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to You Resources
Grace to You - Resource

親愛的聽衆朋友,你好,弟兄姐妹,平安,我是約翰·麥克阿瑟,歡迎收聽「賜你恩福」這個節目。

現在我們可以趁著這個好機會,一起思考聖經默示的偉大的教訓。神學中有一個類別叫聖經學,也就是對神話語的研究,我們就從聖經學的角度來看這些經文。幾年前,我瞭解到一則有趣的采訪。采訪對像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基督徒創作歌手,他大部分的歌我們都很喜歡,也能唱出來。記者問他是怎樣寫出一首歌的,他的回答是:「歌曲的話我們很快就寫出來了,寫歌時,我們幷不去深究個中的神學含義。給我們默示寫下歌曲的是聖靈,我們覺得,如果去詳細研究歌曲,就會干預聖靈的工作。」

我想我明白這些創作者的意思,然而,他們這樣的說法確實讓人有些吃驚;他們說不想深究歌曲的神學含義或是去剖析歌曲,理由是生怕干預聖靈的默示,因爲聖靈是真正的歌曲作者。這樣的想法反而表明,他們幷不真正理解聖靈帶給人默示是什麽意思。接下來,我們會經常用到「默示」這個詞,用來證明他們觀點是錯誤的。

說一首歌因爲來自聖靈的感動「默示」,所以就不能仔細考究它,以免干預聖靈的工作,這就是把這首歌和聖經的地位等同起來了。我們能說,歌曲創作者受默示寫歌的方式和路加受到默示寫下路加福音的方式是一樣的嗎?或者,是不是和保羅受到默示寫下羅馬書的方式一樣?又或者是,和以賽亞受到默示寫下以賽亞書的方式一樣?我們說聖經是神所默示的,這是什麽意思呢?我們是說它十分激動人心,能激發我們的信心、潔淨我們的情感、提升我們的理解嗎?今天寫基督教歌曲的作者仍然會受到和聖經作者同樣的默示嗎?屬靈書籍也是受默示寫出的嗎?佈道講章呢?也是如此嗎?

「默示」,原文拉丁文是「吹氣進入」、「吹入」之意。事實上,這個詞有點容易讓人誤解。提後3:16,「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由于英語中用「inspire」一詞來描述默示,這裏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希臘原文「默示」的意思是「神呼出」——「theopneustos」——我們從神得到氣息,這是和呼吸相關的。但是「inspired」一詞在提後3:16的英文翻譯中,被譯爲「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意思是「聖經都是神呼出的。」不是我們吸入,而是神呼出,是神呼出他自己的話。

我們相信聖經是完全從神口中而出的,神將他的話呼出,他將他的話賜下,他自己說出來。這與寫出一首歌的過程相同嗎?這與一本書、一篇講章、一個思想、主意、布道計劃的形成相同嗎?我們是真的直接從神的口中得到啓示嗎?不是的。我從未準備過一場「神向我直接呼出他話語」的講章。在這個層面上,我從未通過神的默示受到過神的啓示,好讓我可以把神對我呼出的講章與你分享。那說方言是怎麽一回事呢?有些人會得到先知性的信息、智慧的話、有知識的話,這又是怎麽一回事呢?這樣的啓示也是直接出自神的口嗎?這種方式與任意一卷聖經書卷形成的方式相同嗎?

有人會說:「你講得有些過頭了。」默示是有程度之分的,某些傳道人會得到默示,有些歌手會受到默示,有些人會從神那裏得到啓示的話語、智慧的話、知識的話。這些年我和很多人討論過這一點,有些人認爲會得到默示,但却不像是聖經作者所得的默示那樣,而是程度較少的默示。最大程度的默示,那就是聖經了,其他就是程度較少的默示。然而,默示意味著神呼出自己的話來,就是說這是神自己說出的話。

神要麽說了,要麽就沒說,這是第一個原因,所以你在說「神跟我說了這句話」或是「神跟我說了那句話」時,就要非常小心了。這些年,我記得很多次談話中,都有人說他們相信神的確告訴了他們各種各樣的事。有一位女士在談話中跟我說:「我才不管聖經說了什麽,我非常清楚神跟我說了什麽。」這句話聽著讓人害怕。神的話是沒有程度之分的,他要麽說了,要麽沒說,神要麽呼出了他的話,要麽沒有,這些話要麽是神的話,要麽就不是,神的默示沒有多少的區別。

