晰的。但是,有些人在电脑上找到一些离合诗,认为神的话语被记载在斜线朝上这个方向,幷且半途在另一边往下,那里神说甘地会在1984年10月死亡。这跟神的默示有很大的差距。事实上,人们在《白鲸记》里找到相同的东西。

最后,对圣经,经常还有来自属肉体智慧的攻击。人们看着圣经,说,「嗯,这不合理。我不喜欢拣选的教义。我不喜欢永恒惩罚的教义。我要胜过神。」那些攻击来自属肉体的智慧。这是危险的东西啊!

我们彻底地向神的话语屈膝下拜。借着高举神的话语,我们要起来为它辩护,并且让它为自己辩护。下次,我们将看圣经如何高举它自己的权威。让我们祷告:

父啊,我们为着你的话语来感恩。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我们研读圣经已经许多年,而每一次圣经都为它自己辩护。

神的话语是活泼的、有力的、纯洁的、真实的、能穿透人心。对于拒绝这道的人来说,它有摧毁的能力。对于接受它的人来说,它有建设的能力。这话语是活泼的。我们为着你的话语来感谢你。

我将一切盼望寄托在神的话语上;我们一切的信心,都是以你话语的真理为基础。愿我们不单单做护道的人,而且还要做宣扬这个荣耀真理的人。更愿我们顺服这话语。

我们为着这话语所蕴含的宝藏来感谢你,它的宝藏是无穷尽的,它的丰富是无限量的,凡打开圣经、祈祷、仔细阅读的人,都能够得到饱足。我们为此感谢你。

今天,我们祈求你,当你的话语遭受到那么多攻击的时候,愿你施展大能,高举你的话语。诗篇138:2说,「因你使你的话显为大,超乎你的名声」。因为在你的话语当中,我们能够知道你要我们知道的事情,和我们需要知道的一切事情,以致我们能够将荣耀归给你。为此,我们将赞美献上给你。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Donatio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