要理解這件事,我們不妨這樣思考:當我們說到某某事物最高、最好或是最多的時候,我們就是指它是至高的。比如,這是極限了,這是最高的山,這是最好的表,或這筆錢的數量是最多的。如果這樣的描述是真的,那麽就沒有更高的山、更好的表、擁有更多錢的人了,沒有比最高的還高、比最好的還好、比最多的還多的人或者事物了。因此,神所默示人寫下的東西沒有更多或更少的程度之分。神是絕對的,因此他的話也是絕對的,神是至高的,他說話的方式也是至高的,他的默示沒有多少的分別。神要麽說了,要麽就沒說。

沒有任何歌曲、書籍、異象、啓示或是講章來自神的直接啓示。事實上,這樣的想法本身就十分可怕,因爲整本聖經結尾處這樣寫道,啓22:18,「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麽,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灾禍加在他身上。」這裏指啓示錄這卷書,這裏就是神啓示的終結,是最權威的啓示,因此人不能在這卷書中添加任何文字,即不能在所有經文之上再添文加字,因爲這是最後一卷書。

這個警告非常、非常清楚,聖經也是以此結束的。不要在聖經上添加任何東西,不要在最權威的經文上添加任何文字,因爲聖經已經完全了。所以,說一個人受到的啓示就像受到聖經的默示那樣,這句話真是值得謹慎對待的。我沒有一篇講章是受到神默示而寫下的。我讀著神的話,就是神曾經默示給人的話,現今呈現在我面前的是神完整的啓示,我努力把這啓示的信息弄清楚,然後與你分享。我希望有聖靈在我心中工作,幫助我,但我與你分享的這些話却是我自己的,我在試著用我的話向你解釋清楚神啓示的意義。

我記起一位女傳道人在接受一個採訪時遇到的一個提問,「你是怎樣寫出講章的?」她以一種飄忽不定的口吻說,「我沒有寫講章,我只是記下講章。」然後提問者問她這話究竟是什麽意思,她解釋說這些講章是從天上領受的。我倒希望那是真的,這樣生活就會簡單很多,簡單到你們寫的歌來自神話語的啓示,你們給聽衆的講章只需要記錄下來即可,因爲它就是神的默示,你們寫的書也是出自神直接的默示。

如果我說我的講章是神的默示,我寫的一本書或一首歌是神的默示,那我一定是個傻子。我所有的講章都需要修訂,神的默示却不需要任何修改。以上那些說法非常無力。因此,我們要小心地保護聖經上的默示。現在,我們來說說默示的定義。

什麽是默示的教訓呢?我列舉一些類別,你來思考,好嗎?啓示就是內容,內容本身就是啓示,啓示揭開神的真理。默示是方式,而啓示却是內容,也就是說,默示是指神怎麽給出啓示的。我們講到神的啓示時,就是在講啓示的內容——信息,即神揭開的真理。我們談到默示時,就是在談神揭開真理時使用的方法,即神怎樣呼出他的話。在啓示中,神顯明他自己。在默示中,聖靈通過新舊約的人類作者,將神的啓示傳達出來,聖靈在這些作者的心中運行,他們就將啓示記錄下來。

他們所寫下來的準確、權威的文字,就是神想讓他們寫下來的信息,那麽,啓示就是這信息本身,而默示就是傳遞信息的方式或者說手段,最終,啓示以一頁頁經文的形式被記錄下來。現在,我來說說哪些東西不算是默示,好讓大家可以更清楚地區分啓示和默示。聖經的默示幷不是人類偉大的成就,是的,它不是人類創造的偉大成就。許多年來,一直有人批評有關默示的教訓——神透過人心直接呼出話語,人類將神的話記錄下來,因此,聖經每一個字都是直接出自神的心意。

有人說這種說法不可信,他們認爲聖經就是人類的一項偉大成就。如果你想否認神是聖經的作者,因爲你所看到的這本書震驚世界,充滿智慧,所以,你可能就會這麽說,這是一群有著很强信仰精神的人彙編而成的書,這群人就是人們所說的天才。例如,就像荷馬的《奧德賽》,或者是但丁的《神曲》,又或是莎士比亞的悲劇。就像任何一部大師之作一樣,這本書有著很好的文學技巧和深厚的藝術造詣。聖經是人類天才的偉大作品——但太人類化了,太站不住脚了。這種觀點高度贊揚人類的創作天分,但却完全否認了神是聖經的作者。

這樣的觀點說不通,原因有很多,我只列舉一小部分。耶穌基督的個性和聖經描述他的方式遠超過人類所有的想像。誰會創作出像耶穌基督一樣的人呢?沒有人可以構思出這麽一個人。任何人類文學作品中的任何一個人物的美好品質,就如聖潔、愛、完美、公義等等,與耶穌都不能相比。人類文學中找不到他這樣的人物,沒有一個人有能力創造出耶穌的形象。

那麽,當你意識到,耶穌就是整本聖經的中心,當你發現,先後有超過40位作者,在至少1500年的時間裏參與了聖經的寫作,而這些作者寫的所有內容都是持續、連貫而且超越人類智慧的,這時,你就無法解釋,爲什麽這些分布在不同歷史時期的人類天才都在描寫同一個人,這個人完美得超越了人類的想像。還有,誰會寫一本詛咒全人類的書?什麽樣的一群天才,會寫只有耶穌基督是人類唯一的盼望?

世界上其他任何一種信仰裏都沒有像耶穌基督一樣的人物,他們總是高抬自己的功績。如果聖經的作者們是所謂的信仰天才,造詣很高,那麽,爲什麽他們沒有寫出任何與聖經同樣偉大的作品呢?事實就是,靠著他們自身,他們能寫出一些好的作品,但却不是神默示的聖經。保羅寫了很多書信,在新約中,有13篇都是保羅寫的,但是,他自己寫的更多的書信却沒出現在新約聖經中。

這些書信就是保羅自己寫的——寫得很好,但僅僅是出自保羅自己的思想。實際上,除了聖經中的兩篇哥林多書信以外,保羅還給哥林多人寫了很多信,但是這些信不是神所默示的。像任何一位牧者和傳道人一樣,保羅講的話都是真的,但這些話不是直接從神的口中默示而來的。默示不可能是人類的偉大成就,你想像不出耶穌基督這樣的人,你也不會詛咒全人類,更不會告訴所有人,只有這位完美的基督才是人類的希望。

有人認爲默示恰好是作者想法的延伸;有人認爲神只把美好的意念、神自己的想法放進了他們的思想中。我們稱第一種默示爲「自然默示」,即來自人類的領悟。第二種叫做「接受默示」,這種觀點認爲神在某個時刻降臨,將一個想法、信仰意念、屬靈思想給了這些作者,然後,這些作者自由地表達他們的看見和感受,這種默示的觀點與口頭默示想反。如果這種觀點是對的,那麽我們就真是在浪費時間聽這場講道了,因爲口頭的話語不是默示。在拉里·金脫口秀現場,有一位先生跟我說,「你太强調口頭的話語了,你遺漏了聖經所講的信息。」這種觀點認爲,有一些思想、觀念、信仰概念可能與口頭表達無關——然而聖經恰恰就是神的話語。

林前2:13,「幷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在約17:8,耶穌說:「因爲你所賜給我的道,我已經賜給他們。」神的信息就在他的話語當中,神不會在他的話語以外傳達信息;神也不會再他的話語以外賜下默示。舊約中,像「耶和華如此說」、「耶和華的話臨到」、「神說」這種表達出現過3800多次——這些都是神的話語,不通過言語而表達的概念是不存在的。

起初,摩西不願意事奉神,他說:「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神沒有說:「我會給你很多好主意,你就知道怎樣與他們交流了。」神也沒有說:「到時我會操縱你的頭腦。」神對他說:「我會賜你口才,指教你所當說的話。」這也就是爲什麽40年後,在申命記4:2,摩西對以色列人說:「所吩咐你們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删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神的命令。」意思就是「我吩咐你們的話你們不要隨意修改,因爲這是神的話。」

實際上,另一個相反的觀點才是正確的。聖經的作者們幷不明白他們所寫下的話語,在彼得前書1章,聖經告訴我們,寫下神話語的先知也不明白這些經文的意思。彼前1:10,「那預先說你們要得恩典的衆先知早已詳細地尋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們心裏基督的靈,預先證明基督受苦難,後來得榮耀,是指著什麽時候,幷怎樣的時候。」在這裏,先知們寫下到將要到來的彌賽亞要受的苦害、他受害以後要得的榮耀,然後,先知們尋求它們的含義。他們詳細考察他們所受默示寫下來的文字,想弄清楚經文所指的這位救主是一個什麽樣的人。甚至,他們無法完全理解他們正寫下的這些話語。神不會在他的言語以外賜下默示,但有時,他的言語中也有人所不能明白的默示。

在太24:35,聖經很清楚地表明:「天地要廢去,我的話」——神的話——「却不能廢去。」當神這樣說的時候,他是在用言語說,聖經就是神話語的書面形式,是神所說的話。思想與言語相連,正如靈魂與身體相連一樣。一位作家說:「思想若不能用言語表達出來,你還不如說它是沒有音符的調子,或是沒有確切數字的模糊數量。離了石頭,地質學就無從談起,離了人類,人類學也就不存在了。我們的音樂不能沒有旋律,神的默示也不能沒有他的話語。」思想透過言語傳達,神的思想由神的話傳達出來,又由神通過賜給人類默示、寫下他話語的方式,使他的話傳達給今天的我們,這些話正是神想讓他們寫下的,都收錄在聖經當中。

關于默示的教訓,有些人持有另外一些有趣的觀點,有人說默示僅僅指聖經中屬靈和道德層面的教導。這種觀點叫做「部分默示」。也就是說,持有這種觀點的人認爲,只有部分聖經是神所默示的。屬靈知識和德行的教導都是神默示的,而歷史、地理、科學方面的記載,就不是神的默示了。聖經幷不是每一個方面都那麽準確,只要屬靈和德行方面的教導準確無誤就沒問題了,這樣也就解釋了聖經爲什麽會有錯誤。持有以上這種觀點的人認爲,一切的默示,都只是屬靈層面的默示,世俗層面的記載中,是沒有默示的。

這就出現問題了。如果在歷史方面、在地理學方面、在科學方面神是不可信的,那麽,我們爲什麽又要在屬靈方面信他呢?如果我們不相信神告訴我們的歷史事實,也不相信他所說的與我們物質世界相關的真理,那我們怎麽能將永恒的靈魂交付給他?我們又從什麽方面確認他是值得信靠的呢?如果我們不相信能被證明的歷史、物理、物質方面的記載,我們怎麽會相信不能被證明的屬靈層面的教訓呢?只要你認爲聖經不是全然可信,那麽你最終會全然否定聖經。神將既能看見又能證明的事實擺在你面前,你都不能相信,你又怎麽通過既看不見又無法證明的東西去信靠神呢?

這種觀點根本就不能稱爲觀點,因爲聖經在記載歷史時,它的記載是真實的,得到了考證。到今天,聖經中還沒有一處有關歷史、科學或是地理方面的描述被證明是錯誤的。現在還有另外一種觀點,認爲默示是神傳達給讀者的,他們認爲,聖經只是一些人類天才寫出來的書,書中的觀點也許是從神而來的,你可以把聖經上所有的觀點都集合成爲一種想法。但是神真正在做的,是他真實地向讀者默示信息。當你在讀著這本毫無生命的書時,突然間,這本書在你面前變得像是有生命一般,因爲聖靈要默示你、使你醒悟。以上這種觀點,叫做存在主義神學,有時稱作新正統神學,這個詞不是從神而來的一個絕對正確的詞,不是從神口中出來的話。

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爲,神做了一件極好的事。當你讀經時,你看到的經文就會印入你的心,神碰觸了你所看到的話語;他擊中了這話語,因爲你體會到他所賜的一些經歷,讓你興奮不已。你在這一刻中感受到神真實地與你相連,你感到神就在字裏行間行走。你感到一陣靈性上的震顫,讓你汗毛直竪,這就是在你讀經時得到的感受。也許,聖經感動你的方式與他人不同,而對我們所有人來說,聖經就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向我們說話。我們都活在此刻,它是鮮活的一個時間點,而在這一刻,突然之間,有某個東西仿佛從經文中跳了出來,讓人驚異,那就是默示。持這種觀點的人又說:「然而,別指望聖經會告訴你什麽歷史事實,一刻都別想。」事實就是,相信存在主義默示的這些人也在試圖去除聖經的神聖色彩。

去除聖經的神聖色彩?沒錯,他們認爲,這是歷經幾個世紀的偉大的自由時刻,去除聖經的神聖光彩意味著要把聖經中所有的神秘之處都除去。那這些神秘之處是什麽?三位一體、基督的先存性、道成肉身、基督的神性、基督的神迹、基督爲救贖我們受死、基督的復活、升天、第二次再來、最終大審判。希望你讀著讀著,突然,仿佛被神擊中一般,你會收穫極其興奮的信仰經歷。弗朗西斯▪薛華習慣叫它「信心的飛躍」,飛躍之後到達的是虛無。

有位作家說:「這樣的人不相信神竟然會透過默示的方式,讓人寫下一本完全的聖經。但他們却十分相信,每一天,神會借著人不完全的口,向我們表達出神完全的話。」你怎樣能透過一本人類所寫的不完全的書,得到很好的屬靈經歷呢?這樣只會證實神是說謊的神、是欺騙的神。聖經本身被稱爲神的話語,它要麽是神的話語,要麽就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謊言。

哲學家克爾凱郭爾,他是一個後現代派學者,他說:「只有讓你受到啓發的真理才是真理。」如果整本聖經就是一個謊言,那麽我們又怎能相信閱讀聖經時所得到的屬靈感受是合乎真理的呢?最後一種,也是我所列舉的第五種觀點,叫做機械式默示論。這種觀點說,聖經中的每一個字詞都是從神而來,而聖經的作者都是一群類似機器人一樣的人。機械式默示論,也叫聽授式默示,由于我們認爲是神寫下了每個字詞,自由主義者就會說:「好,很好,你竟然相信這種聽授式的默示——你認爲聖經作者們寫聖經時,都處于一種恍惚狀態,他們處在一種超然的異象當中,然後他們就像一群機器一樣寫下了神的話語,就是神叫他們寫下的話語。」

他們認爲,神可能會用聽授的方式傳達默示,接著人就獲得了一篇默示的信息,但是,神沒有這樣做。在聖經中,各卷書的文風不盡相同,每個作者的語言運用也各不一樣。作者本人的個性也透過文字突顯出來。這些作者寫作時,各種情感態度就流露出來。新約中說道,神使用的作者,是單單被聖靈引導,也隨著聖靈的意思寫作的人。他們幷沒有處在神的默示以外,相反,他們恰恰是真正的參與者,他們自己正是聖經寫作過程的一部分。實際上,他們在神的掌管之下,寫下了自己心靈的態度、思想、看見、經歷、理解。

在很多章節中,這一點都很明顯,對我們理解聖經也十分重要,我請你看三個例子。從希伯來書開始吧,希伯來書第1章1到2節。我們能很好地聽到神透過他的寫作者對我們說的話:「神既在古時借著衆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借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爲承受萬有的;也曾借著他創造諸世界。」首先,「神...曉諭」——這是理解聖經默示的關鍵——是神在曉諭人。創造者揭示自己,移除了我們認識他的障礙。

「神...借著衆先知...曉諭」——這裏指聖經的寫作者們——「多次,」希臘文原文是polumerōs,這個信息在很多卷書的章節中都出現過,總共66次,舊約39次,新約27次。他在許多章中提到過,「多方」希臘文原文是polutropōs,就是异象、預言、比喻、文本、符號、儀式、顯現、聲音以及舊約中記載的所有的方式。每一次神說話,他想讓人寫下時,人就寫下他的話。正是神自己借著衆位先知,在聖經以不同的部分、片段、書卷和許多別的方式,向我們的列祖說話,這些話語都記載在舊約聖經上。「就在這末世...曉諭我們」——又一次——「借著他兒子,」這是指新約。又是神自己在說話,這是神在向人類揭示自己。

舊約不是古代人編錄的一本智慧書,它是神自己的聲音。他借著多種方式所說的話,所有他想讓人寫下的話,都由舊約的作者寫了下來,在新約中,也是一樣,神想讓人寫下的話,都由新約的作者寫了下來。另外兩處聖經也值得注意,彼後1:20,「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爲預言從來沒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在這裏我想讓大家注意的是「感動」這個詞,在21節末尾說道,人就像一片順流而下漂浮的落葉,被聖靈感動、引導、托起。聖經作者們就是這樣,在寫作的過程中受到聖靈的引導。

再一次,在林前2:10,保羅寫道:「只有神...向我們顯明了,」這裏指的是神榮耀的真理,他自己解開的啓示。「只有神借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爲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除了人裏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像這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我們所領受的,幷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幷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所有這些經文都在講一件事,就是聖靈在教導人,人領受了教導就寫下來。這就是單單被聖靈引導、感動寫下經文的含義。

第21節又說道:「因爲預言從來沒有出于人意的。」在這裏,預言指的是所有的經文,而不是僅僅局限于對未來的預測。它指的是信息;希臘原文 prophēteia,指站在某人前面講說,神說過的話,所有神對人說過的話,即是聖經上所有的話。「沒有預言是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因此,如果你回去看第20節,就會發現聖經說,經上沒有一句預言,是可以隨自己意思解說的。

現在,我們來看看「解說」這個詞,它的希臘文是 epilusis,意思就是「釋放」。在這裏,這個詞差不多是指特別的默示,它的所有格是指源頭,所以這裏的含義就是,在任何一個人的裏面,都無法找到預言的釋放源頭,沒有預言是出于人意的,所有的經文都是從聖靈而來,幷且,人借著聖靈的感動和帶領,將經文記錄下來,這種方式就像是一艘由聖靈揚起風帆的船,向著他所想往的方向航行,就這樣,這些作者將神說的話記錄下來了。

我們來看另一處經文,提後3:16,「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這也是我們一開頭講到的經文,「聖經都是...」希臘文是 pasa graphē theopneustos,所有經文的寫作、神所寫下的聖經,都是他默示的;聖經是神所呼出的。這也解釋了爲什麽羅馬書3章2節會稱聖經是神的聖言。神就是聖經的作者。很顯然,你會發現,神默示了許許多多的聖經作者。比如說,讀耶利米書第1章到第3章,你就會發現,耶利米一次又一次地在說:「耶和華如此說、耶和華如此說。」

耶利米的預言開始于耶1:4,「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他直接從神的口中領受話語,所以,我們要理解,默示是神借著文字的形式給我們的啓示,他將話語信息放入聖經作者的思想中,這種信息以一種至高無上、超自然的方式,和作者自身的經歷、語言相聯結,最後,神想要他寫下的話就自然流露出來。神能運用任何他所創造的人和物來達成自己的旨意,聖經已經作出了充分的見證,證明聖經就是神的話。

關于這一點我還能再叙述一番,然而,我想以一個最重要的見證來結束今晚的講道,這個見證就是耶穌基督的見證,沒錯,耶穌基督的見證。基督是怎樣看待聖經的呢?他的想法是怎樣的呢?第一,耶穌說他就是所有經文的主題所在,約5:39,「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爲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

基督清楚知道祂就是聖經全文的主題,每一處聖經都是指著他講的。從聖經開頭一直到最後,所有經文都是指著他講的。在路24:44,他向門徒解釋舊約,在去以馬忤斯的路上,他將經上凡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所以,耶穌也就是在說「凡經上所講的,都是爲我作的真實準確的見證,實際上,我就是整本聖經的主題。」

第二,耶穌使聖經完全;也就是說,他不是來更正聖經,他從未編輯、改動過聖經,而是來使聖經完全。「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聖經沒有可篡改的。「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在太26:24,他說道:「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這句話也就是在說:「我遵行神的旨意,我正在做的事,經上已經記載了。」在馬太福音26章,他命令彼得收刀入鞘,因爲他說:「彼得,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麽應驗呢?」基督在用所有的行動使得聖經的話完全。

耶穌說他就是聖經的主題,也是聖經最準確的體現。他來了是要完全律法,而不是廢掉律法。另一方面,聖經的每一處都要被成全。他說過律法的一點一劃都不會被廢去,都要被成全。對基督而言,整本聖經就是神的啓示。這也是爲什麽在約10:35,他說:「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無論哪一處經文都不能删去,也不能破壞它的完整性。聖經是內在連貫的、綜合的、完全的、整體性的。耶穌將聖經的存留時間與宇宙的存留時間進行比較。我們都知道死是由罪來的,哪裏有罪,哪裏就有死亡,神的話却是聖潔的,存留到永遠。神的話沒有一點罪,也就是說神的話是完全的。

耶穌强調了神話語的重要性——每字每句都很重要。他說:「律法的一點一劃都不會廢去。」在路18:31,他說「先知所寫的一切事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耶穌在太:22回答撒都該人時,對他們說:「你們錯了,因爲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神的大能。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

「論到死人復活,神在經上向你們所說的,你們沒有念過嗎?他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他的證據就是,神說過:「我是活到永永遠遠的神。」此外,不僅他會活到永永遠遠,所有人的靈魂都會永存。撒都該人不相信有復活的事,耶穌證明了復活的真實性。講到神的永恒性時,他用了「是」這個字的現在時態。

他也把聖經和他自己的話看得同等重要,你應該看過紅字版聖經,因爲這種版本的聖經會讓你特別注意紅色的文字,就是耶穌說的話,你會認爲這些話比其他部分更重要,但是,紅色的部分幷不比其他經文更具重要性;無論如何,神話語的地位是平等的。太24:35,「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却不能廢去。」聖經不會廢去,耶穌的話也不會廢去,它們是同樣重要的,都不會被廢去。在面對試探方面,耶穌認爲神的話語是有大能的。馬太福音第4章和路加福音第4章說,當他被魔鬼試探時,他就用經上的話來抵擋魔鬼。

他重複提到聖經,說:「你們沒有讀過嗎——你們沒有讀過嗎——經上不是記著說——經上記著說。」當他被釘在十字架上,他依然在用行動驗證經上的話,他說:「我渴了,」那正是詩篇22章指著他說的話。他用自己的話肯定舊約的記述:亞當夏娃的受造,亞伯被謀殺,挪亞和洪水,亞伯拉罕的角色,割禮,索多瑪和羅得妻子的毀滅,羅得蒙拯救,摩西的呼召,摩西的律法,天降的嗎哪,銅蛇——我能列出無數條。耶穌肯定了舊約的真理。

在路16:29,耶穌講到聖經的完備性:「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這些話足以救他們脫離滅亡。他告訴他們,人一切錯誤的根源是不明白聖經。馬可福音第12章,「你們所以錯了,豈不是因爲不明白聖經?」耶穌的話中有十分之一都引自舊約,他所說的1800節經文中有180節是引用自舊約的經文,他提起舊約的概率是百分之十。他說,他就是真理,是永存的話;只要我們讀聖經,就會發現他就是我們的榜樣。

最後,這裏有三種可能性。一、根據耶穌的見證,聖經毫無錯誤。二、聖經存在錯誤,但耶穌不知道。三、聖經存在錯誤,耶穌也知道,但他將這些錯誤掩飾起來。如果聖經有錯而他不知道,他就不是神。如果他明知聖經有錯,還將錯誤掩飾起來,他就是魔鬼。

然而,他是神,不是魔鬼,聖經也沒有錯誤。基督的權威保證了聖經是他的默示,聖經因而成爲了基督的話語。「當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裏。」聖經就是基督的話語,他是聖經話語的所有者。林前2:16,「但我們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後10:5記載,當你帶出神的話語來,你就是在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基于耶穌的見證,整本聖經都是屬他的,我們也要相信,我們也是屬他的。還有很多內容可以跟大家分享,但是時間到了。我們一起禱告吧。

天父啊,我們感謝你,因爲聖經本身給了我們信心,聖經本身就是你話語最充分的捍衛者,因爲聖經裏面有你真實的話語。我們不知道你默示的神迹是怎樣發生的,也不明白這樣的屬靈經歷的過程,但我們知道這是真的。我們知道聖經作者寫下了自己的經歷、看見、觀點,然而,你却使其中每一個字都合乎你的想法,所以,我們能真實讀到你的話語。願我們都能明白,是這話語賜給我們生命、維持我們的生命,有一天我們也會因這話語進入與你同在的永生裏面。你的話語賜下光明,這光就是我們的生命。謝謝你把話語賜給我們,謝謝你透過話語所做的工,願你的話語繼續在我們裏面豐豐富富地運行。禱告奉救主耶穌的名,阿門。

This sermon series includes the following messages:

Please contact the publisher to obtain copies of this resource.

Publisher Information
Grace to You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Playlist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Welcom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instructions on how to reset your password.

Back to Log In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
View Wishlist

Cart

Cart is empty.

ECFA Accredited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Back to Cart

Checkout as:

Not ? Log out

Log in to speed up the checkout process.

Unleashing God’s Truth, One Verse at a Time
Minimize